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对手后羿

第一百六十九章 对手后羿

    “南剑北指遍地费铁尽无光!”精卫得意的念完张天涯的下联兴奋的蹦跳拍手还连声夸奖张天涯文采风流云云。就好象这个下联是她对出来的一样。

    而夸棱听到这个下联后气得冷哼一声对张天涯道:“好我等你的上联!”完拂袖进入饭堂内和他一起的两人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也都灰溜溜的跟了进去。

    可是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的脸上比夸棱还要难看。

    这个人当然就是来自神州最北端的三苗国的皇子颛盟了。在他看来这个下联分明就是针对他而对的。冷冷的瞪了张天涯一眼也狠狠的道:“我同样等张兄的上联希望张兄出题的时候先告诉我一声不要被夸棱那子抢了先。”

    张天涯哈哈一笑道:“好啊。伙计把木牌换了。”他这句话一出口到是引起了不少人怪异的目光。一般人为了出风头都是拼命想一个比较难的对子出来一般都用两到三天的时间而这个张天涯可到好。见到上联就能对出下联让夸棱的上联才挂上不到半个时辰就被摘掉了。现在居然想都不想的就要出题的确是太让人意外了。

    而众女子更是对他感到好奇心道这个张天涯不但武功高强连文才都这么好不自觉的纷纷期待起他出的上联来。

    一会功夫两块木牌已经换好张天涯手指一动已经将上联写在了上面随后微微一笑继续向饭堂内走去。他并不担心这个上联被别人对出来反到是有一种期待他也很想知道这个的下联如果对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在外面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颛盟的身上让他觉得很不自然。喃喃的念出张天涯出的上联:“提锡壶过西湖锡壶掉西湖惜呼锡壶。”随后沉没了半天眉头紧锁苦思了良久。在其他人都快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终于开口道:“等我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虽然这个时代似乎并不存在什么西湖但是光从字面上理解成西面的湖也一样的通。

    不光是颛盟连已经回到饭桌上的夸棱听张天涯出了上联也踌躇满志的冲了出来想要挽回一面子。不过结果当然是出来眉飞色舞回去蔫了把几了。

    张天涯看到两个对头这个样子心里却在偷笑。这个绝对连当初写它出来的苏东坡先生自己都对不出来虽然听后世是有两个下联却也不工整就凭你们两个?哼哼还是省省吧!

    就这样之后的几天里张天涯的日子过的一如既往而其他各国的不少选手则在费尽脑汁的苦思着“张天涯”的那个绝对。

    直到比赛的前一天白玉送来了一份名单是比赛的流程表。似乎是为了照顾女选手的出线几率赛场的前半阶段基本都是不会出现男女对决的情况。在所有女选手中张天涯最看好的还是白玉她如果挥的好的话连张天涯本人都不认为自己会有必胜的把握更别提那些女选手了。

    张天涯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一个名气很大的家伙有熊国高手羿。介绍上明这个羿也是和张天涯一样本来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却受到轩辕黄帝看重而破格提拔来参加这个比赛的。他擅长的是弓箭术看来定是传中射太阳的那个家伙无疑了。不过张天涯还是很想领教一下他的箭术的。不过可惜这是擂台比赛恐怕没有机会见到了。

    而张天涯最想教训的两个人。夸棱的对手是刑天恐怕是很难再有合理的理由教训他了第一轮肯定会被刑天淘汰的。而颛顼的儿子颛盟的对手是孟雷这两个家伙张天涯都不喜欢看到是他们两个比赛后心里暗自祝福他们两败具亡。

    看过赛程表后精卫也跑了过来一进屋就抱怨道:“我姐姐非要去看看凌飞自己又不好意思去非拉上我。不过还好我机灵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跑出来了嘿嘿。”随后看到张天涯手中的赛程表脸色有些无奈的道:“我的运气还真是不好第二场居然就和白玉姐姐对上了。好蛋看来我们神农国就只能依靠你了一定要赢得冠军哦。”

    她一直都是住在伏羲神殿的所以赛程表一出来她和白玉都是第一个看到的。因此她并不用看具体内容。她的第一局是对上一个国的选手以她现在碧落九重的修为应该是可以搞定的可是知道第二个就要遇到白玉后她就已经做好了直接认输的打算了。

    张天涯无奈的一笑道:“我尽力吧。”事实上他对第一局都没有多大的信心。当然如果在擂台上比斗张天涯想赢羿不难。可是看到规则后面还有一条如果比赛的两人都同意更换场地的话就可以利用特殊的传送阵传送至其他地形比斗。而观众们却可以利用法术制造出来的“现场直播”来观看比赛过程。

    按照规则来看张天涯可以拒绝那就不用面对羿那可怕的弓箭了。但是那并不是他想要的比斗要战他就要战最强的羿开弓射箭的羿!能在这种情况下战胜对方他才会承认自己的胜利。至于胜负名次他到没有太放在心上。

    作为一个武者张天涯在比试的时候绝对是光明磊落的。但是这种光明磊落也只限于比试而已。如果他恨一人而想杀死对方的话也是绝对会无所不用其极的。

    又闲聊了一会张天涯提议道:“我们出去转转吧去看看我的第一个对手顺便再去看看那个对联有人对上来没有。”他“那个对联”而非“我的对联”虽然已经剽窃了别人的东西但他还是不想用这个来刻意炫耀自己。

    白玉一听张天涯提到那个对联也插嘴道:“哥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你凭借那个上联在文采方面也已经出名了。连我爹听了那个联后都称赞了你几句呢。”看她的神情显然是在为张天涯这个哥哥而感到骄傲。

    张天涯现在也不能明那个对联是自己剽窃来的只好无奈的苦笑道:“愧不敢当。”

    三人在有熊国的厢房外的一棵大树下找到了羿羿这个时候正坐在树下阴凉处用一片树叶吹着不知名的曲。

    在这里住了几天选手们互相间都多少的有了一些接触起码互相之间可以算得上认识了。而羿这个人还算和善所以张天涯才想到来先和他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