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互相算计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互相算计

    宋义若有所思的了头道:“现在听你来确实是如此。我们可能是太相信流言了所以只知道凌飞的领军才能卓绝没有想到他的作战策略也可以如此的天马行空。”

    “不!”吴胜摇头语出惊人道:“恐怕敌人出谋划策的并不是凌飞而是另有其人!”

    “什么人?”宋义马上很配合的追问道。

    吴胜答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凌飞身边的那个书呆子?在张浪兄弟放出牛头鱼后凌飞装模做样的比画了一下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但我却现在凌飞声张的同时那个书生丢了一个法器到湖中那才是牛头鱼无法伤到对方船队的关键!”

    听了吴胜的分析众人不由都按照他的思路思索了起来片刻之后孙青了头也道:“我当时见到浪哥被打入湖中心知他凶多吉少头脑一下子不够用了只想拼着命拉上对方一两个高手陪葬。可惜对方却被那个书生救了。当时我没有想太多现在听军师一他的确是一个高手只是一个照面他就把我的所有后招全部封住让我不得不与他硬拼声一记错失了杀敌的大好机会。”着还下意识的握住了右手手臂:“而且与他硬拼的那一下我的右手筋骨到现在还阵阵感觉疼痛受的伤要比木旗旗长的那一剑还重。”

    宋义了头道:“对方有此人相助的确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军师有什么应付的妙计吗?”

    吴胜自信的一笑道:“关于对方的情况我一直都派探子进行了刺探。那个书生叫张松溪他是三天前与另外一个白衣女子进入凌飞的军营的。不过根据探子所探察到的情报他们似乎是偶遇而来并决定帮助凌飞的并不是黑帝的手下。”

    “那军师认为我们要如何应付这个关系呢?”

    吴胜迎向宋义的目光道:“这就明那个张松溪并不一定有多么在意这场战斗起码在重要性上来胜败远远不如那个白衣女子来的重要。而我们现在的优势是居高临下对敌人的动向更容易掌握。只要我们找到一个机会擒住那个白衣女子就可以让张松溪投鼠忌器甚至倒戈相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几人听到他的分析同时动容。宋义道:“那我们现在应该……”

    吴胜斩钉截铁的道:“只需要让岗哨时刻注意张松溪与那白衣女子的动向就可以了。而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只有等。严守山塞不失等对方先露出破绽来。”

    “军师果然妙计。”林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淫荡的笑道:“如果那个白衣女子有几分姿色的话到时候一定要让兄弟我享用一翻哦。嘿嘿……”

    “不行!”吴胜用杀人的目光盯着林豹表情极其严肃的道:“你那样的话只能导致我们的全军覆没。即使我们几个可以突围逃走的话也会受到永无休止的追杀。你相信我……”随后一字一顿的道:“他绝对比我要可怕得多!”

    林豹可十分清楚吴胜的手段现在听张天涯比他还要可怕不由吓得缩了一下脖子。就在这个时候山下突然战鼓轰鸣喊杀声震荡整个湖心岛。几人听了面面相觑依时间计算现在对方恐怕连营塞都安扎不完怎么这么快就攻上来了?

    而与此同时山下的军营中的一间大帐一片喊杀声中张天涯正帮闻松疗毒。这时凌飞却突然冲了近来紧张的问道:“天……松溪。闻兄的毒看起来很厉害还是让我用木罡之气替他驱毒吧。”

    “凌兄总是爱把我和天松道兄记混。”张天涯半开玩笑的如此道。其他的守卫兵丁听到了不明所以还真以为他们都认识一个叫天松的人呢。

    张天涯顿了一下继续道:“现在差不多了让将士门停下来吧。等一个时辰之后再来一次。根据我的观察闻兄弟所中的毒是在一种师鱼的血液提炼出的毒素属于动物毒。你天木罡之气应付起来也会有些麻烦不过放心这毒我还是应付的来的。而且五行旗的指挥也离不开你。”

    凌飞向来平易近人与手下将军都打成一片相处的日子久了自然也产生了感情。不过他现在虽然关心闻松但也知道轻重缓急郑重的了头。拍了拍张天涯的肩膀转身走出了帐篷。

    其实张天涯给他出的计策很简单就是一个疲军之计而已。每隔上一个时辰都来上一次声势浩大的突击演练让敌人昼夜不得安生。而五行旗部队在岛上的只有一半人马两千五百人每隔一天轮换一次换下来的则可以到岸上安心休息。如此一来用不了三五天山塞自然不攻自破。

    凌飞走后不久外面又传来一阵吵杂之声原来是五行旗的另外四旗旗长特意来探望闻松的伤势。几人进到帐来见闻松还是昏迷不醒脾气最暴的火烈旗旗主吴灿扯着大嗓门道:“我张兄弟闻兄弟中的毒真的不要紧吧?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醒来?”

    张天涯微微一笑道:“他当然没什么事我了他的昏睡穴让他好好休息而已。如果你们坚持的话我随时可以让他醒来不过那样除了增加他的疲劳外对他的身体可是没有一好处的你们可要想好了。”

    水润旗旗主何洋忙摇头道:“不用不用我们知道闻兄弟没事就可以了。对了张兄弟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请尽管吩咐。”

    张天涯了头道:“现在还真需要何兄弟帮我一个忙。闻兄弟体内的毒性我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想要彻底根除的话还必须要一味药引就是这湖中就有的一种白鱼。我现在需要观察闻兄弟的情况所以想麻烦何兄弟帮我去抓上几条来。”

    “这个好你们也都回去吧不要打扰闻兄弟休息了。”何洋着将另外三人也拉了出去。张天涯看出这个何洋心思比较细蜜也暗自留心了起来。不要一个不心在什么地方露出马脚被他识破身份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