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三章 怒闯军营

第二百零三章 怒闯军营

    周俊走后不久张天涯再次现有人到访。这个时候张天涯的分身已经摆脱了纠缠被张天涯收了回来所以其他人也知道要来这里找张天涯了。这次来的是孙娇和兰不过张天涯听出兰的心跳比平时要快很多呼吸也很急促而且很不均匀似是刚刚哭过。

    张天涯本想去开门或直接叫她们进来。不过想到自己还是不要太过暴露低调的好。他可不想被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会武术周俊虽然知道了但相信他也不会到处张扬的。所以张天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等着她们敲门。

    “当!当!当……”张天涯暗想她们果然是来找自己的。马上起身开门热情的招呼道:“原来是嫂子和兰啊快请进。”话时现兰的眼圈通红手里那拿着自己白天给她买的长命锁心思一转忙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同时暗怪自己疏忽了。

    果然一进屋兰就走上前来双手把长命锁送到张天涯面前道:“张叔叔这个长命锁还是还给你吧。”

    张天涯听了并没有马上接过而是转头对孙娇道:“嫂子你不是就因为这件事情批评了兰吧。这个是我送她的并不是她向我要的嫂子你还是不要怪兰了。”完又一笑道:“而且我现在还没有成亲更不会有孩子了收回这个也没什么用就让兰留下吧。”

    “不!”孙娇马上坚定的拒绝道:“张兄弟我虽然见识并不多但也知道这块玉的价格绝对是要按仙石币来计算的。你已经帮了我们家太多的忙了这份大礼我们万万是不可以收的。”

    张天涯看了一眼兰有些舍不得的委屈样子再次开口道:“嫂子我当初也是看这块玉上有高手雕刻的法阵这个法阵我以前见过有养生辟邪的效果而且对我来这钱实在算不得什么的嫂子你就不要再客气了。”

    “这……”听到可以养生辟邪孙青终于有些犹豫了。因为上古的医术还不十分达孩夭折的情况很是常见而有了这个玉配基本就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这些事情了。能保兰的平安孙娇不动心才怪。

    张天涯看到她的表情转头微笑着对兰眨了一下眼睛后者吐了吐舌头作为回应。不过孙青的下一句话马上就让张天涯和兰郁闷了:“那就多谢张兄弟了。不过钱我一定会凑齐还给张兄弟的。”

    兰听到吓了一跳忙道:“张叔叔你还是收回去吧张叔叔的琴弹得那么好听如果你肯教兰学琴的话兰就已经十分高兴了。”以前只现这个鬼灵精很有意思没想好还这么懂事。

    不过张天涯听到却已经有了主意蹲下来对兰问道:“你真的想学吗?”

    “是啊!”兰听到张天涯如此问马上高兴的回答。

    张天涯了头道:“那你以后就算是我的记名弟子了虽然我只能在这里一起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过我会尽力教你的。”着一推长命锁道:“而这个就作为我的见面礼好了嫂子这次你没有办法推辞了吧。”

    孙青也只能无奈的道:“那就多谢张兄弟了。”

    兰很聪明特别受李伦的遗传音乐天赋更是不错。很多东西一教就会比当初张天涯学的时候就要快得多了。有了这样的弟子张天涯教起来也很轻松在没有演出的时候一个教的得开心一个学得认真日子过得到也很愉快。

    不过快乐的日子总是会出现一些让人郁闷的事情张天涯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在台上弹琴的时候为了逞一时之快弄得太过张扬了。现在张天涯已经深刻体会到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了以前在江湖和修行界还都要差上一些可是如今……

    “张叔叔队长又送画来了。”在院子里练琴的兰突然开口叫道。

    张天涯一听这句马上就感觉到一个头两个大无力的仰在椅背上一拍脑门骂道:“哦my**!”从窗户中看到胡车笑嘻嘻的面孔又补上了一句“孟德!”没等胡车进屋就很不客气的道:“我过多少次了再有这种东西直接帮我推掉不就好了吗?”

    胡车丝毫没有生气的走进屋来笑吟吟的道:“呵呵天啊你也不要那么大脾气嘛。你来看看这个如何?”着把手里的女子画像送到了张天涯眼前。

    张天涯随意的扫了一眼差没吐出来没好气的对胡车道:“你的就是这个?这个挂在门上能辟邪贴在床上能避孕!我老先生麻烦你有公德心好吗?我可是刚刚才吃过饭啊!”外面的兰听到他们的争吵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弹起自己的琴来。

    “你不要这么嘛。”胡车马上解释道:“这个可是这里驻军王将军的独生女儿啊。”

    张天涯不解的问道:“那个王将军是猪精吗?怎么还有这种遗传基因?”

    “遗传基因?”胡车虽然不明白但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马上劝道:“你想想这个王将军可是青龙军中的高官如果你攀上他的话以后……”

    听到这里张天涯真有一种想扁胡车一顿的冲动。马上挥手阻止他继续下去道:“我最后再一次我没兴趣!”

    胡车有些无奈的道:“我先前给你找过一些漂亮的你不要我以为你是嫌她们没有背景。可是我现在找来个有背景的你还是不要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天涯很是不耐烦的道:“我什么都不要以后这方面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操心了。我想我的婚姻还轮不到你来帮我做主。”完坐下端起了茶杯。现在他终于忍无可忍决定送客了。

    不过胡车虽然看出来他的不耐烦但还是尽最后的努力道:“可是这个将军的面子如果你都不给的话万一他找上来……”

    张天涯摆了摆手道:“那我就和他谈一谈神农国的律法队长你还是早回去休息吧。”

    送走了胡车张天涯也觉得很是郁闷于是交代兰好好练琴后就决定出去走走。一出客栈大门居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好蛋!”居然是精卫的声音张天涯疑惑的看了过去却现她已经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张天涯不放。

    感觉到香体如怀张天涯感觉**一阵冲动忙静下心神将冲动压下后才安慰道:“精卫先放开吧这里好多人看着呢。”嘴上虽然的好听但是张天涯也不自主的抱住了精卫心理舍不得她离开。

    精卫听了张天涯的话才清醒过来抽身退出了张天涯的怀抱开玩笑似的道:“你刚才那句话应该是女孩子才对吧。你以前讲的故事里全部都是这个样子的。”

    “那谁让你不我只好替你了。”精卫离开的时候张天涯突然感觉到一阵空虚但还是马上恢复了过来半开玩笑的了一句。随后又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应该在上党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对了。”精卫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目的忙道:“我这次来主要是听这里出了一个弹琴可以招来鸟儿的高手嘿嘿你也是为了这个来的吧?你见到了吗?”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盯着张天涯。

    张天涯感觉有些好笑道:“你要找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过你千万不要乱哦我是来体验一下生活而已所以我的身份暂时保密。”顿了一下四下看了一眼道:“本来还想出去转转的不过算了见到你什么郁闷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走我们进去吧。”

    走了两步张天涯又在精卫耳边低声提醒道:“对了我现在叫张天。”

    走在院子里张天涯奇怪的现兰居然不见了而且还不是自己离开的。因为兰每次离开的时候都会把她父亲的梧桐琴一起带走。可是现在梧桐琴还好好的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张天涯马上生出一个不好的预感忙上冲进了屋子里现在自己的书桌上放着一张纸条用镇纸压着。

    马上拿起一看上面愕然写着:

    想见徒弟请来军营一叙——军偏将田归术。

    随手用剑气将纸震得粉碎张天涯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冷笑道:“好我今天就去看看你这个猪精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精卫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这次他是动了真怒作为一个正规军的将军居然干起了绑架勒索的事情来他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为何物?

    早在张天涯拿起纸条的时候精卫就已经跟了上来纸条上的字她也看得清清楚楚知道张天涯动了杀心忙道:“好蛋我也和你一块去。”

    “可是……”

    张天涯刚想拒绝精卫忙道:“好蛋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你以为神农国的人还有人敢动我吗?”

    张天涯见他态度坚决只好头答应了下来。不过想下精卫的也对她可是神农国的公主向她出手的话无疑是成为反贼的最快捷径。这么想来根本就不用为精卫担心了那样的话嘿嘿今天很可能要第二次在神农国用尚方宝剑杀人了。

    来到军营张天涯现对方已经严阵以待了。大门的守卫一见张天涯便直接放行而后面道路两旁的人却都拿着长柄大刀见张天涯到来纷纷举起交叉在道路当中的上空。如果中途有人一声令下的话路中之人很可能直接被直接分尸。

    看到这个情景张天涯知道是天归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冷哼一声早已深藏体内的剑心气势突然而出整个人再次化身利剑气势上居然要比当初在太昊比武之时还好强上许多。他和精卫所过之处连旁的守卫都忍不住退出了老远才勉强坚持没有被他的气势压倒。

    此时坐在大帐内正位的田归术也现了这股逼人的气势心里暗惊:“难道这个张天还是一个高手?这下麻烦了。”不过再看了一下四周才释然的自我安慰道:“不管他是什么高手在这军营里难道还能掀得起什么风浪来不成?”

    张天涯和精卫两人排众来到大帐篷前。张天涯更是嚣张的一脚将门踹开看到坐在正位上的胖将军又扫了一眼一边被两个军官挟持的兰冷笑道:“绑架勒索这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而且还是在军营里哼看来青龙军的军纪还真不怎么样!”

    那胖将军听了哈哈一笑像没听到张天涯的挖苦面色如常道:“张乐师果然有胆识不过你似乎忘了现在自己在什么地方了。”顿了一下再次露出难看的笑容道:“我是开玩笑的张乐师不要介意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如何?”

    张天涯了头道:“可以不过你先放了兰。”

    田归术心想张天涯现在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何况自己已经在兰的身上布下了一个禁制张天涯也决然解不开的。于是才对旁边挟持兰的两个军官了头两人马上会意放了兰。

    “张叔叔我怕。”兰一被放开就哭着扑进了张天涯的怀里。

    张天涯从看到兰的第一眼就现了她被人下了禁制忙随手将一道五行元力打入她体内运转一周后就将禁制解开了。冷冷的看了田归术一眼道:“好垃圾的禁制!”后者听了瞳孔微微收缩却没有什么。

    兰一脱离危险马上恢复了过来转头好奇的看向精卫道:“张叔叔这位漂亮的姐姐是谁啊?之前胡伯伯拿了那么多画你都不喜欢难道这位姐姐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