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孟雷的纠缠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孟雷的纠缠

    想遇到的很可能遇不到可是有的时候你越不想见到的人却总是喜欢突然出现。就比如现在这个孟雷张天涯认下了自己的房间刚打算出去寻刑天就见孟雷刚好外出归来。张天涯与他并不同路所以略一低头打算假装没看见了事。

    可是张天涯想回避孟雷似乎并没有这个想法一见张天涯马上热情的上前打招呼道:“这不是张兄弟嘛怎么今天刚到?”

    张天涯也不好继续视而不见只好抬头回礼道:“原来是孟兄我的确是今天刚到的现在打算去找九黎国的刑天有事情你是刚外出归来吧?”他第一句话就明自己有事显然就是在告诉孟雷不要打扰自己。

    但今天孟雷却似乎很不识趣似的依然热情的迎了上来一脸和善的道:“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今天就给个面子让弟做一个东道如何?这个驿馆内就有专门的饭堂里面的厨师都是太昊国的级厨师而且可以做出个大国的特色菜肴手艺真的很不错呢。”

    张天涯心里暗骂这个家伙太不识趣嘴上却装做苦笑道:“可是我找刑天有些私事要单独谈的所以……呵呵实在不好意思了要不改天由我请客向孟兄赔礼如何?”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改天是什么时候这句话的目的就是无限期的拖延而已。

    孟雷上前将手搭在张天涯肩膀上道:“私事等吃完饭再也不晚反正你也不是很着急不是吗先一起聚一聚也把这个九黎国的青年高手介绍我认识认识互相多交个朋友也不错嘛。”

    张天涯心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苦笑对他问道:“孟兄怎么知道我不着急?”

    孟雷哈哈一笑看着张天涯道:“从看到你到现在你的表情一直都是这么从容哪里有一着急的样子?走拉我平时可是很气的哦今天难得请一次客你就不要再找理由推脱了。”他如此直接的出张天涯找理由搪塞他到让张天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他一起向九黎国的厢房走去。

    不过张天涯却是十分不喜欢这个家伙虽然不好意思正面拒绝还是提道:“我孟兄啊你也知道我前次得罪了另尊的事情吧现在这么热情的招呼我就不怕令尊怪罪吗?”

    孟雷的脸上也泛出苦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这次见我才这么生疏的。哎其实爹爹也对姨夫一家的作为很是不满还教训了他们好几次不过都没有什么效果。他们被你杀了实话我并不记恨你。至于我爹爹也是面子上下不来台而已。”他的轻巧却不知道张天涯早在上党的时候就把他列入了笑面虎的行列当中。

    心里冷笑‘信你才怪’可无奈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天涯才一直对他还算客气。现在他拿这个孟雷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勉强和他一起吃上这一顿了。心里却狠狠的想道:不吃白不吃哼看我今天不吃穷了你个笑面虎!

    九黎厢房外刑天正在与一个年龄与他相访的少年切磋武术。那少年皮肤黝黑看起来就给人一种十分健康的感觉手里拿着一把土黄色的宝刀看来也不是凡品。刀来斧往那少年竟与刑天打了个难解难分。当然张天涯还是看得出刑天处处留有余地否则恐怕那少年已早落败了。

    现两人到来刑天和那少年又互相交换了一招同时收手。刑天喜道:“天涯!早就知道你也会来参加比赛的我可是等你好久了呢。看样子你的进步很大嘛哈哈上次我胜之不武刚好借这次比赛的机会我们再重新比过!”着还向张天涯的胸前打了一拳。

    张天涯微笑的回了一拳道:“打就打我还怕了你不成?”随后想起了身边的孟雷于是给刑天介绍道:“这是神农国青龙侯孟章的孙子孟雷他也是久仰你的大名想让我引见一下还要请客吃饭呢。这位兄弟是?”

    刑天爽快的一笑道:“这是我们大王的爱子九黎的太子陛下蚩同。既然孟兄弟要请客我们还是快些走吧比试了半天我的肚子现在已经开始向我提出抗议了呢。”虽然加入了九黎但刑天爽朗不羁的性子还是一没有改变。

    四人来到饭堂张天涯见饭堂的门口居然立有两块长长的黑色木牌。右侧的木牌上刻有“金山碧水火德君大兴土木”显然是一幅上联字迹棱角分明是用利器划出来的。张天涯可以猜出刻字之人的武功定也不弱。

    而本应是下联的位置的木牌却是空白的。张天涯喃喃的念了一下这个上联自言自语道:“这个上联上的是什么意思?还有怎么光有上联没有下联呢?”其中的火德君三个字让他想到和炎帝有关系但其中手的什么大兴土木他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旁的刑天摇头道:“这是历年来的一个坏习惯。来参加比赛的人员除了比武之外还都喜欢在文学方面表现一下自己。所以在这里立上对联做比拼本来好好的比武大赛却非要弄出这么个东西来不知道那些自命风流的家伙是怎么想的。”性天一向对文学没什么修养学习文字的主要目的也只是为了能看得懂秘籍而已所以一直都对这么武文弄墨的东西很是不屑。

    张天涯还是感觉有些奇怪道:“可是看对联上的内容好象与神农国有关。孟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以他的聪明现在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了。不过孟雷既然在这还是让他亲口出来的好。

    孟雷听到张天涯的问话先转头对刑天无奈的一笑道:“不好意思刑天兄你刚才口中的那个自命风流的家伙正是弟。”随后又对张天涯解释道:“也难怪张兄不知道你毕竟很久没有回国了嘛。”

    张天涯了头道:“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