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虐须佐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虐须佐

    “嘭!”在刀剑交锋之处一道刺目的强光爆了出来。这强光是两人的刀剑之气相交所产生的威力爆破。一招之间须佐的倭刀马上被轰断半截的倭刀连同他的手臂一起被挡开。这就是张天涯高明的地方利用技巧弥补了功力的劣势正面交锋下居然一招便将须佐的刀法冲击得愧不成军。

    须佐更是大为愕然他不久前刚刚还和张天涯决斗过那个时候张天涯的招式虽然稳稳的压住他但想赢他也要花一翻功夫才可以。可是这才短短的十几天不见张天涯居然可以正面一招将他击败而他感觉到张天涯的功力并没有明显的进步。那就只能有一个解释了张天涯在招式上再次作出了突破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这还算是人吗?”须佐不禁有些思维定格太可怕了。张天涯原本的在招式上的成就就远远比同级别高手强得多现在居然又有突破还有没有天理了?想到自己百年的苦练尚不及张天涯十几日的成就须佐已经感觉到了心灰意冷这个仇看来是报不成了。

    他的心里在武学上的境界始终还停留在招式的层次上想要有进步简直就是做梦!习武其实和修道一样讲究的是一个悟字没有用心去体会光思考对敌时的招式变化便已经落了下乘。

    而张天涯的一个较好的先天优势就是他从没少看各类的武侠作品和一般同龄人一样是在侠的文化的影响中长大的。那些“无招胜有招”、“一力降十会”、“日招晴空”、“井中月”……的境界早已经在他的思想里扎了根。而他又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在学武十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将这些境界也体会到了一些。

    不要那些都是假的既然作者能写得出来还能让读者看得沉迷其中自然有他的道理。张天涯正是深信这一以这些理想中的境界为动力来进行修行的。这也正是他在现代的时候获得惊人成就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天涯一招得手剑势马上暴涨浓浓的杀气将如一坐大山向已经心生恐惧意的须佐压了过去。受到他强烈的杀气影响连距离比较远的雪姬、月姬、八岐三人也同时感觉一阵胆战。而当其冲的须佐此刻的感受更是可想而知。

    天杀机斗转星移;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万化定基!

    另一边雪姬和月姬二女见张天涯已经动了杀心都是心中一惊。虽然她们并不关心须佐的死活。但是毕竟还是暂时的盟友关系少了须佐单凭她们两个想杀八岐却是难上加难。虽然雪姬吸了八岐大部分的修为但是并没有机会闭关炼化为己用月姬更不用提了除了魅术之外战斗力是三人中最低的一个。

    乘她们心神分散的机会八岐果断的爆出了全身力量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以它为中心向四周卷去。硬是将头上的八迟镜弹飞了出去落在远处地上末入其中。雪姬也受到牵连身体一个蹒跚向后退了两步。

    而另一边的月姬更是不堪一连退出了五步才勉强定下身行脸色变得惨白险些吐血受伤。

    八岐更是因为这次爆出力量已经过了它现在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牵动了自身的伤口伤上加伤。虽然从它的八个蛇头上无法看到他的表情单从他不乘胜追击这一上就可以看出它现在的伤有多重了!

    而战场的另一边张天涯的剑影已经将须佐笼罩在其中强大的杀气更是压得须佐冷汗直流。但见张天涯剑气攻击范围极广如果马上躲避的话实与找死无异。只能硬这头皮挥起右手半截倭刀迎上张天涯手中的尚方宝剑。

    一个心生胆怯没有了争锋的信心。

    另一个杀气腾腾势在必得!

    其中的差距岂可以道理记?

    “扑!”没有兵器相交之声只有冷刃入骨那另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须佐的身体猛的向后跌飞了出去所过之处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雾。而他的右手连同倭刀居然垂直落下竟是被张天涯卸掉了一条胳膊!

    没有继续追击张天涯冷声道:“今天我不杀你。你所作恶事万死难辞其究杀了你简直就是便宜了你。如果下次再被我遇到的话我还不会杀你而会和这两次一样在你身上卸下一个零件后放了你!不想变成*人棍的话就最后天天祈祷不要遇到我。”想到了白和欧峰张天涯对须佐的憎恨无以复加。死已经不能弥补他所犯下的罪孽了所以张天涯要让他活者痛苦的活着!

    见到这个情景雪姬马上对月姬使了一个眼色随之祭起了在张天涯那里讨到的那块勾玉。勾玉一经祭起其尖端马上伸长三尺斜下里向八岐的一个脑袋下的七寸处射了过去。

    由于这个勾玉的形状特它的攻击也基本都是弧线的攻击而这样的攻击要比直线的攻击难以招架得多。八岐刚刚的伤势才稳定了一些就见雪姬的攻击再次到来虽然看起来凶狠但知道她只是怕自己的追击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同时他也无力追击巴不得雪姬他们赶紧走从容的向后闪出了五丈躲过了勾玉的攻击。

    这时候雪姬已经取回了八迟镜月姬也接住了落下的须佐。

    随手收回了勾玉雪姬转头对张天涯了句“张公子奴家告辞了后会有期。”完带着月姬远遁而去。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张天涯感觉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已经够多的了而且闹出的动静也不。所以他现在也无心与八岐纠缠转身欲走时却听八岐难听的声音道:“请把草药留下。”它的智商虽然与张天涯、雪姬这样的聪明人不可同人而语但经过这件事情也现了张天涯似乎忌惮着什么所以才敢再度出言讨要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