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斧神功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斧神功

    (应书友要求终于决定将两章合一了希望大家满意哈。)

    “青天剑?”张天涯听了忙推让道:“师傅这个名字天涯怕承受不起!”这到不是他客气他是怕这个名头叫开了之后以后自己就麻烦了。虽然以后的展方向还没想好但是肯定不是想当一个黑脸的“青天”。

    青帝马上脸色一沉道:“你的意思是为师炼的剑不配这个名字吗?”

    张天涯忙抱拳道:“徒儿不敢!”

    青帝也不过是不喜欢他太多客气到也没真的生气见他一不敢马上笑道:“而且你的破案推理能力以及没有公报私仇的作风绝对有资格担当青天二字!从今天你就是青天剑客以后还回成为青天剑仙、青天剑神你可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哦。”

    张天涯听了也是精神一震马上道:“弟子明白!”回身青天剑遥指刑天笑道:“刑天兄现在你在兵器上的优势也没有了我们可以完全公平的打一场了看剑!”是看剑但此刻的张天涯并没有出剑只是踏前了一步气势上却已经锁定了刑天的所有进退之路。与此同时原本晴朗的天空中竟飘起了鹅毛大雪。

    刑天感觉到在漫天的大雪中隐藏着张天涯的无穷战意有些惊讶的问道:“这是什么剑法看起来像是很高明不过上次怎么不见你使出来?”话同时已经撑起了一片防护罩将所有的雪花隔绝在外。

    张天涯微微一笑道:“这是我自创的剑意名曰六月飞霜。是在上次我们打过后才开出来的你当然没有见过。如果刑天兄不能给我什么惊喜的话恐怕今天输的会是你哦。”完青天宝剑一收刑天周围的雪花则马上化作剑气向刑天攻去。自从剑心大成以后张天涯要出剑气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动作来辅助了。当然为了装酷的情况下除外。

    “噗!噗!噗!……”雪花剑气以破面马上冲破了刑天的防护罩不过威力上已经弱了几分。但饶是如此雪花剑气胜在数量刑天想要破解的话也要花上一些功夫不可。就在这个时候刑天终于动了!

    只见他双手紧握鬼泣战斧的斧柄身体横转腰马合一的一斧歇撩而出。可是这看似简单到了极的一斧中却包含了万千的变化。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些以不同方向攻向他的雪花剑气竟然在这一斧中全部被劈散连藏有剑气漫天雪花也在这一斧之下消散了大半。

    张天涯一惊非要知道他的剑心大乘后剑气的攻击比之以前绝对是以几何数增长。而且现在又有了青天剑的攻击增幅作用其破坏力就更为恐怖了。虽然这样的攻击较为分散刑天能一击达到这样的效果可见斧法也有了质的变化恐怕如今单比招式自己也未必就可以作到稳胜了。

    受到气息牵引张天涯手中的青天剑一抖马上一记横甩将刑天这一斧中的强横气劲卸去。同时也在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为了达到更好的攻击效果所有的剑气都是借青天剑出的否则刑天如此强横的反击如果作用在自己身上恐怕最轻也要当场受伤不可。

    不过见到刑天也有所进步张天涯反到更兴奋了起来挑衅的一笑道:“刑天兄如果当初你的斧法可以达到现在这个程度的话我恐怕真要败得心服口服了。你这一招到底是什么名堂?想必也是后来领悟的吧?”

    刑天收斧摇头道:“这套斧法名为鬼斧神功但却并非是兄弟我得领悟出来的。而是蚩尤大王结合我师傅传授我的断天斧法研悟出的一套最适合战斗的功夫不过懂得这套斧法的就只有我和蚩尤大王两个人了。刚才的那招叫齐物感觉如何?”

    “很好继续!”张天涯着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后食指在青天剑的剑背上轻轻的弹了一下就好象有些武林高手喜欢用这种方法来试验宝剑的质量一样。因为真正的宝剑和凡铁之间所出的声音是绝对不一样的。

    “嗡!”青天剑是什么剑那可是下品神器!又岂是后世那些所谓的“神剑”可以比拟的?被张天涯一弹所出的声响比龙吟还要更霸道几分。声音犹如实质在张天涯的有意控制下直刺刑天的双耳朵。

    刑天不明就理下自然中招被剑音一震马上感觉双耳一痛手中鬼泣战斧马上出现了一丝的空隙在他的心口处露出了一个破绽。张天涯见机不可失忙剑势一变一剑平直刺而出看似平凡至极却是带有心神攻击的剑意——四面楚歌。

    刑天的修为不弱被音波攻击后只是略微露出了一破绽便马上恢复了过来。而这个时候张天涯的四面楚歌已经杀到马上让刑天产生了一种亲切感。但是这刑天却非一般人他一生好战最有亲切感觉的地方竟然是在战场上。这是在他骨子里流淌的战意是一种先天的优势。

    就因为这样刑天马上感觉到了隐藏在这种亲切感觉背后的危险千钧一之即鬼泣战斧子向前平推刚好切在了青天剑的剑锋上。

    “锵!叮!叮!叮!叮!叮!……”一击被刑天阻止张天涯不等招式用老马上变招手中的剑意从四面楚歌变为了碧落九重一连九九八十一剑与刑天的鬼泣战斧绞杀在了一起。以至于连自己的身行都被隐藏在了这重重剑影之中。

    招毕人分!张天涯与刑天再次退会了园地就好象他们都从来没有动过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刑天看起来要比先前狼狈一些他的左肩膀头中了张天涯一剑。虽然刺得并不深但强横的剑气却已经将他的外衣震列整个左手袖子已经全部飞散了开来露出了手臂上的那头黑色的猛虎。

    肩头的血顺着胳膊流淌而下覆盖在原本的黑虎身上却让人感觉到这猛虎仿佛生存在血池之中更多了几分诡异和恐怖。

    “哈哈!”刑天被张天涯所伤居然开口大笑了起来:“痛快!自从上次一战后我就一直期待着第二次与你的战斗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强招、怪招层出不穷果然有意思。不过现在该论到我进攻了破地!”语毕鬼泣站斧并没有攻击张天涯竟然带着前所未有的力量劈在了两人脚下的擂台上。

    这种不攻击对手而改攻击地面的情况一般有三种可能。第一刑天是在展示这一招的威力给张天涯看。不过现在显然不合适宜。第二刑天疯了这显然更不可能。那就只有第三个可能了这一招另有古怪。想到这个可能张天涯马上打开了天眼。

    “轰!”就在张天涯打开天眼的同时刑天的战斧鬼泣终于劈在了地上原本异常坚固而且有法术加持的擂台在这一斧之下竟然没有一的抵抗能力被摧枯拉朽的击成了无数的碎块而且每个碎块之间都充斥着鬼泣战斧出的强猛气劲。偌大的一个擂台竟再无一可以立足之处好恐怖的一斧!

    气劲散去后尘烟四起。张天涯早已经飞到了空中还随手把地芒抛在了地上。因为他的天眼现刑天这一斧中最强的一道气劲竟然还隐藏在废墟下而且还隐藏住了气息恐怕随时可能给张天涯来上一下突然袭击。所以为防备万一他也同样种下了一个种子也就是地芒。

    刑天知道张天涯不可能被这么简单的解决掉抬头一看果然现张天涯已经逃到了空中。而且此刻的张天涯已经彻底放开了剑心的约束整个人就好象是一把利剑而他手中的青天剑就是宝剑的剑锋从此人与剑再难分辨。

    “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对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齐物!”着刑天已冲天而起一斧化繁为简沿着一道完美的弧线向张天涯劈去。这一招和他所的一样竟然还是先前的那一式齐物。虽然这次的变化在于通过气劲来控制空气的流动但本质上的意境却与第一斧没什么两样。

    一般人也许会把这两斧当成完全不同的两招可是张天涯绝对不会如果连这个他都分辨不清的话那他就没有资格来作为刑天的对手了!

    此刻张天涯的战意丝毫不弱于刑天身随剑走青天剑已经迎上了刑天的鬼泣战斧。同时哈哈一笑道:“刑天兄弟缘何故技重施?难道蚩尤陛下创出的斧法就只有这两招不成?看我的新招一江春水!”话间已经与刑天战在了一处。

    场下的观众这个时候彻底看傻了眼只见两在空中一接即分再沿着另外不同的诡计向对方进行攻击。如此周而复始似乎他们永远都打不玩一样。

    但眼界高明如应朝、凌飞等人却可以看出两人每次交锋都至少互相攻击几十招到无以为继的时候才不得不分开重组攻势。而在两人的交锋中他们也都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当然看得最清楚的还要数青帝了他甚至可以在两人招之前清楚的掌握到两人的出招轨迹。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虽然在一般人眼中两人打得十分清闲。但可以请清楚两人战斗的人都清楚他们现在这样的战斗最是消耗能量和精力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导致一败涂地。所以这样的战斗绝对无法维持太长时间的。

    果然就在两人第三十一次交锋的时候他们的精力和能量都几乎达到了极限。张天涯的心境修为要比刑天高出半线终于抓住了刑天斧法中的一个破绽一剑带开了鬼泣战斧右脚一记逆风裂空踢向了刑天空门大露的胸口。

    现在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完全集中到了天空中对战的二人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地面上原本擂台的废墟处已经出现了一个木制的新擂台大与之前的擂台相若。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擂台中长着不少奇怪的树木却也不是太过茂密。而且整个擂台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在升高不断的向天空中对战的两人接近。

    再刑天见张天涯一脚突如其来来不及闪避下用斧柄下压间不容的挡住住了张天涯的逆风裂空。不过一个是蓄势待另一个仓皇变招高下自然立判。刑天只感觉到张天涯一脚中附带的剑气入体虽然及时用将其尽数震散但双手还是感觉隐隐作通手臂内的经脉已经受了暗伤。

    而张天涯也无法继续追击将战果扩大。一个翻身落回到擂台上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刑天道:“我这个临时制作的擂台质量还算合格吧?保证比先前的那个还要结实一些决非豆腐渣工程。”

    “起!”刑天没有理会张天涯的笑鬼泣向上虚挥早已经隐藏在地下的那道斧劲马上受到感应冲起由下而上向擂台上的张天涯斩去。

    而张天涯也在他挥动斧子的同时也喊出了同样的一个字“起!”。擂台上生长出的十几棵树木同时冲天而起缠向了空中的刑天。之后才向前猛冲躲避过了那到隐藏的斧劲。这就是他之前所布的局升高的擂台使刑天估计错了斧劲攻到的时间。

    刑天估计错了时间张天涯却没有犯同样的错误。在刑天引起底下隐藏斧气的时候十几棵树木就已经缠到。在刑天的全力躲避下还是被其中一棵缠住了双脚。为了能尽快脱身他只好挥斧斩断了缠在脚上的树枝。

    而这个时候张天涯已经来到了他的对面闪电般的一剑已经刺向了刑天额头上的奇怪印记。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毁了刑天的肉身在最后关头他完全可以控制住这一剑。要让刑天认输到为止就已经足够了。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刑天额头上的印记突然出一道刺眼的蓝光一些功力低者竟然被着蓝光罩得瞬间失明。这个变化不但张天涯没有想到甚至连凡事可以未卜先知的青帝伏羲也没有想到就连刑天自己也一样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