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九十章 大地之母

第一百九十章 大地之母

    天女魃无奈的继续翻着白眼冷哼道:“谁和你开玩笑。亏你还是破案高手呢连我父亲为什么要送你太极玉配都没想明白。”顿了一下一幅教书先生的口吻对张天涯教训道:“太极分阴阳也就是阴阳调和的意思难道你就没想到有因缘的成分吗?还有玉配虽然是父亲的心爱之物但他最心爱的玉是什么玉你应该知道吧?”

    张天涯哑然道:“你的是白玉?”

    “孺子可教也!”天女魃又看了张天涯一眼继续教道:“而且玉配、玉配意思不是就要把白玉许配于你吗?连这个都想不到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聪明?”看她的表情一幅理所应当的样子。

    张天涯听了苦笑马上问道:“这些话是青帝陛下的还是你自己分析出来的?”

    天女魃得意的一扬脖子道:“当然是我自己分析出来的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笨吗?”

    张天涯这才释然伸了个懒腰淡淡的道:“思想这么复杂看来你真是太不纯洁呢。”

    “你什么!?”看天女魃的样子似乎有了爆走的先兆。

    张忙打了一个哈哈道:“我刚才有话吗?我什么也没啊一定是你听错了一定是的。”心里却想这个美女魃居然除了探宝之外还有当红娘的爱好一个玉配能被她分析出这些东西来当真不是很容易。

    当晚张天涯随四女一起来到了青帝的帝宫。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的第一次来的时候由于仪风刚刚被杀急需要请示青帝处理张天涯根本没有心情欣赏帝宫的景色。这次来才悠闲的四下打量起来。

    这帝宫与炎帝帝宫的随意风格、黑帝帝宫的严禁风格都大有不同。

    一进入宫门内张天涯就现这帝宫中的建筑都比较平和比起黑帝帝宫的庄严却多出了一丝的亲切感觉。不过这平凡也只是在外表看来的样子其实每每走过一个平凡的房屋张天涯都可以感觉到其中有不的灵气波动可见每座普通的房屋内都藏有不错的宝物。但这些宝物却没有多少守卫看管似乎并不怕招贼似的。

    又走了一会现四处皆是如此张天涯反到释然了。因为他隐隐现这个帝宫的设置隐隐蕴涵着五行八卦的原理在其中整个帝宫在这些宝物的灵气补充下就像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大阵。如果不明就理就贸然的闯进来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再加上青帝与女娲两大神王级高手坐镇这个帝宫的危险性对于敌人来恐怕不下于任何的龙潭虎穴。即使其他的神王级高手恐怕都不敢贸然硬闯想到这里张天涯不由暗笑自己多心了。

    走过帝宫正殿一行五人进入了后花园。这里的花花草草中蕴涵的灵气居然也都不低。张天涯学过《神农百草经》自然可以认出这些珍惜的花草整个后花园的珍贵植物收藏量恐怕比起炎帝的植物圆来也不遑多让了。

    圆中假山池塘等装饰物也都是用各种珍贵的仙石、晶矿堆码而成外表看起来虽然与平常之物无异但其实的奢侈程度让自认见多识广的张天涯都不仅为之榨舌。太昊国果然不愧为神州最富有的国家!

    来到后花园的中心张天涯终于在一个凉亭中见到了一身便服的青帝。在他身边还依偎着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看起来与白玉有七八分相似却比白玉多出了一种罕见的沧桑感让张天涯看了肃然起敬。忙上前对两人行礼道:“晚辈张天涯见过青帝陛下、大地之母!”那女子的身份不用问也一定是女娲娘娘了。

    两人头算是还礼后青帝淡淡道:“在家里就不用太客气了。”顿了一下又把目光转向面前的花草道:“金、木、水、火、土五行中木系是最既有生命力的我也最喜欢木系。不知道天涯怎么认为?”

    张天涯知道青帝是在考自己略微考虑了一下道:“晚辈对五行法术的研究实在不是很深入所能施展的也只有水系法术木系的法术还要靠地芒才可以。所以青帝的这个问题晚辈实在不敢妄加言论。”

    张天涯的是一句很随意的客气话青帝听在耳里却觉得他有些做作了。但并没有把不满意的情绪表现出来而是随口道:“我只是想问问你的印象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即使你错了也没有人会笑你的。”

    张天涯知道自己这次非不可了索性不再客气站直了身子侃侃而谈道:“如果非让我选一个的话我更喜欢水。不过不管是对于人还是对于天地而言五行都应该保持某一种平衡的。就好象自然界中鹿吃草而虎狼吃鹿这就是一个很和谐的平衡。如果设想一下虎狼全没了对鹿就真的是好吗?”顿了一下自问自答道:“那样的结果无外呼就是鹿的繁衍受不到任何控制最终将所有的草木全是光了鹿也随之灭绝了。五行也是一样如果欠缺其一的话后果也不会好的哪里去。当然也有一个例外就是人。”

    青帝本对张天涯的表现不是很满意但听过他这个“食物链”的解释后马上眼睛一亮追问道:“你这么不是相互矛盾吗?”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也许吧。不过事实却是如此一个人可以专精一两门法术但宏观来看的话却依然是一个平衡的。所谓武学也是一个道理都是要掌握一个平衡。在战场上谁能更好的掌握这种天地间的平衡掌握战场的平衡。谁就可以控制一场战斗让战斗沿着自己设想的方向展从而达到控制全局的目的。能作到这个的人想输都难。这个平衡也就是武学中的境界。”他后面的这些话到也都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不过他着着还是扯回到武学上去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三句话不离本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