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顺利登陆

第一百四十六章 顺利登陆

    从见到牛头鱼开始张天涯就感觉到这些山贼恐怕并不一般所以他也一直都在关注着战场的形势变化。毕竟这五行旗是凌飞的心血如果不在场就算了既然在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凌飞的这些手下有所折损。

    本来何洋在水下顺利的消灭了牛头鱼而那个被叫做“浪哥”的异族青年似乎心神上也和牛头鱼保持着某种联系牛头鱼一被杀死他也受到了很严重的牵连才会被颜埙一棍子打进入湖中。

    本来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凌飞这方面倾斜了可偏偏他没有想到的是敌方那个女将似乎与那个异族男子关系很不一般见到异族青年凶多吉少居然不要命的狂攻猛打了起来。从她刚一开始疯张天涯就知道事情恐怕要有变化。原因就是她的刀上的毒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因素。既然敢在这样的高手决斗中拿出来就一定不一般。

    见到闻松手被划破时张天涯就已经冲了出去。而在剑心的作用下他的度要比一般的同级高手快上许多才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下了闻松一命。秋风扇以巧妙的角度一翻后压住了对方的双刀剑气透扇而出击在对方的双刀刀锋之上。

    “嘭!”能量反震下张天涯借机扶着闻松退回连环战船。

    对方那女将被震退出三丈再想追赶土厚旗的旗长颜埙已经接应了过来将她拦下。

    “锵!”这边的战局产生了变化凌飞那边也分出了结果。是宋义见到自己方面损失一员大将知道再难阻止五行旗登6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拼着硬接了凌飞三枪硬是闯出了他的五行领域。

    不过代价就是被凌飞金、土、火三种属性的能量攻入体内造成了不轻的内伤。狂喷了一大口鲜血后忙喝道:“敌人势大不宜硬战快快随我撤退。风紧扯呼!”

    “穷寇莫追!”凌飞也下过命令后马上飞了回来。看看了闻松的伤势就要帮他运功疗毒。

    张天涯忙阻止道:“战机不可延误你快去指挥登6这里交给我就好了。放心这毒我还控制的住。”着封住了闻松的心脏的丹田处的各大经脉防止毒素攻心或染其原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毒势先稳定住过会再分辨毒性加以解毒不迟。

    “嘭!”这时一个人影从水中飞出激起了一个偌大的水柱。一看之下这人穿着水润旗的铠甲正是水润旗旗长何洋。他的手里还提着另外一个人正是被颜埙一棍子打入水中的那个异族男子。一边飞回战船兴奋的道:“将军我抓到一个活的!”

    敌退我进乘对方全部撤退回山塞的机会五行旗的终于以一伤亡的优势顺利登6了湖心岛的外围沙滩。而且在登6后的半个时辰内就已经扎营完毕度上简直让张天涯叹为观止。

    而张天涯现在在部队中的地位也与早上大不相同。之前的兵丁还都是因为凌飞的关系而对张天涯十分客气。自从大部分人目睹了张天涯从容的在敌方那女将不要命的狂攻下救出了闻松而且从头到尾异常潇洒没有一慌乱个个都从心里对张天涯佩服了起来并认同了他的实力。

    不过如此一来到是让张天涯感觉到了一种潜在的危险。毕竟这样一来别人现他在真实身份的纪律要比之前众人心中的“书呆子”形象大出许多。不过即使如此张天涯还是觉得暴露的机会不大毕竟自己到如今为止在人前的表现还与以前的张天涯有很大差别的。除了睿智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共通。所以也并不太担心被别人把他辨认出来。

    另一方面山塞之上聚义堂内宋义气面色阴冷的坐在象征塞主权利的虎皮椅上扫视了一下下手位的另外三个核心人物语气平淡中带有几分愤怒的道:“真没想到传中平地战无往不利的五行旗在水战中也有如此优秀的表现今日一战中不但折损了不少的兄弟更连张浪兄弟都被对方活捉了如此下去我们该如何应付是好?”

    另外三人也就是在方才大战中的另外三个高手。中年的布衣男子名叫吴胜是山塞的狗头军事山塞一直不惧地方军队而且展到现在这等地步与他的出谋划策绝对脱不了关系的。此刻正在右手捻着山羊胡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是否在听宋义的话。

    另外那面布肌肉扭曲始终保持着诡异笑容的那个大汉名字叫林豹是山塞中的作战主力之一也是一个很厉害的武者。他的特武功很强而且没有一身为高手的风范杀起人来不管对方是部队军兵还是没有还手之力的老弱腐儒都不会有一的心慈手软。也正因为是这样他更得到宋义的器重是山塞中的刽子手。

    而那个拼命伤了闻松的女将也是山塞中的一员大将她的名字叫孙青与被五行旗生擒的张浪的夫妻。由于铠甲的保护被闻松刺的一剑伤并不深只是皮外伤而已现在包扎好后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随时可以再参加战斗。听了宋义的编排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移话题焦急的问道:“浪哥身受重伤又被敌人所擒我怕……”

    吴胜摇了摇头道:“这个妹子到不用担心五行旗一贯的名声不错而且都是善待俘虏的。张浪兄弟既然被对方活捉那就应该会得到比较好的治疗不定比在山塞之上的保命机会还要大。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他伤好之后会不会被处决。只要我们能大破敌军救他回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安慰了孙青几句后又对宋义道:“老大我觉得我们先应该总结一下今天失败的原因。本来敌人的战斗力强于我们可是我们占据地理优势应该算得上是略占优势。但是我们今天败的却这么惨并不是因为我们犯了什么错误而是敌军的策略太好了我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