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疯狂蓝血

第一百九十八章 疯狂蓝血

    蓝光大盛的同时张天涯猛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劲迎面袭来连人带剑被震得飞跌回了擂台上胸口气血不断翻腾连天眼内原婴也被震荡了一下。好在他并没有打算下杀手出剑的时留有余地才没有受伤。平复了一下气学惊恐的抬头看去。暗道刑天居然还有这种力量他到底还有多少底牌?

    蓝光渐渐散去天空中再次出现了刑天的身影。此刻他的上身衣服已经被尽数震碎额头上的印记闪烁着晶蓝的游光道道蓝色的云气从身体不断散而出离开身体半尺后即变成蓝色的火焰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诡异恐怖。再看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已往的平和一对瞳孔已经变成了血红之色而且充满了凶暴的厉气。

    在张天涯的天眼下可以看出他的体内的血液都已经变成了幽蓝之色而且流动的度起码是正常人的一倍以上。血红色的一对眼睛低头看向了擂台上的张天涯嘴角挂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从嗓子眼里吼出了一个字:“杀!”

    强烈的杀气席卷而出看台上不少功力较低的选手竟然抵抗不住内心的恐惧感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的起来。功力高的也只能放出气势抵抗却无法将其化解掉。

    青帝看到也是眉头紧皱一挥手在看台空结成了一层保护罩将所有的观战人员都护在了其中。才把目光移回到擂台上打算看张天涯将如何应付这个突然的变故。

    张天涯也受到了刑天杀气的刺激毫不退让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杀气人未动杀气已经和刑天的杀气斗在了一处。天杀机斗转星移;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倾覆;天人合万化定基!如此强横的杀气却也只能与刑天斗个旗鼓相当竟然还渐渐出现了不敌的势头。刑天怎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恐怖?

    感觉到单凭借气势恐怕难以取胜张天涯马上再次飞天而起手中青天剑一化千万一招万化定基的剑招水银泄地般向刑天攻去。他这一剑是全力而出知道刑天现在的状态恐非方才可比张天涯不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刑天冷冷一笑手中的鬼泣战斧子以力劈华山之势硬生生的切如了张天涯的重重剑影之中。如果换了刚才他是断然不敢如此做的。但现在他竟然一眼看破了张天涯的剑法一斧刚好劈在了张天涯剑法的核心部位上。

    “锵!”一式毫无花俏的碰撞后张天涯连人带剑被再次劈落。这次要比上次来的更狼狈得多是后背先着地的随后还喷出了一大后血雾出来。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现刑天已经连人带斧子劈将了下来看气势上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非要将张天涯乱斧分尸才肯收手。

    看到这个情景精卫、白玉等与张天涯关系密切之人都马上惊得站立了起来打算随时出手救人。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这个距离上一切只能依靠张天涯自己了因为如果张天涯遇到危险的话他们恐怕根本来不及救援。

    知道刑天现在恐怕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张天涯不敢怠慢忙以左手一称地面身体急向后滑去滑到擂台边缘时一个翻身落下了擂台。因为面对这个几乎暴走的刑天张天涯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机会了。何况这个冠军他也并不是志在必得的。

    但是刑天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张天涯见张天涯后退马上收斧前冲度上自然要比以手称地的张天涯快上了许多。看到张天涯跳下擂台后也没有停下脚步一个急冲跟了下去一斧斜劈在张天涯的肩头上血花四溅!

    看台上的精卫和白玉看到这个情景都被吓得尖叫了起来精卫更是直接晕了过去。而白玉比起她来要更坚强一些祭起了昙裳和白玉轮“荡雷波!”一道碗口粗细的雷电直奔刑天而去。她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为哥哥报仇!

    而就在这个时候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幅八卦的图案将荡雷波无声无息的化去了出手的竟然是青帝伏羲!

    再看身上血花四溅的张天涯。不!应该是水花四溅才对因为张天涯居然的身体在被他一斧劈中后马上变成了一滩水散落地下。

    而那个八卦图案在阻止了白玉的攻击后转而将刑天罩在其中。无论刑天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青帝右手虚弹一道青光从指间射出打在刑天的额头上。刑天马上身体一震如遭雷击般颤抖了一下便平静了下来直接昏睡了过去。

    “呼!”这个时候擂台上一展大黑旗闪过露出了正在擦着嘴角鲜血的张天涯。原来竟是他在关键时刻用天冥旗遮住了身行又放出了一个水分身来吸引刑天。现在是刑天先主动跳下擂台的所以青帝宣布了张天涯的胜利。

    驿馆刑天的房间内。芳华紧张的看着张天涯替刑天施针完毕才关切的问道:“张公子刑天大哥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自从刑天睡去后她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现在眼睛里已经急出了泪水来了。

    张天涯无力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看到芳华眼睛中的泪水已经流了出来忙安慰道:“我只是不明白他暴走的原因而已至于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相信马上就会醒过来了吧。”

    似乎在证实张天涯的话刑天马上睁开了眼睛看到一屋子人后马上坐了起来像一个没事人似的。迷糊的摇了摇头道:“我怎么在这?华华你哭什么到底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都不话啊?”

    他这个样子到是在张天涯的预料之中于是微笑解释道:“也没什么比赛的时候你不知道怎么就昏了过去所以我赢了。”

    芳华这才反映了过来赶紧对刑天问道:“天哥你真的没事了吗?”

    刑天依旧爽朗的哈哈一笑道:“好得不能再好了就算现在让我再和天涯打上一场也没有任何问题的。”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话的同事还向张天涯挥出了一拳头度上并不是很快但拳出风气劲力到是十足。

    张天涯忙一个侧身躲过这一拳才伸手按住他的胳膊苦笑道:“刑天兄你现在最好不要和我开这种玩笑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哦?怎么……”刑天着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随后暴走之后的事情过电影般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了出来脸色马上变得惨白一把抓住张天涯问道:“天涯你的伤怎么样了?我想起来了我当初怎么会那样?”到最后痛苦之色已经浮现在了脸上。

    张天涯微微一笑道:“外伤、内伤都是全了不过也不算很重要不也不能帮你施针了。回去调息几天就应该可以痊愈了。”到这里转头对众人道:“我有几句话想和刑天单独谈谈麻烦大家先回避一下哈。”完主要看向了九黎族与刑天同来的蚩同和芳华而精卫、白玉他们几个来看张天涯的这个时候已经退了出去。

    芳华知道刑天在擂台上差宰了张天涯怕他乘机抱负听到张天涯的提议后把目光投向了刑天见刑天了头后才起身随蚩同一起离开。现在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张天涯和刑天两个人了。

    张天涯随手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才坐下对刑天问道:“刑天兄我们比赛的时候的事情你居然还能想得起来这让我感觉有些意外。”顿了一下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当然这是好的现象明你的情况比我预计的要好得多。”

    刑天听了苦恼的摇了摇头道:“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今天在擂台上突然不知道怎么了似乎头脑一片空白当时只知道你是我的敌人唯一的想法就是将你彻底的毁灭。还好我没有得手否则……现在想起来还一阵阵的感觉到后怕呢。”

    张天涯了头道:“你的情况我已经和师傅谈过了。不光是我诊断不出来连师傅都算不出原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我的剑气刺激了你额头上的印记才使你变成那样的。你的这种情况在我的家乡称之为暴走是一种仅仅存在于文学作品中的力量。”

    “暴走?”

    “是的。”张天涯回答道:“也就是体内存在一股奇特的力量一旦爆出来将获得接近无敌的实力。但是缺就是这种力量不是拥有者所能控制的而你的情况和这种法很像。所以我建议你还是找一样什么东西把额头保护起来在可以收自如前不道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乱用为好否则伤到你在意的人就悔之已晚了。”

    刑天了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句实话那种力量的感觉真的很爽呢。”

    “但那毕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也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了的。”张天涯也看出刑天只是随口于是马上改口道:“不如这样吧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取你一血出来以后有机会研究研究有可能帮你找出控制这个力量的办法也不定呢。”

    刑天没有什么犹豫马上头答应了下来。

    取过血液后张天涯便起身离开了。看着张天涯离去的背影刑天的双眼中充满了感激喃喃自语道:“自己的伤还没处理就先来帮我治疗。张天涯我刑天果然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

    而此刻张天涯拿到了刑天的血却有一种马上研究一下的冲动。如果真有什么收获的话不但可以帮刑天控制住那怪异的力量对自己在炼丹方面的领悟也会有新的提升可以是一种双赢的事情。

    可是他的想法虽然不错可是一出屋子张天涯就被凌飞等人绑架直接压回了屋子轮流帮他运功疗伤。张天涯终于还是无奈的放下了求知欲排出一切杂念配合众人疗伤。不过这样一来效果到是很明显的。一夜下来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

    第二天一早凌飞带着颛盟、禺海有熊国的应朝、风斯东夷国的蓝灵纷纷来向张天涯到别包括精卫姐妹都一起离开回国了。现在驿馆内一下子空了起来就连留下来的张天涯和后羿也分别搬到了帝宫和后土的行宫居住。随着他们的离开张天涯青天剑客的称号也被他们四下宣扬响编了神州。

    独自在房间内将功力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张天涯不由回想起了比赛以来所生的这么多事情。从对联暗斗到凶案生最后想到仪风、仪雨兄弟相残以及仪风临死前的忏悔。张天涯的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明悟但只是一闪而过却没能抓的住。不过他隐约的感觉到这丝明悟肯定和武学有关。

    这种明悟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张天涯自然不会笨到去冥思苦想既然已经错过了索性取出青天剑来到院子中演练了起来。剑法虽然看起来气劲纵横剑影交错但实际上都是他胡乱出的并没有什么章法。

    练了一会张天涯突然想到了天女魃的那卷八卦御剑图看看时间反正午饭还早索性一边回想着那上面的剑招开始继续演练了起来。起初每出一剑都感觉有些别扭毕竟他的剑还是喜欢握在手里的。与天女魃的御剑之术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越练到了后来剑法越是顺手经过不断的演练他已经将原本的剑法改得面目全非不过论威力的话肯定不会比天女魃的原版来的弱。待他功满收剑之时才现在忘我的练剑时伤势居然彻底痊愈了。而且他剑心的境界也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