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怀柔招安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怀柔招安

    张天涯无奈的松开了孙青身上的约束把她交给凌飞道:“这个战俘还是交给你处理吧是招安或是斩我都不过问。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应该告诉你一下他是被宋义出卖才被我抓到的也是被宋义打晕的也许这个对你破敌也有帮助吧。对了还有这个黑旗。”着又要把天冥旗交出。

    “这个就不用了你缴获的就自己留着吧。”顿了一下又想起什么似的道:“你不要转移话题他们的那个陷阱这么明显你应该不会看不出来吧?”

    张天涯苦笑摇头道:“看出来又能怎么样?那个受害者毕竟是真的难道因为知道是陷阱就可以见死不救吗?”着取出了秋风扇轻摇了起来恢复之前那柔弱书生的样子向闻松疗伤大帐的方向飞了过去。

    凌飞也没再什么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跟在了张天涯的身后。他也想到如果当时换上自己的话恐怕也不会不管吧。虽然自己有绝对的把握对方无法奈何自己可是想一下张天涯又何尝不是有把握呢?毕竟结果决定一切!

    可是又想到张天涯敢当面大骂颛顼的勇气他又有些怀疑张天涯的救人是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还是单纯的认为应该这么做占更大的比例了?想到这里又再次摇了摇头连黑帝都无法彻底琢磨透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把他看透呢?

    回到大帐外四大旗长已经已经在等候了。见二人回来还抓到了一个俘虏却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在他们心中他们的主将凌飞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根本不需要他们担心。如果会被对方那几个跳梁丑伤到反而奇怪了。

    张天涯相对于战势却更为关心白玉与那个刚救回来的女孩。落地后不忘装腔作势的一合秋风扇对四人问道:“玉儿他们呢?”

    四人中与张天涯最谈得来的何洋马上答道:“她们都没什么事现在柳姑娘已经睡下了她们都在白玉公主的帐篷里。”白玉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本不允许进入军营的不过白玉的身份又实在特殊所以凌飞单独给她立了一个帐篷任何人不许擅自进入包括凌飞与张天涯在内。

    凌飞见张天涯无事可做便出言邀请道:“松溪啊我现在打算想把孙青救醒不定能从他们口中知道一些重要的消息。你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也一起来听听吧。我除了对朋友之外也有凶神恶刹的一面呢错过不要后悔哦。”

    张天涯知道凌飞是怕自己无聊含笑了头算是答应了。

    中军大帐内穿着异族服饰的青年张浪被带了上来本以为对方定要想办法对自己逼供却意外的现了自己的妻子孙青也在大帐之中。不过她现在已经昏了过去张天涯坐在她对面撑住她的双掌凌飞坐在她背后右手按在了她的背心上。不知道两人在做什么张浪马上怒道:“你们到底对青儿做了什么?快放开她!”

    两人当然不会听他的话张天涯抽空一笑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山贼这种危险的职业中活下来的我们还没问你呢你就先承认了你与这位姑娘的关系不一般。不过你放心我们不过是帮她疗伤而已她是被你们的老大宋义打伤的。”

    张浪冷冷一笑道:“一直听五行将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没想到也会用出这种挑拨离间的无聊伎俩来。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们这些敌人还是会相信已经相处几年的领呢?”语气中颇有讥讽之意但也没有敢开口骂人毕竟他见到孙青在二人手上也还是有所忌惮的。

    张天涯自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继续运用着水象能量配合着凌飞的木象罡气帮孙青疗伤。孙青伤得确实很重因为宋义在出卖她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舍弃了这个手下故出掌毫不容情如果认其自生自灭的话恐怕绝活不过三天。

    但凌飞的木象罡气却是最有助与恢复生命的能量再有张天涯那纯净的水象能量作辅助疗伤的效果绝对是可观的。即使孙青现在的伤势也已经被他们稳定了下来只要日后漫漫条理用不了多久肯定会痊愈如初。现在两人要做的就是加上一把劲先把她救醒。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这就是你主观上的错误了。你所面对的选项并不是相信我们还是相信宋义。而是相信宋义还是相信你的妻子。”完两人最后一个大周天已经运行完毕各自收功。

    张浪听张天涯的信誓旦旦也对自己先前的判断产生了疑惑。随后把关切的目光锁定在了孙青的身上只要孙青醒来那一切的答案就马上揭晓了。在一个并不了解的领与自己心爱的妻子之间谁更值得相信任何人都会选的。

    果然如张天涯与凌飞预计的一样孙青在两人收功片刻后悠悠转醒了过来。她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坐在他对面恢复书生模样的张天涯。眼中略微惊讶闪过后平静的问道:“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了。”

    一见孙青醒来张浪急道:“青儿你醒了!你真的没事了吗?”他本想冲过去的可是身上被五行旗特制的绳索绑住又有两个旗长按着他才没能成功。

    孙青听到了张浪的声音也是心中一喜虽然她一直也都相信凌飞一向光明磊落不会虐待战俘但亲眼见到张浪没事还是不由心中一喜。不过她此刻身体很还虚弱只能含笑向张浪了头道:“浪哥你没事就好了。”

    凌飞本来想用气势压迫来逼对方交代自己想知道的事。但见张天涯居然先采用了怀柔的方式也顺着他道:“你现在应该作的似乎是告诉我们你的名字。还有告诉张浪你是怎么受伤的。”

    孙青想起宋义那无情的一掌又想到张天涯为了就自己的同伴脱困以自己的鲜血来吸引血妖两人的行为一做比较高下立判。闭目摇了摇头悠然道:“浪哥我现在才知道宋义的为人他居然为了逃命用我来做牺牲品!咳……”到愤怒之处牵动了刚刚平复的内伤咳了一口鲜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