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兔死狐悲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兔死狐悲

    “天冥脱束!”被缠得粽子一样的天冥旗中突然传来的宋义的怒吼随之天冥旗的上端马上涨出一个缺口来。四大匪乘这个机会纷纷借遁术破口而出向上方逃去。只留下一个天冥旗被缠了个结实。

    四人脱困之后再不恋战吴胜更是马上收回了水湟珠怕自己的法宝也和天冥旗一样被张天涯缴获成他的战利品。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第三次生了变化起初是想生擒张天涯二人。白玉突围后觉得生擒的可能性不大便决定杀死张天涯以绝后患。可是当见到地芒的威力之后他们的目标不得不再次作出改变。如今他们所想的就只有如何逃命了。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把张天涯的危险系数与凌飞划上了等号。

    但地芒可是木神句芒年轻时候所用的法器一旦将他们困住又岂是那么容易逃脱的了的吗?

    不!随着他们的飞起地面上树木也随之长高度上几乎可以做到与他们的飞行度相当。张天涯得到地芒之后一直无法很好的运用到共工台上突破了金丹期限制之后才现原来只有依靠原婴才可以和地芒达到共鸣祭用起来犹如臂使。

    不但树木生长得够快而食人花长得更快眼看就已经快要追上他们了。宋义知道如此下去非成了那些毒花的食物不可。情急这下竟然联想到了刚才张天涯助白玉突围时所用的方法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挥手一掌拍在了与他并肩飞行的孙青的肩头上。

    孙青没有想到宋义居然在关键的时刻出卖她在没有一防备之下被宋义掌劲轰得五内翻腾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面那张口吞来的食人花跌落下去。

    绝望与悔恨此刻充满了她的思绪想到自己和张浪对宋义绝对可以得上是中心耿耿自从投奔山塞以来为了山塞作出了多少贡献?在她的绿影双刀下有多少围剿部队的领中毒而死!可是结果呢?却只能换来这样一个无情的背叛。

    此刻她所能作的就只能用杀人的目光怒视宋义同时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另外两个同伴。她只希望自己的死可以让他们明白宋义的为人这也是她唯一可以对宋义进行报复的手段了。至于自己的丈夫恐怕也只能死在五行旗的刀下更别提为自己报仇了。

    林豹现在看到老大宋义作出如此决定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因为他知道如此一来自己就有活命突围的机会了。他一向凶残但却也十分爱惜自己的性命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能活者逃出去牺牲一个孙青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自己居然一直都没有机会享受一下。

    可是吴胜却不一样他从宋义对付孙青的手段中想到了下一个很可能就是自己。在孙青望向他的同时他也看向了孙青。此刻他们的眼神中都很悲凉那是一种兔死狐悲的眼神!

    孙青没想到张天涯也同样没想到宋义会来上这么一手之前他给地芒下达的命令是攻击对方四人宁杀一人不伤两人。所以地芒的攻击完全是按照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方式来进行的。现在孙青掉落下来正好成了所有花木的攻击对象却忽略了对另外三人的追击。

    就乘这一丝的喘息之机另外三个匪已经冲出了地芒的攻击范围终于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又一个声音从山下的方向传来:“卑鄙匪类凌飞在此尔等哪里走!”“走”字一落凌飞已经持枪杀至。他的能量与枪诀都有五行之分这次为了配合张天涯的地芒木气加以掩饰原本无色如晶的无相神枪已经在他木象罡气的作用下变成青绿之色。运枪如轮转眼间已经杀到了三人近前。

    而他用的这一招是五行枪诀中的木象第一式——万变森罗锁乾坤。原本是一守招。但在防御的同时也可逐渐影响敌人的攻击模式与节奏令敌人自投陷阱。此刻用将出来却将对方三人的气势牢牢锁定不但使他们无法脱身更让他们无法预料到无相神枪下一刻将从什么角度进行攻击。

    不过在见到凌飞杀到的时候吴胜却同时在防备两个人。对于凌飞他只是让自己保持在不是第一个被攻击到的人而已。而他的主要精力全部都用放在了自己的老大宋义身上他宁可被凌飞杀死也不想作继孙青之后宋义的第二个替死鬼。

    宋义见到凌飞这一枪势不可挡自己又失去了最得力的法宝天冥旗自知挡不下来。马上就想到了故计重施不过当他要选择牺牲品的时候却现吴胜已经刻意的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没有丝毫的犹豫他马上就选择了另一个。一脚踢在林豹的屁股上使其向凌飞撞去。而他与吴胜则借此机会向山上远遁而去。

    凌飞虽然对宋义的做法十分鄙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对林豹生出恻隐之心。枪影一暴顷刻间就将林豹绞杀分尸。知道再想追赶宋义、吴胜已不可能手中长枪一转枪体变成了赤红之色一片火苗喷出顷刻间将林豹的残碎的肢体烧得不剩一痕迹。连那杆寒铁大枪也已经被烧得通红向下方掉落下去。

    人影一闪张天涯拖着已经昏迷过去被藤条缠得很结实的孙青飞了上来。随手接住被烧红的铁枪用水灵之气将其冷却到常温道:“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珍惜好东西呢?这铁枪的铸造工艺虽然不怎么样但原料上还是不错的拿回去帮的你部下们打造一兵器也好啊。”

    凌飞见张天涯嬉笑如常的样子知道他没什么事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道:“你的进步果然不啊被他们四个围攻。不但没有一事还捉了个美女回来。放心人既然是你捉到的回去你想怎么处置都可以我们军中不可那个的规定对你没有约束力的。”

    张天涯一听凌飞居然消遣自己马上怒道:“好啊你居然还敢消遣我我可还是处男呢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哼看脚阴魂绝代!”

    “我闪!”凌飞闪过了张天涯一脚后恢复平静道:“不过我真没想到以你的聪明居然会中了敌人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