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八十天 鸿钧分身

第一百八十天 鸿钧分身

    与白玉她们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张天涯还是决定早回去休息了。而凌飞因为知道凶手是颛盟心里十分不爽并没有和众人一起吃饭甚至连瑶姬找他游湖都被他婉言拒绝了。

    对于他的这个表现张天涯并没有感到奇怪凌飞毕竟是个很重情义的人而且到现在为止对颛顼也是十分忠心若他不是如此反到是奇怪了。但张天涯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内疚他完全是凭真相话凶手本就是颛盟他没有必要帮忙隐瞒。虽然与青帝的一席话让他对自己的答案有些动摇了。

    回到房间张天涯暂时放下案情开始研究起如何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实力的方法来了。本来他对此还不是在意只要认真修炼保持良好的心境对实力的提升才是最好的虽然不是最快但却无疑是根本的无副作用。

    可是当看今天认真看了一下赛程表后张天涯甚至在怀疑这是不是青帝对自己的考验了。整个张天涯个赛程安排基本都是强敌环绕的。除了明天的对手稍微垃圾一外一路这样打下去青龙之子应朝、海神禺强之子禺海还有白玉、刑天都会交上手。如果出现意外的话只能明这些人被对手打败了那打败他们的人将会更强。再加上今天被自己打败的后羿整个就是一个魔鬼赛程。见识过后羿弓箭的威力后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升一下实力了。

    功力方面显然不行如果利用丹药的话那无疑是饮鸠止渴对未来的展是很不利的何况自己现在也没有很有效的丹药。其实利用药物提升功力的副作用也没他想的那么严重无奈炎帝身受其害得比较严重对张天涯明的时候无疑夸大了一些。而张天涯对炎帝的话从来没怀疑过正确性就这样放弃了这个所谓的捷径。

    招式或法术张天涯现在已经很强了他在这方面自问不会输给任何对手。而且这个是需要积累的顿悟的根本无法成。

    而法宝方面现在张天涯除了剑差一其他的地芒、太极玉配甚至炼妖壶没有一样的简单的东西不过在运用方面要差上了许多。这方面有时间的话应该向青帝请教一下。

    还有什么没想到呢?沉思了一会张天涯猛然想到了曳影当时留给自己的一个分身还有造化玉蝶。可是想归想到他却忘记了如何使用那个分身造化玉蝴蝶也只知道可以随时召唤并能在其帮助下领悟更快而已。

    “你终于想到我了。”曳影的声音从张天涯心底响起吓了张天涯一跳。

    张天涯听到这个声音试探性的问道:“你可以听到我心里所想的东西?”想到这里一种被一直监视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难受感觉从心底升起。

    “不要误会。”曳影的声音再次开口依然很淡然的道:“我只是一个分身而已平时一直都在睡觉的只有你想到我的时候我才会有所感应其他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完还哈哈一笑似乎是在嘲笑张天涯的多心。

    听他这么张天涯心理才好受了一叹了口气道:“那你不早吓死我了。对了曳影你可以帮我战斗有什么限制吗?”这个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如果没有限制的话那可就爽了曳影那一指之威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当然有限制。”曳影的分身以后简称影分身马上一盆冷水将yy中的张天涯泼醒道:“如果我可以一直帮你战斗你还会自己练功吗?我只能帮你救人一次战斗一次。而且只限制在这两次两次之后我就会消失了。”

    张天涯听了一阵愧疚暗骂自己刚才的想法却是太不长进了一。道了一声歉后又问道:“那你可以帮我救活什么状态下的人还有你可以应付什么程度的对手呢?”这个问题必须问一下起码可以对曳影的实力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影分身的回答却大大的出了他的意料:“救人方面只要没有魂飞魄散我都可以使其复原。而战斗方面嘛那我就更有把握了只要不是我的本尊任何对手我都可以帮你解决掉。”

    “任何对手?”一个分身就这么大口气到让张天涯感觉有些意外随口问道:“颛顼你杀的了吗?”他问这句话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却没想到影分身很肯定的回答道:“可以完全不是问题!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继续睡觉了。对了你如果以后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也可以请教我。还有有时间的话多和造化玉蝶交流一下当你精神境界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可以和它对话了。”完再没了声音想来是睡觉去了。

    留下惊讶得合不拢嘴的张天涯在那里久久不能平静。

    连黑帝颛顼都可以杀?还绝对不是问题!一个分身就敢出这样的话来张天涯已经隐隐猜到自己的这个老乡的真实身份了。鸿钧老祖居然和自己称兄道弟!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突然让张天涯一时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第二天张天涯赢得比较潇洒一招碧落九重顺利的结素了战斗。可是案情方面就没这么顺利了经过仔细的思量他现疑真的很多除了之前提到的问题那块看起来很奇怪的碎肉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回到驿馆破案组的人全部都集中在了张天涯的房间内主要目的还是讨论案情。除了破案组的四人外还有精卫的姐姐瑶姬和白玉的姐姐天女魃也都一起过来凑热闹来了。可是结果没讨论几句众人就成功的跑题了。话题从案情跑到了比赛从比赛跑到了五大帝国。后来又谈到各国的风景现在张天涯已经在白玉与精卫的双重淫威之下讲起了空城计来。

    正讲得兴起时却突然有客人到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