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血之妖灵

第一百九十二章 血之妖灵

    精卫见张天涯的表现很是不满意的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们都等你讲故事呢你在那里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快继续讲故事了……”

    而张天涯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转头看向青帝道:“师傅您手上有没有关于九黎国咒亲蚩邪的资料?”他问得很急连一直保持的礼貌形象都忽略了。

    不过青帝似乎并不在意他的无礼张天涯现在随意的表现反更对他的胃口。随手不知从什么地方召出了一本厚厚的书推到张天涯面前道:“这是关于九黎一脉的高手资料以及我对他们的一些评价里面应该有你想知道的东西。”

    张天涯忙接过书翻到蚩邪的部分认真的观看了起来过了半晌才合上书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事情原来是这样现在一切谜题都解开了!”道最后张天涯的双眼闪烁出智慧的光芒现在他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再没有任何的疑了。

    众人看到张天涯奇怪的表现都被弄得一愣一愣的。还是青帝先从疑惑中恢复过来平和的问道:“怎么了天涯?你是想明白这两起杀人案了吗?”

    张天涯头道:“幸不辱命徒儿已经把所有的疑都想明白了。”完看到众人的表情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道:“不好意思刚才失态了呵呵大家继续吃饭吧。吃完饭我就去把真凶指正出来!”

    吃过饭之后众人被召集到了夸棱被害的现场张天涯则独自坐在了当初夸棱的椅子上淡淡的道:“夸棱一直很不服我他可能是很不想看到他死亡的真相是被我揭露的。大家都不必惊讶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了。我们先从夸棱的遗言开始解释。”完一瓶醋已经扬了出去洒在了里外两层墙上。

    众人看了都纷纷议论道:“这个是什么?怎么回事?这乱糟糟的字迹到底是什么意思?”等话张天涯则举手阻止了他们议论下去而继续道:“大家如果想知道夸棱当初想对大家什么的话只有站在我的这个位置才能看明白。”顿了一下继续道:“当初我也受了诱导只注意内墙血本不应该喷到的地方。却忽略的外面血喷在上面本就很合理的中墙上。而站在我的这个位置也就是当夸棱留下字迹的位置。那样你们所看到的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字。”随着他的话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了过来看清了夸棱留下来的那个“妖”字。

    张天涯这才继续道:“其实夸棱在这里已经向我们介绍了凶手的真面目也就是这一个字所表达的意思。”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张天涯解释道:“当时只有这一个妖字可以有很多解释但是结合了写这个字所有的材料就好解释得多了。用血写的妖字结合起来就是两个字——血妖!”这个时候张天涯终于切入了案情的关键。

    “血妖?”听到这个答案最诧异的无非就是刑天了。他听到这个解释马上反驳道:“这不可能。我们九黎前来参加比赛的本就只有我们三个而我们中根本就没有人擅长诅咒之术啊。”

    张天涯听了默然摇头道:“我并没有凶手是你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如果不是现在而是在案子全部突破之前你这样很可能会对我造成误导的。”顿了一下继续道:“其实我当初就有些怀疑这个问题不过之前我也碰到过所谓的血妖那是只知嗜血的最低级血妖而后来我查资料才现原来控制血妖也和修行武学一样。初期只是能不能收后期才渐渐可以作道控制由心如臂使指。”

    这时有熊国的最强选手与张天涯相处最为融洽的应龙之子应朝问道:“你这个的我们都没有什么疑问。”顿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道:“不过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所分析的依据呢?”

    “就是这个!”张天涯着拿出了一个瓶子瓶子里面装的正是当初他收集到的那个比较奇怪的肉块。打开瓶子张天涯道:“这个就要请青帝陛下做一下证明了证明《弱水真经》制造出来的水源可以破除一切诅咒。”他每出一个证据都找一个强有力的人证就是为了怕凶手不服反驳。

    “没错!”青帝这次出言担保道:“虽然天涯现在的修为还不能破除任何诅咒。但是只要施咒者不过修为不比天涯高出很多的话天涯应付起来还是很轻松的。”他得比较随意有一种看好戏的表情似是要看张天涯接下来如何处理。

    张天涯这个时候已经吩咐守卫搬来了夸棱的尸体从中取出一血来道:“杀夸棱的凶手正是这个血妖。至于证据我现在就让大家看个明白!”着已经拿出了一个碗来将夸棱的血和那块碎肉放到了一起运起玄功将其中的诅咒驱除。才自信的道:“这个法术不但可以破除诅咒还可以试验血的融合。现在两血各自为政并无法互相融合就明这个血块并非是夸棱身上本来就有的而是来自凶手也就是血妖身上的。”到这里张天涯故意瞄了仪雨一眼现他在有意的回避着张天涯的目光。

    众人没有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只有天女魃道:“你先前指出颛盟是凶手那这么来他的嫌疑应该很才对啊。他和这个案子就没什么关系了吗?”

    “是的。”张天涯赞同的头道:“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颛盟是倒霉而且他当初踹断门闩的事情也可能是为了向我挑战毕竟我和颛顼之间的矛盾相信大家也有一些耳闻了。他踹断门闩的时候很可能是为了显示他的力道可以多么集中而已。”他到现在才终于将颛盟的嫌疑彻底排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