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会故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会故人

    听到张天涯的声音一个红衣美女从店铺中冲了出来还得意的道:“哼我的秘籍怎么可能是一般人看得懂得的?不过一定会有人识货的……玉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先回家?”听声音张天涯觉得有几分熟悉。抬头一看之下不由叹息这个世界真是太了。

    这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白玉的家人那她的名字就已经呼之欲出了。当然就是青帝伏羲的大女儿白玉的姐姐曾与张天涯有一面之缘的天女魃了。见到她这个样子张天涯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开口挖苦道:“原来是美女魃啊你怎么会落魄到这种地步居然靠卖秘籍换钱?”他当然可以想到其中一定另有原因所以才开这个玩笑。

    张天涯话的时候天女魃也把他认了出来会心的一笑道:“好还以为是谁这么有眼光呢原来是浪子涯啊。”话一出口马上意识到自己情不自禁的又错话了忙咳嗽了一声道:“你还好意思?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张天涯被她一句话弄糊涂了不知道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于是试探着问道:“你不是因为买那条项链所以把所有的钱都给我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最近了一笔财你这本秘籍卖我吧。”着已经把画卷合了起来没有再看。

    白玉知道两人认识但还是被他们的话弄糊涂了。只有站在一边没有做声。天女魃气得一跺脚道:“我还不至于达到缺钱的程度!不过你喜欢的话这个送你也无妨。但是你必须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就是我苦思一个月想出的这套剑法是不是比你的碧落九重更有价值?”

    张天涯听了更加疑惑了起来这和碧落九重有什么关系?不过一谈起武功他还是很认真的分析道:“碧落九重只是一招剑意而美女魃你的这个却是一套剑法其中没有可比性的。对了你怎么知道碧落九重的?”

    天女魃冷声道:“我想听的是真实的答案别以为我没见过碧落九重。精卫你创的碧落九重是最好的剑法而且我看她练过确实很厉害但并不似你所的只有一招而是有九路二十七式整整八十一种变化。不想评价就算了居然还拿这种借口来敷衍我!不理你了。”完拉过白玉话不再理会张天涯。

    张天涯无奈的苦笑他大概已经猜到是精卫无法将八十一剑合一才把碧落九重拆成了一套剑法的。把画卷送到天女魃面前道:“你这个所谓的秘籍在一般人眼中确实一钱不值但是在能看懂其中道理的人眼中却是价值连城的。别几千了就算是几千万我劝你也不要卖。”

    白玉刚要帮张天涯话却被天女魃拉住道:“哼还是不理你!”弄得张天涯哭笑不得只有跟在两人身后不再话。

    白玉看在眼里实在心中不忍刻意放慢了脚步与张天涯并行道:“哥我姐姐就是这样的性格并不是有心针对你的。对了姐姐你精卫也来了吗她在哪?”这句话到是张天涯最想知道的自从听到了精卫的消息后他的心思早就飞到精卫身边去了。

    天女魃也并非真的生张天涯的气见他也很认真的等待答案了头吊足了两人胃口后才道:“她早在一个多月前就来了。而且还这个浪子的碧落九重有多厉害我不服气就自己琢磨出了这套剑法出来可是她还是不如碧落九重。于是我们就各自拿密集的残卷到那些密集专卖店来坚定一下价格看那个更厉害一。看你们也很着急看到她她就在前面那条街的集典楼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两人连连头都不自主的加快了脚步。走到街角的时候天女魃突然想其什么似的对身边的白玉问道:“玉儿你刚才叫那个浪子什么?”走了这么远她才想到白玉刚才对张天涯的称呼上有问题。

    不过张天涯现在可没有心思关心这些因为他听到了前面有两个女子在争吵其中一个正是精卫的声音:“我了这个只是来鉴定一下价钱的过不卖就不卖!哼你们居然见我不卖就诋毁这剑法的威力我鄙视你们!”

    另一个蓝衣女子冷冷的道:“哼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样普通的剑法给我看上是你的福气如果不服的话我们过上两招试试不就知道了?”着已经拔出了配剑向精卫出了挑战。而她身边还有一个青年男子最突然的就是他的个头绝对过两米以上如果去打篮球到是十分合适。他站在那里一直没有话只是静观其变。

    张天涯看在眼里心中暗惊精卫那两下子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是炎帝的女儿参加比赛根本就轮不到她。在擂台上别人一般都会看在炎帝的面子上不会真伤了她的可在街头打斗的话……。想到这里张天涯已经一个闪身来到近前准备好了随时出手。

    由于还有其他的围观者在精卫并没有现张天涯的到来。只有那个高个男子打量了张天涯一眼也没有十分在意。

    精卫的脾气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娇喝一声已经取出一把红色的宝剑与那个蓝衣美女战在了一处。张天涯看了暗觉欣慰虽然精卫把碧落九重分拆开来练习但是用起来也十分流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破绽。可见自己走后她却是下了一犯苦功。现在不但剑法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连功力也已经提升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看来她资质还是不错的只是之前不肯用功而已。

    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即使再如何进步在张天涯眼中剑法还是有不少破绽的。不过好在她的对手也不怎么样两人你来我往到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十几个回合后两人似乎都不耐烦了这样的战斗同时跳了起来隔空全力挥出两道剑气攻向对方似要在一招内决出胜负。但是她们这一剑都没有做任何保留剑气互相抵消后都被剑气的余**及同时受了一轻伤各自向后方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