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划拳的胜利

第一百八十九章 划拳的胜利

    “哥?”见到张天涯毫无伤的出现在眼前白玉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好奇而有惊讶的问道:“你是怎么躲过荡雷波的这完全没道理啊?”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玉儿你忘记了吗?水是可以导电的。”

    “是啊这个我知道。”白玉此刻的求知心似乎分外的旺盛继续追问道:“那样的话经过水的雷电应该威力更强才是可是刚才的荡雷波怎么……”她还是无法理解张天涯破解荡雷波的方法这也难怪他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平时的心思根本都没有放在过战斗上。

    这时高坐台上的青帝伏羲突然开口道:“天涯你就给玉儿解释一下吧。在场的其他选手中也有不少不明白这个道理的呢。”他是看张天涯这个战术很高明所以才想到让他借次再次提高一下威望的。对于这个未来的徒弟伏羲可以是分外的关心。

    张天涯恭敬的对青帝伏羲行了一个礼转身向白玉解释道:“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水虽然可以提升雷电的威力但是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雷电的走向使雷电只能沿着水的结构来蔓延。我刚才在身体周围制造了一个空心水罩你的荡雷波打在上面后就只能沿着四周的水来传播而无法攻击到身在水球中间的我了。”到这里张天涯玩心大起微笑着向四周的观众选手望了一眼道:“有时候战斗就是这么简单。”

    作完“广告”后张天涯身子一闪向对面的白玉冲去冲到一半的时候才开口道:“玉儿现在该轮到我进攻了哦。”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已经闪到了白玉右则洛天剑带着阵阵阴风已经刺向了白玉的右肩。

    他想试一下昙裳的威力但又害怕自己剑心所产生的强大剑气威力过强可以突破昙裳的防御伤到白玉就不好了。很是矛盾的他最后选择了肩头作为攻击目标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如果他可以选择对手的话现在的张天涯宁可和凌飞打。那样虽然获胜的机会不大但起码不用这么畏畏尾施展不开。

    白玉虽然对战斗的事情不是很上心但青帝相对于其他几大国君不是那么太在乎国家的政务而有更多的时间来指导自己的两个女儿修行。在这样的情况下白玉即使不靠级法器在同龄人中也绝对算得上是高手了。如果不考虑战斗经验的话起码也不会比须佐差。张天涯的剑一刺出她就马上掌握了张天涯这一式‘夜风冷’的轨迹。白玉轮受她心神感应边角一翘刚好迎上了张天涯的洛天剑。

    不过她的经验终究还是差了张天涯太多几乎可以是挂零。这样的情况下白玉轮这一挑虽然看似很随意但却没有留有后劲。

    洛天剑刺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毫无先兆的停了下来随后划出一个弧绕过了白玉轮继续向她右肩刺去。

    这一变化太过突然白玉虽然也有所现但奈何战斗经验太少变势不急被洛天剑不偏不倚的刺在了肩头上。

    张天涯一剑得手却感觉到剑尖处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硬生生的将张天涯连人带剑震出了三丈开外。这还是张天涯没有想过要下杀手而没有的动用剑心内强横剑气的原因否则纵然能突破昙裳的防御伤到白玉。大部分的剑气却也会被反震回来。那样的话他所受的伤绝对要比白玉重的多。

    白玉抓住了张天涯被震开的这个时机白玉轮饶身一转一道带有雷电属性的气刃正面向还没有稳住身行的张天涯削来外观犹如新月却是美丽动人。虽然荡雷波她每天只能动一次但是白玉轮其他的攻击手段也是绝对不容视的。

    张天涯早在刺出那一剑前就考虑到了这个结果。左手早已准备好的极品仙器地芒随手抛出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木制的巨盾刚好挡住了雷电气刃的攻击。

    互交一招后两人同时退开。张天涯随手一挥地芒马上飞回在他身上变成了一套木制的铠甲。才抬头对白玉笑道:“玉儿看来你的攻击也无法突破我地芒的防御呢。这样下去我们起码要打上几天直到谁的能量先支持不住才能分出个胜负来是不是太麻烦了。”

    白玉也理解的了头道:“恩好吧哥。就按你先前的来吧。”

    完两人飞到了中间距离三尺的时候才停下来同时把俯身把手藏在身后。念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一阵恶寒的话:“石头、剪刀、布!”

    随后白玉无奈的收起了昙裳和白玉轮兴趣索然的道:“真是的连运气都输给了你。”完一举右手道:“我认输!”之后转身飞会了观众席。

    看着白玉的背影张天涯逆爱的摇了摇头。向青帝行礼告辞后也飞身退了下去。

    刚一坐会坐位就现一个红色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张天涯看了有些无奈的道:“美女魃你这次来找我又有什么吩咐吗?”他现在对天女魃竟然多少有些畏惧了因为每次天女魃来找他都又有一些麻烦的事情。

    天女魃白了张天涯一眼道:“怎么已经开始嫌我烦了?”

    张天涯不想再惹麻烦连道不敢。天女魃这才言归正传道:“你刚才赢的很有意思。厄……弄错了我是要今天比赛结素后你来帝宫吧。我还叫上了精卫姐妹晚上大家一起吃顿饭。”完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道:“刚好让我娘见见你这个未来女婿。”

    张天涯听了脑袋“嗡”的一声马上口齿不是很伶俐的解释道:“我昨天以身相许入赘你家的事情都是和你开玩笑的。你不是全都当真了还告诉你父母了吧?”顿了一下继续道:“告诉我你是和我开玩笑的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