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问题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问题

    “什么?”张天涯听了白玉要找自己当向导的提议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随后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连口否认道:“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我怎么能给你当向导?连我自己的分不清方向居然让我导你……”他似乎感觉这是一个很不好笑的笑话。

    白玉见他拒绝马上不悦道:“我们好歹也认识一场就这要求你也要拒绝吗?”

    见她不高兴的样子张天涯心中不忍马上解释:“不是拒绝。可是你也知道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根本不认识路这个工作自然胜任不来的。你让我领路就不怕被我领丢了找不到家啊?”

    白玉看到他苦着脸的样子“扑哧”一笑道:“其实我就是觉得一个人没什么意思一路上过来你每次见到什么东西都能出一些新奇的话来。我感觉这样比光欣赏风景好多了你不否认就算答应了哦。”

    共工看到他们有有笑嘴角也挂上一丝慈祥的笑容。对张天涯调侃道:“我天涯啊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道福。白玉可是公认的神州第一美女你个臭子居然还不知道把握机会真是不解风情。你如果不答应的话我就要自告奋勇接下这差事了。”

    “共工叔叔!”白玉虽然单纯但听到把握机会、不解风情什么的也马上明白过来共工在取笑她脸上一红道:“你真是越来越老不正经了居然取笑人家。天涯可是我的哥们你别想歪了!”

    共工嘿嘿一笑道:“实在对不起我已经想歪了。”

    张天涯看到共工的样子顿时无语了。没想到共工居然还会开这种玩笑哪里有一神王级高手的样子。摇了摇头对共工道:“前辈……”

    共工收起了笑容摆手阻止道:“你现在已经具有了成为神王级别高手的先决条件以后成就不可限量还是换个称呼吧。如果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共工大哥好了。”现在共工的心里已经把张天涯当成了未来的神王级别的高手了所以想决定用一个平起平坐的称呼。

    张天涯一下子被他弄蒙了不知道共工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之前虽然也不太注重辈分但称呼上还是前辈和晚辈怎么自己闭关一出来前辈就变大哥了?他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变化让共工都感觉到压力他虽然自信但还没达到狂妄的程度。

    共工见他茫然的样子开口解释道:“你刚才剑心大成的时候居然出现了天象。也许你闭关的时候不知道那是一幅万剑膜拜的壮观场面。整个神州的宝剑全部都向你的方向进行了膜拜不信可以问白玉。”

    白玉也终于露出了惊讶之色不敢相信的上下打量着张天涯道:“共工叔叔你那个天象是他引起的?”

    共工了头算是回答了白玉的话。随后对张天涯道:“一个人的原婴大成的时候就注定了展的方向。而每一个在原婴大成时候可以引天象的人最后都成为了神王级别的高手以后我们都将是平起平坐的地位。所以我们还是兄弟相称比较好免得以后改口来得麻烦。”

    张天涯见共工的语气认真只好恭敬的叫了一声:“共工大哥。”随后继续刚才的话题道:“能陪白玉一起游玩当然是弟的荣幸可是我已经答应了精卫要去参加‘新瑞高手大赛’只怕……”

    共工摇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白玉今年也是要去参加的。”

    张天涯知道不会耽误参塞马上答应了下来。共工又取出一个黑色晶石项链扔给张天涯道:“天涯不周山附近有一作山名为荧惑据其中藏有一个神秘的宝藏。根据青帝的推算这个地方将于三年以后开启。而这个项链就是开启这个宝藏的关键项链一共有九个到时候应该可以凑其。我现在对什么宝物没什么兴趣你也需要历练到时候去碰碰运气吧。”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张天涯愕然现这个项链自己太熟悉了。当初洗劫山赛的时候就得到一个后卖给了白玉的姐姐天女魃。在幽都城内又得到一个现在还留着。而且他总感觉这个东西和刑天有关系索性将自己的项链也拿出来道:“共工大哥我这项链也有一个真没想到他还和什么宝藏有关。”

    白玉在一旁指着张天涯补充道:“我家里的那个也是姐姐花钱从这个家伙那里买到的。”

    共工失笑道:“看来天涯和这个宝藏还真是有缘啊呵呵这个你也收着吧。”

    张天涯收起两个项链白玉道:“那我们就先走了直接往太昊的方向走一路游玩着回去参加比武。”

    张天涯也对共工行礼告别却被共工叫住道:“天涯临走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虽然你以后一定可以成为神王不过我觉得这句话还是会对你有帮助的。”

    一听对修为有帮助张天涯马上问道:“共工大哥请指弟一定铭记在心。”

    共工深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道:“你知道人和神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张天涯知道共工下面的话才是关键摇了摇头没有插话。

    共工继续道:“人如果遇到绝境的话还可以求神。如果神遇到绝境又当如何呢?”顿了一下继续道:“这个问题你只要记住就好我也无法给你答案。当你找到自己的答案的时候你就是一个神王级的高手了。”

    张天涯似懂非懂的了头便与白玉一起告辞离开了。

    离开了共工台张天涯却还是反复琢磨这共工留给他的那句话“人如果遇到绝境的话还可以求神。如果神遇到绝境又当如何呢?”

    人们求神的时候也知道神仙不会显灵来拯救他。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希望而已。对是希望无论是神或人在困境中需要的都是一个希望。人可以靠信仰来麻痹自己那神呢?神的希望又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