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四章 再斩再奏

第二百零四章 再斩再奏

    (昨天晚上家里的电脑不知道除了什么毛病一切运转正常就是无法连接网络。还得我连这一章都是玩忽职守出来传的。晚上不知道单位的机器可以不不行的话可能要等到明天一起传了。不过大家放心章节数绝对不会少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张天涯忙弹了她一指头组织她下去道:“人鬼大。你叫她俞姐姐好了。”精卫看到兰后也马上喜欢的将她抱了过去开始逗她玩。

    “咳咳……”见到张天涯三人将自己直接忽略田归术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来提示自己的存在:“其实我用这个手段也无非就是想请张乐师谈事情。我希望你可以脱离彩云飞乐队加入我们青龙军在过年的时候向青龙侯献曲。这可是你平步青云的好机会不知道张乐师意下如何?”

    “没兴趣!”张天涯话的时候连头都没抬起因为他根本就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田归术终于达到了忍耐的极限冷冷的威胁道:“你认为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没当张天涯答话精卫就起身反问道:“居然绑架威胁仗势欺人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和我讲王法?”田归术语气十分不屑似乎听到了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你爹是大将军我就和你讲王法!”

    精卫对此默然答道:“我爹是炎帝。”

    田归术听后大惊不过马上又恢复了过来哈哈大笑一阵后才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们看我的样子像是个傻子吗?”

    张天涯毫不客气的抢白道:“像!”

    田归术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张天涯侮辱而且现在再没有和谈的可能终于恼羞成怒道:“居然感冒充公主罪犯欺君给我把他们拿下。”他现在是绝对不愿意相信精卫是公主的因为那样的话罪犯欺君的那个人就是他了。他吩咐一下两个军官就把出配刀杀了过来。

    张天涯一个闪身迎上了田归术手下的两个军官取出宝剑的时候才现自己拿错了居然随手的将青天剑拿了出来。再想换剑的时候对方两人已经杀到只能腿影一闪将两人踢飞出去。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换好了尚方宝剑两寒光追击而至。

    两个军官落地后马上跌倒地上手中配刀掉落地上出微微的声响。两血红在他们的眉间出现并不断扩大刚才还在挟持兰的两个军官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两具尸体!张天涯早已经有了杀心现在出手自是不会留情的。

    不过他杀人杀得爽了却忽略了另一个问题兰还在这里呢!如果被她看到这样残酷的场面肯定会在她弱的心灵上留下阴影对她以后的展很是不利。想到这个可能张天涯马上回头瞧去却现精卫早已经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并阻止了问题的生。她在张天涯出手前就已经握出了兰的眼睛。

    田归术没想到张天涯真的敢出手杀人被惊得呆了一呆反映过来的时候他的两个手下早已经去阎王殿报道去了。这才指着张天涯怒道:“你你居然……居然敢杀害青龙军的将领你可知道我们的主帅是孟将军你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到底有没有把青龙侯放在眼里?”他知道自己不是张天涯的对手所以连青龙侯都搬了出来。

    张天涯却轻轻的弹了一下手中的尚方宝剑出一声清亮的剑鸣才无所谓的反问道:“你们企图对精卫公主动手到底有没有把炎帝放在眼里?见到尚方宝剑还不下跪似乎真的没有把炎帝放在眼里呢。”

    田归术不服道:“你们居然敢冒充公主还用这把破剑来冒充尚方宝剑你们的胆子不啊。”其实他虽然不信张天涯手里的真是尚方宝剑但他连张天涯刚才是如何出手杀了他两个手下的都没看清楚自然不敢怀疑张天涯有能力杀他所以他故意废话拖延时间心理祈祷这他的头上司快来救他。

    “助手!”张天涯的杀气已经外放那些普通的士兵并没有感应到可是远在大营外的一个人却已经感觉到了并开口阻止同时向营帐这边冲了过来。来人知道这样的杀气绝对不是田归术那种货色可以出来的所以才这么急于救人。

    可是但张天涯自然不会给他机会一听到外面的人叫喊马上出手一剑刺向田归术的咽喉。后者虽然不济好歹也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了感觉到危险连刀都没来得及拔出就带鞘一起迎向了面前那把握得不是很准确的剑光。

    张天涯冷冷一笑尚方宝剑巧妙的划出一个弧线犹如新月绕过对方带鞘的刀直刺在他的咽喉上。右脚同时踢出附带剑气直接冲碎了他的金丹并将他踢飞出去。田归术砸碎一张桌子后满脸恐惧的看着张天涯瞳孔开始扩散。

    将尚方宝剑回鞘张天涯冷哼一声道:“如果被你这种货色逃出十步之外我青天剑的这个名号以后也不用要了。”

    刚刚喊住手的人这时冲进了屋子却刚好看到张天涯收剑话的一幕而田归术三人眼看已经没救了。对张天涯在他喊住手后还杀人来人感觉很是气愤不过看到张天涯手中尚方宝剑的时候他还是忍住了。他可不是田归术那个垃圾尚方宝剑是真是假他还是分得出来的。忙向张天涯行了一个军礼后恭敬的道:“下官乃孟辽将军的偏将赵莽不知道张巡案为什么要杀了这三个人?”

    听到张天涯自报出青天剑的名号他就算再笨也马上猜到了眼前这个外表无害的青年就是这两年被誉为神州十大杰出青年之天下第一破案高手青帝的入室弟子神农国的八府巡案张天涯了。

    张天涯头道:“还算你有见识。他们身为军官知法犯法竟然绑架一个女孩来要挟我。根据神农国律法第三卷第四十二条规定绑架勒索者罪名一旦得到证实罚充军三年。他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再这妄图对本官行刺。而且……”赵莽听了暗骂这几个家伙找死这几条加起来已经够他们死上几次的了还“而且”?

    张天涯不管他的惊讶举起尚方宝剑继续道:“他还本官手里这把剑是破剑不知道这些罪名叠加起来够不够一个死罪呢。”赵莽听到这里心是彻底的凉了前几个加起来就已经都让人郁闷的了。现在可到好有加上一个欺君之罪。看来田归术他们是铁白死了。

    不过赵莽还是作为一个偏将本分的道:“这个…下官不太了解神农律法孟将军马上就回来了可否请张巡案稍等片刻待孟将军回来与您理论。”不管结果如何他觉得这件事情确实不是自己可以做的了主的。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我马上还有演出孟将军回来如果对我的处理有什么不满的话可以让他来客栈找我理论告辞!”完带着精卫与兰转身离开赵莽对此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毕竟他如果敢阻止的话田归术很可能就是他的榜样!

    出了军营精卫才放开兰的眼睛。后者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但听张天涯杀人和亲眼见到毕竟是两回事加上张天涯出手干净利落对方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自然无法影响到兰的情绪。被放开眼睛后马上好奇的打量着张天涯道:“张叔叔原来你还是一个大官啊而且官应该还不最后进来的叔叔好象很怕你的样子呢。”

    张天涯温柔一笑道:“这个自然了不过你回去后千万不要乱哦。这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好吗?”如果让一个孩子保密秘密这个借口无疑是最好的了。张天涯现在总不能告诉兰自己的真名叫“逗你玩”吧?

    兰条皮的伸出指吐了吐舌头道:“好啊我们来打勾勾。”

    由于张天涯临走前已经将字条毁去所以众人现张天涯和兰都不见了还以为是他带兰出去玩了呢也没有多问什么。反到是胡车看到精卫后大笑张天涯不地道有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害得他瞎操心。得精卫脸红欲滴羞赧难当。

    晚场的演出如常进行精卫由于张天涯的关系被安排在了一个最好的位置上。所有的演出结素轮到张天涯出场的时候她是叫好叫的最响亮的一个。听得张天涯暗自摇头决定以后一定要告诉他这样对嗓子不好!

    与第一次演出一样张天涯很好的控制着观众们的情绪也招来和很多的飞鸟配合有精卫观看他表演得可以分外买力。可是就在他专心弹琴心无杂念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个能量波动正向这边而来而且有几分熟悉应该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孟辽了。

    想起了孟辽张天涯不禁也生出了一丝战意正在弹琴的手指上不自觉的生出以道剑气来将一根琴弦割断。

    “嘣!”一声难听的音符将所有沉醉在琴音中的观众惊醒。都惊讶的看着台上的张天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而张天涯这个时候也是一惊忙掐指一算心里的惊恐更甚忙对台下的精卫道:“精卫孟辽已经过来了你帮我应付一下吧我必须要赶紧离开去救一个人。”没头没尾的了一句马上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了舞台上。

    张天涯走后台下一下子乱了起来纷纷对张天涯的突然消失出无数的猜测更有甚者更多的是对他中途离开表示不满。纷纷要求退票云云……

    精卫虽然对张天涯的离开也很怀疑不过还是决定想帮他收拾一下这个烂摊子。因为在她看来“好蛋”要做的任何事情都一定有他的道理的。翻身跃上舞台用甜美的声音道:“刚才张天乐师遇到了急事就让我来代替他完成这个演出吧。”她此话一出台下吵闹的观众马上都安静了下来与张天涯第一次的待遇截然不同。看得胡车等人不禁暗自叹息美女的力量永远都是这么强大。

    精卫的表演很是简单她只是取出了七彩羽扇从中召唤出一只鸟来。这次召唤的是一只灌灌依靠歌声来捕捉猎物的奇特飞鸟。其实这种鸟的歌声并不好听但是其中却附带这一种魔力可以使猎物沉醉其中心甘情愿的被杀死。

    精卫这还嫌不够骑上已经开始唱歌的灌灌的背上飞上了天空中又召唤出了扇子内的另外六只珍禽:

    “何妨妖孽?竟敢再此撒野!”一声暴喝将所有的观众从灌灌的歌声中惊醒了过来。来的人正是孟辽他路上突然感觉到张天涯的气息远遁而去于是马上加快了脚步打断看个究竟而当他赶到时却刚好看到精卫的表演以及七只珍琴满天飞的壮观场面。于是才决定先来个下马威大喝了一声。

    精卫翻身从鸟背跳落下来站到舞台上才不悦的对孟辽问道:“孟将军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孟辽一惊连忙跪倒道:“孟辽见过精卫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