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万剑朝宗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万剑朝宗

    冲击剑心之时张天涯不得不心翼翼。将功力与灵力现在已经别他将自己的力量命名为了能量。将能量不断注射入金丹之内按照自己的意志加以控制在金丹中有节奏的进行有规则的运行。

    他的修炼剑心和传统和破丹成婴都有一个共同着特。那就是消耗能量极其的巨大一般金丹后期高手是根本无法提供出如此强大的能量的。就因为这很多的金丹期高手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这一关。

    通常的突破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如《弱水真经》中所记载的那样在达到金丹期峰的时候闭关修行上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不断的吸收天地元气并加以提炼。使金丹在不断的积累能量中达到饱和甚至于符合的容纳。这样一来才有机会突破成功。但是这个量很难把握太过的话金丹很容易承受不住而自己爆破那样修为将大降。虽然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但也要在能量消散之前重固金丹但功力却会跌落到金丹中期甚至初期时的水平再重新修炼。少了则会因为能量不足而造成突破失败。就好象张天涯第一次冲击金丹的时候一样。当然他比较特殊拥有两颗金丹其中能量也是其他人的两倍才能在没有进行积累能量的情况下只差最后一步才宣告失败。

    所以多数人都是先实用一个比较安全的量然后进行突破。若失败的话则在能量积累上再加一些量不成再加……。而这样一来很容易造成心里的疲惫和烦躁那样就很可能走火入魔就更加危险了。所以要达到原婴程度的话精神的境界修为才是重中之重!

    另外一种就是依靠外力或者在关键时刻靠丹药来补充能量或者找一个高手护法在关键时刻以传功的方式助自己的突破。炎帝就是靠丹药进行的突破不过这种借助外力的方法毕竟落了下成是包括炎帝在内所有的神王级高手都不赞成使用这种方法。

    当然也有第三种方法就是在进入完全忘我的状态下能量自然的运行在无意中突破。这种方法无疑是最好的但是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只有像张天涯这样境界远高于修为的BT才有可能完成。但也需要机缘巧合不是想到就可以的。这到是有像武侠中的《易筋经》只有无欲无求才可能达到心中有所期望反到不行。

    这几种方法张天涯都不打算使用。他决定马上就开始突破如内力不足就靠刚刚领悟的以战养战之法来补充能量。加上他有两颗金丹的优势应该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成功的。在冲击金丹的同时他也在不断的吸取外界的元气。而共工给他安排的这个“风水宝地”这个时候就起了很大的作用。

    有了共工给他安排的这个“风水宝地”家上两颗金丹同时吸收又有了玲珑净玉的帮助恢复的度居然勉强供应上了冲击金丹的消耗。时间一一的过去张天涯也在潜心的修炼中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三天后共工台的一间武器店中老板刚刚卖掉一件水系的中品法器还没来得及把获得的仙石币放起来的时候。就现在他货架上的宝剑全部颤抖了起来出一串嘈杂的声响。

    那武器店老板马上想到了地震不过又不像因为不但他自己感觉不到丝毫的震动就连货物架上的其他武器和法器的都没有任何异动只有剑类武器在不停的颤抖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像是这些宝剑都十分兴奋的样子。而且在他的印象**工台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

    “老板!”片刻之后他店中的一个比较受到他信任负责看管仓库的伙计跑了出来神情有些惊慌的道:“老板……不知道什么原因仓库里的所有剑类武器都在不停的颤抖有的摆放得不太稳固的已经跌落到了地上却还在不停的颤抖而其他武器和法器却没有任何反映。”

    “我知道了。”老板毕竟遇事比较多虽然这次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但并没有因此乱了方寸。对那伙计吩咐道:“你不用管什么原因先回仓库照顾好等一切平静下来再将掉落的宝剑收拾回去。”

    另一边两个剑客与一个刀客正在大街上散步谈论着晚上吃什么的问题。突然其中一个剑客眉头一皱左手马上握紧了腰间宝剑右手按住了剑柄。另外一个剑客的反映比他稍慢一但也马上作出了同样的动作。

    那个刀客看了调笑道:“你们两个怎么了不是怕我让你们请客就打算连手干掉我吧?大不了晚上我请好了放轻松一。你们怎么……”

    在他话的时候两个剑客握剑的手都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反映略快的那人表情十分惊讶但还是注意到了刀客的问话一边努力的控制自己的爱剑随口向那刀客解释道:“不是我们想而是我的剑在自己颤抖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另一个剑客也附和道:“我也是。”完便集中精神控制起了自己的宝剑来不在话。

    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大院子里两个孩正在拿着木剑玩耍。正玩得高兴之时突然同时感觉到手上一麻两个孩把握不住手中的木剑掉落到了地上。而掉落在地上的木剑却还在不停的颤抖着情景与武器店中一般无二。

    两个孩可没有武器店老板那般的修养被这奇怪的情景吓得脸色惨白哭着向屋内跑去。

    这种情况几乎在整个共工台凡是有剑的地方都有生却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唰!唰!唰!唰!……”在颤抖了大约一刻钟后所有的剑类同时脱离了柜台、剑鞘、剑盒、剑匣、剑架还有从地面升起之后却都齐齐的插在了地面上。所有宝剑的剑柄都朝向共工行宫的方向不停的上下晃动像是在进行膜拜。

    与此同时张天涯也睁开了眼睛。他的剑心终于铸炼完成了!而他的气势也生了很强的改变如今的他就好比一把出鞘的利剑可以自然的给人一种无法与之争锋的感觉。眉目之中都蕴涵了无限的锐气。

    剑既是我;

    我既是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