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后土收子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后土收子

    “嘭!”银箭射中透镜后马上生了巨大的爆炸将整个透镜彻底炸散了。这样的话即使张天涯要再次凝结也需要一些时间而有了心理准备的羿很有把握在应付张天涯及分身的同时照顾一下天空中的水球。毕竟张天涯凝结水球同样也需要分一些精力进去的。这时候的羿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还是高兴的太早了就是之前过的他犯了两个错误。还没等他在寻觅张天涯的踪迹的时候他脚下的树突然生了变化树上的枝条瞬间变长将他手脚缠了个结实。紧紧的绑在了树干上。

    羿想奋力挣扎可是他单凭力量怎么可能挣得断极品仙器地芒形成的树枝?

    而与此同时一道蓝光闪烁直取羿的咽喉正是张天涯的宝剑——洛天!

    就这样的要被杀死了吗?羿苦笑着闭上了眼睛。现在的他无疑已经成了案板上的鱼肉将任由张天涯宰割。

    可是他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片刻后身上原本的束缚也都松开了。羿疑惑的睁开眼睛却展张天涯正微笑着站在他的面前脚下是一跟先前本没有的树枝。见羿睁开眼睛才从容的开口道:“你输了。”

    羿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失望因为张天涯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表现机会他输得心服口服。随手收起了弓箭很潇洒的了头道:“是的我认输。还有谢谢你手下留情。”完对张天涯友好的笑了笑。

    张天涯看他的表现也很满意这么有前途的弓箭手做朋友总比作仇人的好。

    胜负已分张天涯和羿同时被传送了出来回到之前的比赛场地。这时青帝下手位的一个黑衣中年男子站了起来走到两人面前打量几眼后了头最后对羿问道:“你就是有熊国的选手羿吗?你的表现很不错。你姓什么和谁学的功夫?”

    他几个问题把羿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知道他能坐在青帝的副手位上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忙行礼道:“晚辈正是羿我自是个孤儿并没有姓氏至于功夫是在有熊国学院学的现在已修行了五十多年才只有原婴期的修为并没有师傅。敢问前辈是?”

    其实这正是羿最缺乏的东西如果他有一套如《弱水真经》一样的级修炼功法那他的成就将远远不止于此。所以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可以拜青帝为师但是却败在了张天涯的手下失去了这个机会。

    那灰衣中年男子听了微笑着了头。心中暗想光凭在学院学到的那些简单的知识花了五十年的时间就能有如此成就可见资质之高虽不及张天涯却也相去不远了。而且最妙的是他还没有师傅。张天涯已经被青帝内定了自己如果收了这个羿当徒弟的话也是很不错的。想到这里眼睛一亮道:“老夫后土现也膝下无子我欲收你为义子传以衣钵不知你意下如何?”

    惊喜!这绝对是惊喜。后土可是神州的级强者之一位列五大天神!他的功法随比之青帝还有所不及但也绝对是不容视的!羿心里暗叹自己今天虽然败了但也算是塞翁失马了。而且后土还要收自己为义子以后自己再不是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了!想到这里羿马上跪倒道:“羿。哦不后羿拜见义父!”

    张天涯在一旁也对后土抱拳行礼心中却在惊讶原来传中的后羿名字是这么来的啊。看来今天还真是长见识了呢?

    回到坐位后精卫和白玉马上围了上来还夸张的炫耀起张天涯的表现。让张天涯听了都差飘飘然起来。不过张天涯并没有过于得意冷静下来后马上想到了青帝的委托忙起身向青帝道:“青帝陛下晚辈今天的比赛已经结素了。晚辈想再回去研究一下案情望青帝陛下批准。”

    青帝了头道:“辛苦你了。”

    张天涯忙客气了两句转身离开了赛场。白玉还有比赛精卫见他要走也要跟着离开。张天涯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还留下来看完接下来的比赛吧对你以后的修为一定有很大帮助的。我如果不是有事在身也不会错过的。”完飞身而去。

    张天涯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去案现场。他觉得自己还有些地方想不明白于是决定乘现在没有人到饭堂要上几个菜边吃边想。可是当他来到饭堂落下后却现对联的下联已经出现了正是青帝的那一行金字没想到青帝随手一煽却是把那几个字煽到这来了。

    随便要了几个果盘一壶清茶张天涯继续思索起了案子来。那个“玄”字或是“女”字到底代表着什么?凶手为什么要拿走那一盒烤肉而且还留下了盒子?还有凶手是用什么功夫杀了他的尸体居然制造的如此恐怖?如果是凶手有意残损他的尸体的话那凶手和夸棱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问题很多却都没有什么头绪张天涯想了很久仍然无一得以想通。

    直到凌飞和白玉他们回来的时候张天涯还是一无所获。凌飞比起二女更关心案子一进屋就开口问道:“怎么样想出什么了吗?”

    张天涯正想得头大听到后摇了摇头伸手揉了一下太阳穴才抬头道:“一收获也没有早知道还不留下继续看比赛呢?”其实他话虽这么但实际上多想一会即使没有收获也不是一用也没有的。起码可以让自己对这个案子的印象更深一这样更容易激灵感。

    精卫听张天涯如此一马上附和道:“你今天没看比赛真是一大损失了呢?颛盟那家伙可真会演戏你错过还真是可惜了。”一旁的白玉也道:“是啊他装得好像啊我和精卫都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