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帝王所思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帝王所思

    (现讨论区的书评好少啊本周的精华还剩四十多个就加无可加了。大家来讨论一下哈比如就案情。不要让精华就这么浪费了哈。)

    张天涯自信的微笑道:“因为夸棱在临死前已经给我们留下了线索就是这个!”着拿过提前吩咐守卫准备好的一瓶醋来随手扬在墙上那个像“女”又像“玄”的模糊字迹再次浮现了出来。张天涯继续道:“这个字就与凶手的身份有关。”

    这时另一个人开口问道:“这些线索怎么之前你没有现而到现在才现呢?比如那个香料当时闻到应该比后来找到更容易吧?”问话的正是之前败给颛盟的风斯。

    “问得好!”张天涯道:“这也同时让我想明白了另一个问题就是门当时并没有被插死这也不是密教杀人。只不过当时我们中有一个人先开的门他先是装成了推不开的样子后来又一脚将门踹开就给我们造成了门本是在里面被反插住的错觉。”听张天涯道这里所有知道当时情况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颛盟的身上。

    颛盟听了却冷哼一声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当然有。”张天涯马上继续道:“因为你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门闩和闩钩都是用同样的木材制成的但门闩这么粗壮而闩钩却那么。如果真是你一脚踹开的话断的本应该是闩钩而不是门闩!”

    颛盟听了欲言又止张天涯不于理会的继续道:“而且我们当时没有现那个字和香料的问题就是因为你的那个水系法术。醒狮醉的另一个特就是遇到水既解所以我们进来后才没有现。而墙上的字也应该是被你的水系法术冲刷掉的吧?我的对吗?颛盟皇子?”

    听了张天涯的话颛盟知道再什么也没用了无奈的摇头苦笑道:“杀人者人恒杀之冤人者人亦恒冤之。父债子还我无话可了。”

    颛盟已经承认了可是凌飞却依然不死心他马上追问道:“天涯你以前不是和我过杀人是需要动机的吗?除非凶手神经不正常可是十七皇子并非的神经显然很正常那他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张天涯坦然答道:“事情很简单只要夸棱死在太昊国青帝不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两国之间的关系就将变得很紧张。如此一来其他的国家就有机会浑水摸鱼这就是他杀人的动机或者是受到了黑帝的指示也不定。而损挥尸体恐怕是为了掩人耳目造成是仇杀的假象而已。”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颛盟继续道:“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原因就要问颛盟皇子本人了。”

    颛盟依然摇头道:“我还是那句话父债子还我无话可。”

    “好了。”青帝这个时候话道:“现在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这段时间比赛继续。事情牵涉到三个帝国在赛后我会请颛顼和少昊前来共同商议解决办法。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大家都请回去休息吧。天涯你出来陪我走走。”

    张天涯随青帝走到一处四下无人的凉亭处青帝突然开口问道:“天涯颛顼那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当时他做的的确不够光明磊落父债子还现在颛盟给你揭了出来也算是报应不爽了。”

    张天涯听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随后想明白其中话里肯定还有话马上追问道:“青帝陛下您的意思是颛盟并非是凶手吗?”

    青帝停了下来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的道:“你以后还是叫我伏羲伯伯吧不过也无所谓反正等比赛结素的时候就要改口叫师傅了。”

    “师傅?”张天涯有些受宠若惊的道:“晚辈还没有获得冠军……”

    青帝挥手阻止他继续下去淡然的道:“归规定我收的徒弟必须是冠军?这不过是别人一相情愿的想法罢了我收你为徒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共工的介绍二来你这个子挺对我脾气的我喜欢。”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道:“其实对我来真相并不重要我能算出真相又怎么样?我算不出证据来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单凭借我的一面之言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张天涯听了感觉不是很明白低声询问道:“伏羲伯伯的意思是?”

    青帝淡然一笑道:“其实我需要的不过是一个有证据的真相而已不管那个真相是不是真正的真相太昊国都可以脱身出来。所以颛盟是不是真凶对我来并不重要只要真凶不是太昊国的人就可以了。你作的已经很好了帮了我一个大忙。”作为一国之君他要考虑的并非是事实的真相而是太昊国的利益。

    张天涯听了若有所思过了半晌再次开口道:“虽然现在也可以是证据充分了但我还是有些事情没想明白。天涯恳请伏羲伯伯允许我继续追查下去我一定尽量在比赛结素之前把一切真相都查出来。”

    青帝听了微笑问道:“如果真相是凶手另有其人呢?这可是打击颛顼的一个好机会你真打算就这么放过吗?”

    张天涯头道:“是有不甘心。可是毕竟颛盟不是颛顼如果是颛顼的话我就算明知道他是被冤枉的我也会毫不客气的在一旁看他的笑话。不过颛盟和我并没有什么仇我也是尽一力吧就当帮凌兄了。”

    青帝再次打量了张天涯两眼最后把目光转到凉亭旁边的湖水中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时间仅限与比赛结素之前如果你到时候不能查出什么来的话我还是会按原计划处理的。”

    张天涯抱拳道:“天涯明白。”

    青帝走后张天涯独自在湖边望水苦笑。暗讨自己想继续追查下去真是为了凌飞吗?恐怕更多的是对真相的好奇吧。我什么时候开始对真相这么有求知心了?如此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被好奇心害死的那只猫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