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试身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试身手

    “好狗不挡路!”张天涯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杀气知道来者不善所以也没有必要对他们客气。剑心与原婴大成后他还没有实际测验过威力如何呢。刚好这三个家伙倒霉现在他们人型沙袋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那拿棍子的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爆脾气见张天涯出言无理就要提棍往前冲却被那个公子哥拦了下来。他似乎很怕那个公子哥被拦下后狠狠的瞪了张天涯一眼没敢再话。

    公子哥拦下拿棍子的那个家伙后对张天涯道:“不否认就证明你是了。那好我是三苗国天龙门的门主龙硅的长子我的名字叫龙套。识相的把炼妖壶和《弱水真经》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还有你身边这个美女我也要嘿嘿。”

    白玉哪里见过有人敢对她这么放肆?马上怒道:“你们天龙门很了不起吗?就算三苗国君的颛顼来了也不敢对我用这种态度!看我不打晕了你们。”着就要动手。

    张天涯却是心里一惊自己从来没接触过什么天龙门的人。他们怎么会知道自己有炼妖壶和《弱水真经》?摇头阻止白玉动手对她一笑道:“这种打打杀杀的事还是交给我们男人来办比较好你先回避一下吧。”白玉在盛怒下也只要打晕他们显然并不喜欢杀戮。张天涯甚至怀疑她从来就没见过现场杀人所以才提出让她回避。

    白玉一听马上明白了张天涯的意思了头道:“好吧这几个人确实该杀。”完转身向后飞去。

    那个龙套先前听白玉要走马上冲过来要拦下她。却见张天涯已经一个闪身挡在他身前一脚逆风裂空直踹向他的胸口。这一脚带有剑心内的强大剑气一出之下钢猛绝伦似乎真的要划破虚空一般。

    龙套不敢怠慢忙打开手中的折扇挡在了胸前。

    “嘭!”张天涯这一脚用力刚猛硬是把龙套踢得飞回原地在剑气的攻击下更是感觉手掌隐隐刺痛龙套这才知道自己过于轻敌了。

    这一阻隔白玉已经飞出了几人的视线之外停了下来。她以前如果和守卫或她姐姐天女魃一起外出的时候每次要杀人的时候也都是让她回避。所以她也习惯了距离掌握得相当好刚好看不到血腥的场面又能保证在战斗结素后第一时间与同伴会合。

    见白玉已经离开张天涯冷冷的盯向了三人气势不做丝毫保留的外放整个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让人不敢正视。他剑心大成之时就具有了这种压倒性的气质。后来又突破了原婴这气势就变得可以收自如了。如今释放出来马上压得两个原婴期的打手流出了冷汗连那个龙套都生出了胆怯之心。

    张天涯看向他们的眼神中没有一的表情就仿佛在看着三个死人一样。有意再给他们增加一压力冷冷一笑道:“我已经好多天没有杀人了看来今天可以杀上三个过过瘾了。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那龙套修为较高所有受的影响不是很大。但在他内心中也已经对张天涯惧上了几分。见张天涯厉害起来故做镇定的道:“我们是为了夺宝不必和你讲什么道义。我们一起上!”着挥舞起手中的扇子法器出一道道风刃向张天涯强攻过来。

    他旁边拿棍子的家伙见龙套出手一记力劈华山向张天涯砸了过来。他攻击的路线刚好是风刃的缝隙之处显然他们一定互相配合了多次才能达到现在的这样的效果。

    而那个戴这一双乌黑拳套的家伙却没有和他们一起攻击而是身体变得越来越淡最后竟然直接在空中隐去了身行看来他一定是以偷袭为住的。

    两个人一远一近的猛功加上一个隐藏在暗处随时进行偷袭的确是不错的战术。可惜的是他们的选错了对手。偷袭对张天涯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因为他的隐身在张天涯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

    不见张天涯有任何的动作在他身体的四周就出现了十几个巨大的水球。水球出现后马上合并到了一起将张天涯包裹在其中。但在透明的水里他们却马上失去了张天涯的踪迹顿时感觉到惊讶莫名。

    这正是张天涯修成原婴后才领悟出来的全新结印方法称之为婴印。顾名思义就是用原婴来结印让人防不胜防。不过能控制原婴结印而不影响外界正常的判断也只有张天涯这样的心神强大的特殊人才可以办到了。

    在风刃到达之前巨大的水球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条水龙呼啸着向龙套扑了过去。一道道风刃打在水龙身上都只能透水龙而过却无法阻止其分毫。那个拿棒子的家伙的攻击也因此劈了个空。现在他们都只能知道张天涯就藏在这水龙之中却无法确认他具体位置。

    龙套知道这水龙暗藏杀机哪里敢有一大意忙挥动起了手中的折扇在身前卷出了一个直径丈余的旋风屏障。他的资质很高修为上已经过了他的父亲更拿出了震门的法宝极品法器秋风扇。本来他不怕打不过张天涯就怕找不到。可是一交上手才知道张天涯的恐怖信心早已经打了折扣。

    就在这个时候张天涯突然从水龙中冲了出来直接迎向了那个拿棍子的家伙。尚方宝剑平平无奇的一剑刺出却让对方生出了一种依恋感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张天涯要取他性命的武器竟然忘记了躲避。这正是天涯剑意四字剑决——四面楚歌!

    “噗!”一剑从腹刺入直接斩杀了他的原婴。行神具灭!

    隐藏在暗处的家伙刚见张天涯杀了他一个同伴虽然伤心但并没有因此露出破绽还依然隐藏得很好。这时已经向张天涯身后移动了过去欲加以偷袭。

    可是就在他以为张天涯根本不会防备他的时候却突然现头上黑影一闪抬头一看正是张天涯在出上党时缴获的战利品——五雷正法令!

    “狂雷天牢!”张天涯的声音注定了他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