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二章 群鸟齐飞

第二百零二章 群鸟齐飞

    “对不起张叔叔。”兰低下了头很心的道:“我起初还以为你真的要抢爹的位置呢所以才想把你吃穷。我……”到这里居然不敢再下去了。

    张天涯听了只觉得好笑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道:“你个鬼灵精。好了我又没怪你。走我们继续到别的地方去玩吧。”兰的想法让张天涯觉得很可爱并没有因此产生别的想法。

    两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晚饭的时间乐队的队长胡车正在大门口转圈孙娇也等在了大门口神色可以看出有几分焦急和他们在一起等的还有那个胡子周俊。一见两人归来胡车马上迎埋怨道:“我天啊你怎么才回来?演出已经快开始了大家都吃过饭了就等你们了。”

    张天涯听了有些差异的问道:“怎么我是第一个节目吗?”

    胡车摇了摇头道:“那到不是可是……”

    “好了……”张天涯马上道:“那不就结了总之不会耽误演出就是了。”看出这个胡车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张天涯对他话也没太客气。

    “年轻人话最好不要那么张狂。”话的是周俊着走了上来眼看就要出手教训一下张天涯这个有组织、无纪律的新人。可是他刚要伸手拿下张天涯的时候却现张天涯的目光已经看向了他的右侧腋下。

    身为武者的周俊自然知道那里正是自己这招的破绽所在不由心理一惊但他并不相信张天涯年纪轻轻就真有这分眼光。身体一转就打算再次出手却现张天涯的目光又移到了他这招的破绽上。

    一连几次皆是如此。周俊终于放弃了继续试探而是双眼紧紧的盯着张天涯冷冷问道:“你也学过武?”

    张天涯只是随口大了一个哈哈道:“也算是吧时候我比较调皮总喜欢和朋友们打架打得多了也就会了一。周师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哼!”周俊冷哼一声转身而去心道:光凭时候打架就能培养出这么毒的眼力来?你家的邻居都是开武馆的啊?不对就算是一般武馆的教头也不可能光看两眼就让自己不敢出手。你糊弄傻子呢你?

    与此同时在三苗国黑帝的帝宫御书房内。颛顼的面前跪着五个黑衣服人从他们骄傲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平时一定也是瞧不起什么人的。不过此刻面对他们的君王却都老实极了。

    黑帝淡然道:“听张天涯已经离开了太昊如今想必他的修为一定更进了一步。所以也将更加难以对付。本来他就已经是一个很棘手的人了现在还得到了青帝的真传如果加以时日的话……”

    颛顼的话只到了一半距离他最近的黑衣人马上恭敬的道:“陛下的意思我等明白!不过那张天涯的行踪飘忽不定我们要找到他恐怕并不容易。”上次张天涯就是这么跑掉的黑帝还怕水火二神再次出手不敢亲自用神志搜索就这么被张天涯跑了。

    听到那黑衣人的顾虑颛顼冷冷一笑让五个黑衣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寒战。才悠然道:“任何人都是有弱的张天涯也不例外。”着将桌子上的一个文件仍给那带头的黑衣人继续道:“与张天涯关系密切的人多数都有我们动不得的背景。但是我还是找到了一个例外就是这个叫丁香的女子根据调查张天涯在来三苗前曾经与她在一起相处了数个月之久而且为了这个女子不惜得罪神农国的青龙侯孟章可见关系决不一般。如果找不到张天涯的话可以从她身上入手。”

    那黑衣人看了一眼文件上丁香的画像马上头道:“黑一明白!”他们都是颛顼手下中比较厉害的角色名字也就是代号从黑一到黑五。

    要彩云飞的表演还真是不错歌舞表演都很有专业素质孙娇更是懂得一些基本的轻身功夫虽然内力几乎可以是少的可怜但是在台上飞来飞去看起来还真有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

    周俊的二胡拉得更是了得竟然让台下观众听得十分入神没有任何人出哪怕一声音来。看来他确实是有骄傲的本钱。

    直到周俊一曲完毕之后台下才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久久不息。这时对周俊的技术暗自称道不已的张天涯现队长胡飞已经乘着**走上了台去摆手压了压掌声才含笑道:“我们彩云飞乐队今天来到贵宝地演出多谢大家的捧场。下一个节目本应该是我们队里的席乐师李伦为大家献曲的。”听到这里台下的观众都愣住了什么叫本应该是李伦?难道现在有了变化不成?

    见观众的反映胡车略有些尴尬的道:“这个李乐师老家传来了消息他父亲病危。大家也知道李乐师是一个大孝子的所以只能向大家表示抱歉了。”

    张天涯听了暗笑这个老油条其实观众除了知道李伦的琴弹得实在不错外对于他是否孝心知道个屁啊?但是胡车这么一大家就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这简直就是洪荒版的“皇帝的新衣”嘛高实在是高!

    “不过!”胡车似乎很懂得控制观众的情绪见众人情绪低落马上道:“不过李乐师临走的时候帮我们找到了一个新的乐师就是这位张天张乐师!”着一指刚刚被孙娇推上台来的张天涯道:“他的琴艺绝对不在李乐师之下。下面就有请张乐师为大家献上一曲。大家欢迎!”着带头鼓起了掌来。

    但他这次的情绪调动并没有成功。台下会应他的却是一片口哨声其中还有人喊道:“下去吧!”、“这么年纪就敢当乐师?还要代替李伦以为我们那么好糊弄啊?”、“切我们只想听李乐师弹的琴强烈要求退票!”……

    在一片倒采声中胡车尴尬得一时手不出话来只能满脸歉意的转头看向张天涯。

    可是张天涯却丝毫不为所动度不变的走到了正位处转身坐下将丁香送的琴平放在了桌子上就好象下面的倒彩和他一关系也没有似的。而台下观众见到他这个样子喊得就更欢了有的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将手中的食物扔上台去。

    “嘣……”在观众的食物扔出前张天涯还是及时阻止了他们。用的只是轻轻的一声琴音台下的观众马上都安静了下来一时间落针可闻。伏羲琴音可控制人心张天涯虽然没有用上伏羲琴但对付这些暴乱的观众却也已经足够了。

    观众们被张天涯的琴音一震都安静了下来。不过张天涯并不想伤害这些观众所以他们马上都恢复了过来。没有给观众们再次喝倒彩的时间张天涯的琴声已经悠扬的响起了。曲调婉转起伏马上就让所有观众全身心的投入了其中。

    听了片刻之后观众们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睛全身心的投入在了张天涯的琴曲的世界里。此刻他们都仿佛置身在一个世外桃源之中四周三三两两的桃树天空中不时有鸟飞过给这世外桃源更增加了几分生气。

    随后曲风一沉变的细蜜流长观众们马上都回想起了自己一生中最温馨最值得回忆的事物。有些重情之人眼角已经流下了泪水。这就是张天涯此刻琴艺的境界即使不想控制人心也可以调动起人们的情绪并加以控制。

    琴声还没有结素但是观众们却都纷纷清醒了过来现在他们的脸上都没有一其他的情绪一个个都专心听着。不光是观众连乐队的人员也都无一例外。这时一个观众无意间抬了一下头马上惊道:“大家快看天上好多鸟啊!”

    众人闻言马上抬头看去果然现舞台的上方居然出现了成群的各种鸟环绕在张天涯的上空飞舞。但如此多的鸟却没有任何一只叫出声来仿佛它们也都沉醉在了张天涯的琴声之中一样。

    又过了一会的工夫曲调再变变的十分喜庆。而天空中的群鸟也随之生了变化各种五颜六色的鸟儿马上向更高的地方飞去最后组成了四个大字“国泰民安”让所有看到这个情景的人都叹为观止。

    曲毕。张天涯双手按在了琴弦上阻止了余音天空中的鸟儿过了片刻才依依不舍的散去。留下台下观众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先前对张天涯的不屑等情绪都烟消云散了此刻他们终于都承认了张天涯是比李伦更好的乐师了。

    演出结素后张天涯在剧团里的地位算是彻底得到了翻身。之前冷眼相对的人这个时候都热情的上来攀交情连想缠住张天涯学琴的兰都没有机会挤到他近前。现在对张天涯不算热情得过分的就只有孙娇母女和周俊三人了。不过即使他们三个看张天涯的眼神也已经出现了变化。

    对付这些苍蝇张天涯自然有他的办法。在现众人要围上来的时候张天涯就分出了一个水分身负责应付他们而自己则早回到了房间躲清净。进入屋后马上入定继续感悟起洛书上之前没弄明白的一些内容了。

    过了片刻张天涯心神一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道:“想入定一会也不得安宁周师傅你是怎么现我外面的那个不是我真身的呢?”按理就算和张天涯同样级别的高手也几乎没有什么可能看出水分身的破绽的除非是比赛时碰到的几个真正的高手。而这个周俊第一等级不够二来和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也是不可估计的他能现张天涯还真有想不到。

    “不好意思打扰了。”周俊着推门而入随后还不忘把门带上才回答张天涯的问题道:“那是因为你看了我的心胸。我确实有些不服你但那并不代表我会看你琴可以弹到你这种境界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热情的去招呼那些见风使舵的阿谀奉承之辈呢?”

    “那是我人之心了。”张天涯随后问道:“不知道周师傅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总不会是特意来炫耀一下你看出我的分身来了吧?”

    周俊也不在意只是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混进我们乐队的目的。”不等张天涯否认就继续道:“以你的武功境界还有琴艺造诣怎么可能甘心呆在我们这样的一个乐队呢?不要告诉我你只是为了帮李伦我虽然在任何方面都不如你但也请你不要把我当成傻子。”

    “体验生活。”张天涯也不管周俊是否能听懂但是大体意思想来他应该能明白。顿了一下继续道:“我的修为遇到了瓶径也就是现在停歇不前所以我想在这里找到一灵感。再你们乐队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成为我的‘目的’的东西不是吗?”

    周俊这才释然的头道:“既然如此是我多心了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