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颛顼之子

第一百六十八章 颛顼之子

    张天涯赶到时凌飞三人刚到达自己的房间。

    “凌兄、师兄……”张天涯和白玉姐妹纷纷向凌飞主动打起招呼来精卫姐妹由于与凌飞并不相识故之随在众人后面却并没有话。

    凌飞见到三人的时候眼光却在精卫的姐姐瑶姬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向众人回礼后忙问道:“这两位姑娘是?”

    张天涯看在眼里心中已有了计较。没想到凌飞这个家伙平时一本正的和白玉姐妹这等美女接触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生什么感情却在看瑶姬这个结婚狂的时候眼神异样感情还真是难以琢磨的东西。

    不过虽然这么想但当着众人的面他并没有出来。而是马上向他们介绍道:“这两位是我们神农国的公主这是精卫那个嘛……”着故意拉长了声音见凌飞眼中露出了着急的神色才继续道:“是瑶姬公主。”

    凌飞马上上前见礼道:“在下凌飞见过两位公主。弟现在三苗国任征南将军一职位受艺于青帝门下今年四十有六尚未婚配。”张天涯听了暗讨这个凌飞果然不一般第一次见面就敢如此大胆的公开表白实乃我辈学习之楷模啊。

    瑶姬听了俏脸一红低头不语精卫却咯咯一笑道:“我们又没问你结没结婚你和我们这个干嘛?”瑶姬听了却马上拉了拉精卫的衣角暗示她不要为难凌飞。

    张天涯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已经给两人下了结论: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几人有有笑和凌飞同来的一个白衣公子哥见自己被冷落心里却觉得很不是滋味。再旁阴阳怪气的道:“原来太昊国的礼数就只知道招呼熟人啊。”看来这个家伙是平时被前呼后拥惯了被几人直接忽略所以感觉十分不爽。

    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凌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们三苗国的十七皇子颛盟还有另一位是海神禺强之子禺海。”却见禺海也是一身军服打扮态度上要比颛盟和善得多听到凌飞介绍后向众人纷纷抱拳施礼。

    众女也都没有计较颛盟的失礼纷纷向他打过了招呼。这下还算是的满足了一下这个王子的虚荣心一一回礼后把目光转到依然不叼他的张天涯脸上。

    张天涯却还是没有对他打招呼只是略微一笑自我介绍道:“在下神农国张天涯。”另一个意思是在我应该没有必要对你太客气吧?

    颛盟听了一愣随后笑道“原来是父王欲除之而后快的张公子颛盟这里有礼了。希望在比赛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对上在比赛的时候可是禁止用毒的呢我并不介意为父亲先立下一功。张兄不要见怪这对我以后的展可是有很大好处的呢。”完有挑衅的目光看向张天涯。

    张天涯迎上他的目光道:“当然我也不想在比赛的时候遇到你毕竟我不想用伤害你的方式来达到打击令尊的目的。不过若事情真那么不巧的话恐怕我也顾不得罪不连累妻儿的法了。还请颛兄务必心。”两人这样针锋相对最尴尬的莫过于凌飞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又不好出言劝解只能在旁干着急。

    还好另一般的禺海也现了气氛不对忙上前劝道:“现在我们都不在三苗国何必还总谈这些呢?不如大家在这几天里不谈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一切等比赛结素再如何?”他的这个提议不错现在谈起来也只能是吵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张天涯和颛盟都不是唐僧他们可没有本事把对方死。

    颛盟故作潇洒的道:“我无所谓。”

    张天涯也哈哈一笑爽快的道:“那我就更无所为了。如果几位不怕我下毒的话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如何?这里的饭堂里的师傅手艺都不错的呢上次在须佐那里赢了不少钱今天刚好我做东为几位当然主要是为凌兄洗尘。”

    凌飞苦笑道:“天涯你这算不算是为了报复我上次不讲义气与你动手而刻意挑拨我们之间的君臣关系呢?”

    张天涯嘿嘿一笑道:“随便你怎么想。”着带几人向饭堂走去。

    在路上凌飞刻放慢了脚步与精卫他们并行还故意搭茬道:“看两位公主气度不凡也是来参加比赛的吗?”

    瑶姬柔声回答道:“精卫是参加比赛的我只是陪她来的。我家的这个妹妹相当吝啬了学会了一套叫做碧落九重的厉害剑法可是什么都不肯教给我。”

    “哦?在下自己也曾创出一套枪法威力上绝对不比张天涯那家伙的碧落九重差如果瑶姬姑娘感兴趣的话……”

    ……

    一到饭堂外的大门口禺海就指着新换上的对联道:“那个是什么?”

    张天涯本还在刻意偷听凌飞他们的悄悄话闻言抬头看去只见新的上联已经出来了。

    精卫一听马上跑到近前念道:“西虎东临满山狐鹿皆退避。这个是谁出的未免也太不把我天下英雄放在眼里了吧?好蛋你一定要对出一个下联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我精神上支持你!”

    外面一一答间饭堂里面已经走出了三个人来为的正是夸棱在他旁边的还有前次和精卫打斗的那个蓝衣少女和一个短青年。一出门夸棱就忍不住叫嚣道:“张兄我这上联已经出来了。没错我就是傲慢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怎么样按规定你对出下联来的时间同样是三天我等你的下联哦。哈哈?”

    “还用三天?”张天涯伸出三跟手指有些不可思议的反问道。

    精卫一听高兴的道:“好蛋你一定已经想出来下联来了吧?一定要有气势对这个空棺材的上联进行坚决的反击!”

    “空棺材?”夸棱不明所以的问道。

    张天涯耐心的给他解释道:“是你目中无人呢。”完凝剑气于指尖隔空剑气在木牌上将下联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