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接近真相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接近真相

    张天涯听了有些莫名其妙转头问道:“演戏?演什么戏?”

    凌飞在一旁笑道:“事情是这样的。他今天的对手是有熊国的选手风斯就是风后的儿子。他们的水平本差不多两人打了很长的时间可是颛盟拼着伤势加重硬是装得像个没事人似的。最后风斯见自己伤势很重而他却没什么事就认输了。可是风斯刚一认输他就坚持不住了狂喷了一大口鲜血站都站不稳了还要靠长刀来支撑身体才没有趴下。”其实这对于张天涯和凌飞来这都是一些基本的故弄玄虚的手段不过是精卫她们少见对怪而已。

    但是恰巧是她们的少见对怪让张天涯有了一些灵感。听了凌飞的解释之后再联想到了她们之前所的“演戏”二字脑中灵光一闪。一句话不起身向外面冲了出去。凌飞几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都纷纷跟了出去。

    来到案现场守卫见到张天涯忙上前行礼。张天涯却只是微微了头就一头冲进了屋里自从案之后这里的现场一直保护得很好除了张天涯几人外根本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所以张天涯一想到线索马上来现场求证。

    凌飞几人赶到时现张天涯正拿起了被踹断的门闩又到门旁边看了看闩环抬头长叹道:“我想我已经弄明白了。”随后眉头再次紧皱继续道:“可是他是怎么杀死夸棱的呢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精卫听到马上上前问道:“好蛋你怀疑谁是凶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天涯此刻正在思索案情听到他的问话却置若罔闻转头对凌飞问道:“凌兄我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老实的回答我。颛盟的功夫到底如何他如果想杀夸棱的话可否能让他无法逃跑?”.

    凌飞一听忙摇头道:“你不是怀疑十七皇子吧?这不可能!他的功夫与夸棱只能是差不多。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熟悉也很难做到偷袭。厄……”顿了一下凌飞继续道:“我刚才的都是我所知道的并没有什么个人感情在里面。”虽然不爽颛顼的为人感情上凌飞还是不认为颛盟可能凶手所以到最后还刻意的对自己的话做出了保证。

    但张天涯并没有被他的话干扰自己的判断听后低头苦思道:“那就奇怪了他是怎么杀死夸棱的呢在无法得到对方信任的前提下即使他真的暗中偷袭也不可能作到秒杀啊。还要把尸体弄成那个样子这都需要时间的啊。”但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凌飞也不好多什么只能再一旁干等。

    凌飞有足够的耐性白玉和精卫等了一会却都不耐烦了起来。后者无聊的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最后把桌子上黄金打造的香炉拿起开始无聊的玩弄了起来。凌飞见到忙喝止道:“主要随便动现场的东西!”

    可能是他看张天涯认为颛盟是凶手心里有些郁闷所以话的时候声音不免大了些。精卫被他下了一跳手一抖香炉掉在了地上被摔开了里面的香料也三三两两的掉在了地上。精卫害怕破坏了现场忙弯腰收拾。

    张天涯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口道:“不要动!”

    精卫又被他吓了一跳忙停了下来被三翻两次惊吓的她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张天涯马上转身从地上检起了几块香料最后拿起其中一块放到鼻子前闻了闻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白玉一听笑道:“哥你又明白什么了?不会是也突然来了灵感想出一个下联来吧?”

    张天涯摇了摇头对守卫道:“麻烦你们帮忙把所有人都招集过来我要当众揭穿凶手的真面目。”看到张天涯眼中睿智的光芒凌飞知道真相马上就要大白了。张了张嘴本想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由于今天的比赛刚刚结素所有的人员都没有乱走所以很快人员就被聚集齐了。让张天涯没有想到的是白玉居然用传信玉符把青帝也给找来了。青帝一出现后马上对张天涯问道:“天涯我果然没看错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破案了那你到来凶手到底是谁?”

    张天涯马上行礼见过后摇头道:“青帝陛下如果我现在就出凶手来那凶手肯定会马上反驳的虽然影响不到结果但会多了许多比必要的争吵。不如让我先把凶手杀人的经过出来然后一步步的揭穿凶手的身份让他无话可。”

    青帝饶有兴趣的了头道:“好你想怎么都可以。”

    张天涯令旨后转身道:“我一回叙述的时候大家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提出来。”他这么是为了能让自己的话更有服力所以每个人的疑问他都会一一解答。顿了一下才开始道:“我们之前走入了一个误区由于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夸棱和知晓他的死亡。之间的时间很短就以为凶手定是武功远高于他或是他不会防备的人现在这个想法已经被否定了。”

    精卫想到了刚才的香料马上问道:“香料?”

    “没错!”张天涯很肯定的会答随手又举起了那块和其他的香料不尽相同的一块来继续道:“它的名字叫醒狮醉。这个香料燃烧后所出的气味与正常的上等香料没什么区别。但是却有一个特殊的效果就和它的名字一样让人吸入之后像是喝醉了一样反映要比平时差上许多。在这种情况下凶手只要武功不是比夸棱差太多都可以作到秒杀!”

    已经改名后羿的羿现在早没有了先前败给张天涯的郁闷饶有兴致的听着张天涯的分析这时候插嘴问道:“这样一来怀疑面应该比之前更广了你又是怎么现凶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