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高人长剑

第一百六十二章 高人长剑

    张天涯见状想也不想飞身而起用还拿这天女魃剑法画卷的左手将精卫挽在怀中。同时他感觉到那个高个头的男子也将那蓝衣女子接住动作几乎与自己不谋而合一致得就向两人事先商量好的一样。

    不过张天涯却对对方有些不满那蓝衣女子分明就是强买强卖实在太过霸道了一。不过对方毕竟是一个女子精卫也没吃什么亏他才忍住没有出手。可是那高个男子既然是和她一起的就有责任管教她一下。可是他居然一直冷眼旁观到这个时候才出手接住那蓝衣女子这让张天涯十分不满。接住精卫的同时向对方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同时他也看到了对方也同样给了自己一个极不友善的眼神。

    男人间的战斗有的时候导火线就只是一个不友好的眼神而已就比如这次。

    对视一眼后张天涯已经从炼妖怪壶中取出了宝剑洛天一出手就是八十一道剑气笼罩住了那高个男子的全身要害。

    他见到那女子蛮横就想出手教训一下可是奈何对方是个女子精卫又没吃什么亏。张天涯也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出手。不过现在换上来一个男的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张天涯一出手就用出了九字剑意碧落九重。他要让对方知道不该嚣张的时候不要太嚣张!

    在他出手的同时对方也同时出手了。他的武器同样是一把剑剑身狭长比一般的剑要长上半尺就像他本人也比一般的人长上一些一样这把剑在他的手里到也绝配。看似随意的挥出几剑却如漫天星光围绕张天涯知道厉害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这时白玉和天女魃也已经赶了过来后者见到张天涯的剑法不由喃喃道:“碧落九重竟然真的只是一招。一招之内包含了全部的八十一种变化这个浪子确实比我要强上一些。”看到碧落九重的真正面貌天女魃也终于承认了张天涯的悟性要在她之上。

    而白玉这个时候却在为张天涯和精卫担心虽然她知道张天涯的厉害但张天涯所面对的敌人她也同样清楚那绝不是一个一般的高手。当然这个高手还远远比不上凌飞但听张天涯解释过他与凌飞的战斗后白玉也知道了张天涯同样比不上凌飞。这样两人间的强弱就不好判断了但是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张天涯可能有危险!顾不得在场其他围观者的眼光马上祭出了白玉轮和昙裳打算随时出手电人。

    在张天涯的碧落九重剑气笼罩范围内所有围观者中除了一些没有修炼过或修为比较低的人居然瞬间的失重身体原地漂浮了起来。连白玉与天女魃也感受到了重力的变化不过以她们的修为受到的影响不大而已。

    一轻之后马上一重先前那些飘起来的围观者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整个街道响起了一片惨哼之声。而受到张天涯重照顾的对手这个时候也被重力影响得剑法变得凌乱眼看就要伤在张天涯的剑下。

    对方情急下将本收敛在张天涯一人身上的剑势一展把张天涯怀中的精卫也一并列为了攻击目标。

    这围魏救赵之计果然凑效张天涯没想到对方既然在危险的时候用出这么诬赖的打法为了不让精卫受到波及只好放弃了先前的绝对优势也将剑势随之展开迎上了对方的剑势。

    “锵!锵!锵!锵!……”经过了几翻变化后两人最终拼了个旗鼓相当。虽然对法对方使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但能在正面的招式比拼中与张天涯都个旗鼓相当的对方是他来到这个时代后除刑天、凌飞之外的第三个。这当然也更激起了张天涯的强烈的战意。

    一招过后两人同时飞退落回地面后各自将怀里的美女放了下来。精卫这才来得及开口道:“天涯!居然是你也你也终于来了!”见到一直朝思暮想的人她的情绪显然很激动。

    张天涯微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手中洛天剑气再生竟然让在场的众人产生了一种极其为亲切的感觉就好象他手中的洛天剑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忍不住想山前亲热一翻。而当其冲的那个高个男子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也许是气对方刚才居然将剑势牵涉到精卫身上他这次出手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剑未动心先动这次出手已经用出了他到现在为止最强的一招四面楚歌来招呼对方。

    “住手!”见到两人还要拼命天女魃马上叫停道:“两位都是前来参见比赛的即使有什么私人恩怨也应该在比赛结束后再或是在赛场上解决。希望两位能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在我太昊国的都城内拼命!”这几句话得不卑不亢到也十分得体。

    张天涯闻言收回了洛天剑态度平和的一笑道:“好啊既然美女魃话在下自然莫敢不从。”着再没有多看对方一眼像是根本不怕对方偷袭一样。

    不过他如此一来反到又给了对方更大的压力。那高个男子想到张天涯最后的那一剑如果真的刺过来的话自己甚至未必可以做到理智的躲避或招架这样的剑法他以前听也没听过。又见张天涯后来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举动原本骄傲成性的他竟然没有生出一的不满在他想来既然是前辈高手本应如此。对天女魃抱拳施礼告罪一声后马上也带着那个蓝衣女子离开了。

    精卫本还想什么天女魃却走到她身边道:“真没想到你练的碧落九重既然只是一招剑法这样看来确实比我创出来的厉害一些呢。”

    精卫一听马上得意的道:“那是啊天涯创出来的剑法自然是最厉害的……”竟然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

    张天涯见到这个情景也感啼笑皆非精卫的性格还真是有够可爱的。不过这样也不错现在继续找对方麻烦也没有任何意义。随后转头对白玉问道:“玉儿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两个是什么人听魃他们也是来参加比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