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一章 多管闲事

第二百零一章 多管闲事

    一路南下张天涯并没有飞行赶路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用两条腿走路。伏羲要他入世他自认为自己从来都不算出世所以就这么一路走了过来并没有刻意的去如何入世。一路走来除了放走了搜狐倒也没有什么事情生。

    这一日张天涯来到神农国边境附近的一个镇上现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虽然他现在的修为完全可以做到辟谷但是长时间不吃饭的感觉张天涯还是觉得怪怪的。就算伏羲没有入世的吩咐他也更喜欢活得像一个正常人。

    秉着“哪家人多去哪家”的选择饭店标准张天涯找到了一个比较红火的酒馆。不过这样的酒馆虽然做的菜一般都很有特色但是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比如现在张天涯进入后现已经没有坐位了。

    这时伙计迎了上来热情地问道:“客观几位?”

    张天涯伸出了一根手指随后问道:“还有位置吗?”如果要站着吃的话他倒是宁可换一个地方或者少吃一顿也没什么关系。

    伙计看出他的意思面露难色的道:“客观你看现在的坐位都已经满了。”随后又提议道:“要不这样吧您老将就一下与其他客人拼坐可好。”如果进了门的客人就这么走了回头他肯定是要被掌柜教育一翻的。

    张天涯对此倒是觉得无所谓虽然他更喜欢清净但是为了入世还是决定忍了了头道:“好吧你快一。”

    伙计见他头马上高兴地道:“好的客观稍您稍等。”完转身而去。

    一会工夫他就给张天涯找到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同桌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看起来应该比张天涯大上三五岁的样子。桌子上菜并不多倒都不是便宜货色一盘炒肉两个素菜一盘鲜虾看起来倒是很经典的搭配。不过看他家伙的样子并没有吃上几口而是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手里拿着不知道在哪摘的一朵野花在随意的玩弄着。

    张天涯吩咐伙计上两个招牌菜再回过头时现那人已经从窗外把目光收了回来落到了他手中的野花上。并开始拔起花瓣来一边拔嘴里还念叨着:“回去不回去回去不回去……”看得张天涯有些好笑。

    看他似乎要用这种方法来决定某件事情张天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兄台你到底为什么事情如此烦心?”本来张天涯也非是好事之人不过他对入世的理解基本就可以解释成了多管闲事。

    那人听张天涯问才抬起头来露出了那还算有几分精气的目光。苦笑着解释道:“我是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我父亲病重要我马上回去。”

    张天涯头道:“百善孝为先你的确应该快回去不知道你父亲患的是什么病。实不相瞒弟也学过一些医术也许能帮上你什么忙也不定。”

    那人一听马上眼睛一亮随后又恢复了黯淡但还是对张天涯客气地抱拳道:“在下李伦多谢兄弟的好意不过……唉我父亲患的是痨病所以……”痨病就是现代的肺结核在现代虽然并不算什么但是在古代的时候却是绝症。李伦不知道张天涯学的是《神农百草经》自然不会对他抱有什么希望了。

    张天涯见他的样子也没再什么而是转头让伙计准备来了纸笔。

    纸笔拿上来后张天涯快写出了一个药方又把手伸进了怀里实际上是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根树枝放到桌子上道:“你依照这个药方抓药之后切半寸这根树枝一起三碗水熬成一碗。早、午、晚按时服用保证十天之内痊愈。”

    李伦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呃……这位兄弟不是我对你没有信心不过我父亲的病实在是……”

    张天涯反问道:“你父亲的病如果没有灵药的话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李伦神色黯然道:“父亲来信当地的大夫恐怕挺不过这个月了。”

    “那你还想什么?”张天涯理所应当的道:“横竖都已经没有救了为什么不试是一试呢用一个月的命来赌上一下。即使这是毒药也只是少活一个月不是吗?”

    李伦这才下了决心收起药方和树枝对张天涯问道:“这个药方和这个药材一共多少钱?”原来他之前一直怀疑张天涯是骗钱的骗子呢。

    张天涯有些哭笑不得道:“我看起来很像神棍吗?”摇了摇头继续道:“这个药材是我自己砍的药方也没什么你尽管拿去救你父亲好了。不过你要不把这个药方外传因为没有这树枝的话熬出来的就是一副毒药不但不能救人吃了还会死人的。”

    李伦听了后马上对张天涯失礼并再三感谢道:“真是多谢这位兄弟了还不知道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张天涯的名字现在在整个神州都已经很出名了青天剑的名号可以响遍了神州大地。所以张天涯没有出自己的真名而是随口编了一个名道:“弟张天天下的天峰的。”

    李伦抱拳道:“好名字多谢张兄弟了。不过……唉。”

    张天涯想起他起初拔花瓣的事情有些好奇的问道:“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李兄为什么还在叹气?”

    李伦苦笑道:“我其实是彩云飞乐队的席琴师现在乐队在神农国境内进行巡回演出这个对我们整个乐队的展很重要乐队离开我恐怕会有很大影响我现在还在考虑是把药方和信寄回去还是亲自回去照顾。”着又看了一眼手里已经被他拔剩一半花瓣的野花。

    张天涯听了也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以下问道:“你们乐队走什么路线?”

    李伦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感于张天涯赠药还是很客气的道:“我们先后经过……最后到上党作演出。如果我走了的话恐怕乐队就要在这里停上几十天了。唉这个选择真的很难呢。”

    张天涯听了了头道:“也罢。反正这个路线和我要走的路线差不多帮人帮到底你介绍一下我先去你们乐队代替你的位置吧。不过待你父亲痊愈后你要快回来毕竟我过段时间还有些自己的事情要处理的。”

    李伦听后惊讶得合不拢嘴不敢相信地道:“你还会弹琴?”

    张天涯了头心道自己先后经过了丁香和伏羲的指现在弹琴方面的造诣可以比之丁香也只高不底接替李伦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其实张天涯也是想起了之前伏羲对他过的话。当时伏羲:“天涯啊我帮你算过你的命运了无奈的算不真切。不过我送你一句话你要认真记下。”顿了一下伏羲沉声道:“人间冷暖过一切剑道中;十五剑意大成日天地大道得证时。你要完成全部的剑意就必须经历人生百态那才是你要走的路。”

    就因为伏羲这句话张天涯才决定客串一下琴师这个没有接触过的职业。

    见张天涯的样子李伦很不好意思地道:“张兄弟不是我信不过你。不过我的这个位置真的很重要可以是整个乐队的灵魂。张兄弟年纪轻轻而且还专于医道这个……呵呵多谢张兄弟好意了。”在他看来张天涯能挥手间开出治疗痨病的药方肯定对医学有一定的研究。然而业有专精弹琴对张天涯来恐怕只能算是一个业余爱好而已。

    张天涯微微一笑道:“还是信不过我。不如这样一会吃过饭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你来听听我的手法如何?”

    “张兄弟你这琴是……”李伦看到张天涯取出了伏羲琴很是诧异问道。

    张天涯忙打哈哈道:“呵呵不好意思拿错了呵呵不要介意哈。”这又取出了丁香送他的琴道:“这个才是我专用的琴呢。”可是他完才无奈现李伦看到丁香的琴的时候一样是两眼直勾勾的仿佛丁香送张天涯的琴也是什么神器一般。

    张天涯没有理会他沉迷的目光随手弹了一段抬头问道:“李兄你听弟这段还可以吗?”

    李伦听到张天涯的这段琴已经投入其中了他毕竟也是一个学琴的所以对这方面才更容易投入。听张天涯问话才恍然道:“张兄弟你到底是学医的还是学琴的啊?我怎么感觉你的琴声比我练了十几年的还好呢?”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天下的所有艺术都是有相通之处的只要你能掌握其中的境界任何艺术都可以得心应手的。怎么样李兄你认为我可以接替你的位置吗?”他现在已经对乐师这个职业有一定的兴趣了。顿了一下问出先前的问题道:“不过兄弟你的这两把琴都非凡品他们都叫什么名字?”着开始搜索起了自己的记忆希望可以找出张天涯两把琴的来源来。

    张天涯随口答道:“这个是伏……呃……它的名字叫扶摇听雨另一个叫丁香花。不过这两个一个是在下心爱的女子所赠另一个是恩师所赐否则李兄喜欢的话送你又何妨?对了我这支琴也很特别吗?”

    李伦很认真地道:“特别当然特别。你这个丁香花是用梧桐的中段制成的。而梧桐木天生最适合制琴了梧桐低部制琴为上品段制琴为精品这都已经很难得了。而张兄这把琴是以梧桐中段制成的乃琴中之极品实在难得啊!”着还一脸向往的神色。

    张天涯只是淡然一笑心道不知道李伦如果知道我另一把是神州九器之一的伏羲琴会以后什么反应呢?不过他此刻更想到记得在现代的时候传是十大甚器了为什么其中独缺轩辕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