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身份败露

第一百五十六章 身份败露

    白玉见她又做了噩梦马上赶过去安慰了几句。张天涯在一旁解释道:“你不要再害怕了那个林豹已经死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放心吧。”完有开始犹豫起怎么安置这个女孩来了。

    “死了?”白玉有些惊讶的道:“是你杀了他吗?对了哥你有没有受伤?”

    张天涯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不过差被那个畜生跑了还好凌飞来的快把他给秒了。”

    “秒了?”白玉显然没有听过这个新鲜的词再次扬不耻下问的精神。

    张天涯只好解释道:“秒了就是秒杀掉了的意思。秒杀就是……恩……就是很快的将对方杀死基本是在对方反映过来之前杀死对方就算是秒杀了。”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道:“那这个姑娘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带她去太昊国吧。”

    去太昊参加比赛以张天涯和白玉两人的度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是带上这个姑娘的话度就会大打折扣了。毕竟带一个凡人飞行就必须要制造一层防护防止空中罡风的伤害制造这样的防护是很消耗能量的。

    白玉也明白这坐到床边对那少女问道:“平儿你家在哪里?要不我们送你回家吧?”

    那少女这个时候也从噩梦中恢复了过来起身对张天涯行了一礼道:“女子柳平儿多谢公子大恩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恐怕我已经被……。我被他们抓来的时候那些山贼正好在我们村里抢劫也不知道我爹娘他们在不在……”着再次流出了晶莹的泪水低声哽咽了起来。

    张天涯无奈的揉了揉鼻子沉思片刻后突然道:“我想到办法了让凌飞处理好了。他为人侠义一定不会放着平儿的事情不管的。到时候让他带平儿回去看看如果万一平儿的家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就让凌飞带她回幽都安置好了。反正这个问题交给凌飞来头痛就行了呵呵我是不是很奸诈啊?”

    白玉白了张天涯一眼道:“算了吧我知道你奸诈就不要再自我吹嘘了。”

    “拜托奸诈是贬意词吧这怎么能算得上是自我吹嘘呢?”

    “你分明就是在借此来炫耀你的聪明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知道也不行!必须要有真凭实据时间、地、人物、当事人、受害者以及动机什么的而且要解释的合情合理我才承认我是自我吹嘘。”

    柳平儿见他们兄妹吵嘴的样子也不由被逗乐了。

    两人笑本就是为了开解她现在见目的已经达到白玉提议道:“对了横竖没事你再讲两个故事来听吧。”

    张天涯了头道:“好吧这个故事和上次的那个‘鸡肋’的故事是有联系的这个故事的名字叫‘一合酥’。话……”

    天刚入夜山贼们果然如张天涯所的一样大张旗鼓的从山南冲了下来。凌飞的五行旗阵法马上挥了作用随着一个营地接触到敌人周到的兵丁马上逐渐的收拢了过来很快将就敌人分割成无数份。这样一来五行旗就可以挥出最强的战斗力而那些山贼根本无法挥出本身应有的实力来。在双放人数都几乎相当的情况下每个山贼都遇到了同时面对五个以上五行旗士兵的攻击。

    战争马上进入了一面倒的趋势可是到现在为止敌人方面的两个领还没有出现。凌飞等人为了加快围剿的进度同时也避免不必要的损失都齐齐加入了战斗。而就在这个时候宋义和吴胜已经从东面逃走。凌飞现他们时想追赶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虽然不能手刃两个匪但剿匪的工作还是进行得很顺利的。有眼尖的山贼见到两个领逃走就知道他们之前的拼命冲出去才有一线生机的话是用来骗他们当炮灰的。想明白后马上跪地投降。

    有人一带头众匪徒纷纷投降整个围剿的过程进行的异常顺利。

    当一切解决完后张天涯带着白玉过来与凌飞祝贺并到别。而这时一直话最少的金锐旗旗长唐钰上前一步道:“我们这次真是多亏张公子了没想到张天涯不但是个破案高手连对行军打仗也奇某不断唐某实在佩服!”是佩服双手却已经取出了他背在身后的随身武器亮金双锏随时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凌飞一听忙喝道:“唐钰!不要胡闹。这次多亏松溪兄弟帮我们出注意才能这么顺利的剿灭匪贼你怎么他是张天涯呢?”

    唐钰对凌飞行了一个军礼道:“凌将军我的是事实。”完转头盯着张天涯道:“黑帝曾下过秘令将张天涯身怀《弱水真经》的事情散步出去而我就是负责这项工作的人之一。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到天龙门的时候还见过天龙门的镇门之宝秋风扇。也就是张兄弟手了的这把!”完右手金锏已经指向了张天涯手中的秋风扇。

    张天涯装的若无其事的道:“我想唐将军可能误会了像这样的扇子在世面上虽然并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你单凭一把扇子就我是张天涯是不是太武断了一呢?”他想到唐钰很可能是在诈他所以决定先装腔作势的应付一下。

    唐钰听了张天涯的话却摇了摇头道:“本来我也不是很确定只是有些怀疑而已。但你之前曾经过自己是一个手无负鸡之力的书生可事实上你却可以在对方四大高手的围攻下生擒孙青。这个差距是不是太大了一呢?”看他的样子似乎对指认张天涯的身份很有信心。

    张天涯合上了扇子的道:“我们读书人总是喜欢谦虚两句的那句手无负鸡之力其实不过是在谦虚而已没想到唐兄弟你居然当真了误会误会。”

    “不是误会!”唐钰再次很坚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