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离奇血案

第一百七十一章 离奇血案

    火焰熄灭后张天涯对身边的守卫问道:“我们刚走怎么就着起火来了?刚才是谁先现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事有蹊跷张天涯一口气就连问了几个问题。

    一个守卫对张天涯抱拳施礼道:“当时我们刚往饭堂粘贴明天比赛的公告回来一走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夸棱在房间里惨叫了一声之后大火就着起来了。火起的太快我也并不熟悉水系法术所以马上就喊人来救火之后你们就来了。”

    “夸棱还在里面?”张天涯听后一惊道:“他完全没有道理呆在着火的屋子里不出来一定出事了快进去看看!”可以来参加比赛的没有一个人是可以随便死的夸棱也是如此如果无辜被杀死那是很容易引起天下大乱事情。

    可能想法和张天涯一样颛盟居然没有计较这是张天涯的吩咐第一个冲上去推门。可是他一推之下并没有推开之后马上一脚将门踹开第一个冲了进去。这并不能是他功力上的问题因为在推门的时候平时每个人用的力道都是一样的不会太大。在事先没有想到门会被反插的情况下就算一个神王级高手一推之下也可能推不开。

    颛盟进入后张天涯几人也都跟着冲了进去。

    “啊!”白玉和精卫同时尖叫一声又马上跑了出去。因为几人所看到的正是夸棱的尸体而且死相貌极其恐怖。夸棱的整个肚子被撕得稀烂而且眼睛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瞎了连张天涯看到他的死状都眉头紧锁更别提两个女孩子了。

    这时两个守卫也跟了进来见到后大惊忙退出去紧张的对白玉问道:“白玉公主您看这个该怎么办?”可是白玉现在已经被吓得失去了方寸还那里能回答他?

    不过好在张天涯这个时候话了:“你们两个去一个马上通知青帝另外一个去给我弄一双新的筷子还有几个瓶子和几块白布来。对了还有笔墨。”他知道白玉这个时候不能拿出什么主意来所以就带她话了。

    两个守卫这几天见到白玉一直对张天涯十分尊重几乎所有事情都以他马是瞻。想必他的决定白玉是不会反对的而张天涯的这个决定和是十分理智的。死的不是一般人必须要通知青帝本人才可以不是一般的衙门处理的了的。互相看了一眼后都按照张天涯的吩咐去办事了。

    两人走后张天涯开始四周查看起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来。一边查看还随口道:“门窗反锁死者死状恐怖不可能是自杀。这是一起密室杀人案。可是整个屋子连一个的气窗都没有凶手是怎么杀人之后有离开的呢?”他这个疑问不是没有一根据的虽然凶手可以使用穿墙之类的法术但是那绝不可能不给任何的岗哨守卫现毕竟这些选手的身份都很特殊青帝一定对他们的安全很重视那些守卫也定非泛泛之辈。

    “地上有血迹墙上也有血迹但被水冲刷后已经看不真切了。”完看了颛盟一眼随后又摇了摇头。颛盟的做法根本没错在那种情况下他应该和张天涯他们一样不知道里面出了人命。第一要紧的不是如果想保存现场而是要灭火。

    “由于灭火及时现场被破坏的并不严重。等等……”着张天涯走到桌子前把注意力集中的那个送烤肉的盒子上现盒子已经被烧毁大半里面本应该有的烤肉却不见了。张天涯看了再次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凶手拿走这个做什么?”

    一旁的颛盟一直没有话心里暗想这起杀人事件要比幽都日斗金的百尸案还要离奇不过看张天涯但看了一圈现场就能现这么多问题案子真能被他破了也不定。好奇心下打算静观张天涯要如何破案。

    “门闩被撞断落在地上应该是你刚才一脚的结果。”张天涯继续随意的分析道。

    “你这么?”到这里颛盟再无法保持平静了马上争辩道:“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张天涯继续查看其他的线索随口回答道:“不光是你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们每个人都有嫌疑。”其实这件事情张天涯本不用管的但他猜到这个事情肯定还有一个阴谋在后面而且事情是生在太昊国他全当自己是在帮白玉了。

    这时候一个守卫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张天涯要的东西但他显然很有素质只是向张天涯报告了一声就静静的等在一边没有打扰张天涯的思路。张天涯继续道:“书本半开想来他死之前正在看书。”着拿起了桌上的一本书随意的翻看了两眼竟是一本与天星有关的武功秘籍。

    看到图形是正是夸棱当初所用的武功随意的翻了几下见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便把书合上了。用守卫刚拿来的白布包好交给守卫暂看管。又在现场找到了一块让张天涯觉得比较奇怪的碎肉用一个瓶子装了起来并有法术密封保管好。

    看看没有遗漏什么在夸棱尸体的周围画上了一个轮廓起身道:“现在现场查看的差不多了我们还是等青帝到来吧。”书完退出了房间。

    又过了一会工夫门口金光一闪一个青衣中年男子瞬移而至。众人马上跪行大礼白玉和精卫也上前见礼分称“爹爹”、“伏羲伯伯”。颛盟随后上前行礼道:“三苗国颛顼之子颛盟见过青帝陛下。”

    张天涯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没见过青帝的。现在见到众人的表现已经确定了来人的身份赶紧山前见礼道:“神农国张天涯见过青帝陛下。”再看这青帝仙风道骨的确是他见过的几个神王级高手中罪像神仙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