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七章 死极之力

第二百零七章 死极之力

    大地狂啸是土系法术中并不常用的一种法术会的人也是极少。因为这招必须有原婴后期的修为才勉强可以出而要使其具有威力那施术者必须要有度劫期的修为。而与要求相比它却只能从地面起灵活性上比起一些飞沙走石来要更受限制。对于能出这样法术的人来他们的对手也多是同级别高手这样力从地起的法术作用实在是……

    不过相对于弊端它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最基本的两就是攻击范围更广可以大面积的杀伤敌人而且威力也要比一些其他法术厉害很多。所以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大地狂啸无疑是最合适的了。此招一出这个谷的地面马上开始震动了起来无数突石从地面升起。把所有人都例入了攻击目标。

    这个所有人中也包括丁枫和白。早在比赛一开始张天涯就已经暗自放出地芒隐藏在两人身下准备随时对两人进行保护。不过在见过黑五和黑三拼命的状态后张天涯现这样也不是很有把握能保护他们无恙起块突石头刚好向两人刺去地芒马上生出反映形成一个藤球将两人包裹在其中被突石弹飞出老远。只有远离战场对他们来才是最安全的。

    受到张天涯重照顾的除了丁枫和白外当然更主要的还是正向他起攻击的黑二了带有菱刺并经过张天涯法术特殊加持的突石带起一片尘烟连绵不绝的向黑二刺去黑二虽然对敌经验十分丰富功力也绝对不弱但面对如此攻击一时间还是被拖延住了。

    而与此同时最主要的攻击终于到了目标竟然是张天涯自己。这次的突石并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尖刺而是一个外表相对比较平滑的石头。但是作为攻击的主力它其中包含的土系元气却是最多最强的一个占据了整个这一招的近一半的元力从张天涯的脚下打入他的体内。

    “嘭!”张天涯整个人被直接轰飞了出去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自己出的土系原力还在不断在他体内肆虐破坏着此刻他受的伤也已经极重。不过他的目的也终于达到了土克水由于土系元力返功化身生命之水的黑三更是受不了在没有一准备的情况下他的真身硬是从生命之水中被打得脱离了出去。而带有他一身修为的生命之水却还缠在张天涯身上。

    失去功力的黑三身体打转的向地面跌落下去被一块突石穿胸而过当场毙命!

    而这个时候《弱水真经》天下水系之总岗的威力马上显露了出来在自动运行下竟然把黑三留下的生命之水当成了高浓缩的天然水系元气疯狂的吸收了起来。而失去意识的生命之水不但无法组织被吞噬的命运连对张天涯的约束力也已经失去了。

    “老三!”、“三哥!”两声惨叫出自黑二和黑四口中他们五兄弟在黑帝手下做事几百年其中感情早已经过了亲兄弟而着片刻工夫就连续有两个阵亡。使得他们彻底失去了理智纷纷用出了自己的拼命招数。

    黑二:“原婴燃烧原火吞天!”

    黑四:“透支本原劫风怒嚎!”

    两个家伙这个时候两眼通红根本就是一幅拼命的架势黑二的原婴马上开始燃烧直到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团白炽的火焰化身一条火龙向张天涯烧来。所过之处连地上的突石都被瞬间融化了。可见黑二燃烧生命形成的火焰的确不是闹着玩的!

    而另一边黑四从体内卷起一阵飓风第一个先将自己的身体撕得粉碎带着漫天的血雾想他的对手蝶舞卷去遇到到突石马上化作飞灰没有一反抗的能力。

    面对如何攻击张天涯眉头紧皱一时间竟也想不出有效的应付方法。虽他最擅长的是水系法术刚好克制黑二的火。可是偏偏黑二这火是用生命换来的而且他的修为本也比张天涯来的高两者相加张天涯还真没有多少信心可以抵挡得住。

    而另一边与张天涯并肩作战的蝶舞却比他要更潇洒得多。在她不屑的目光中似乎根本就没把黑四用生命刮起的飓风放在眼里。身体轻轻向后飞起两肋马上生出了一双碧如翡翠的蝴蝶翅膀冷哼一声道:“蝴蝶的翅膀才是风中至极的威力和我来这套切孟德!”在张天涯体内的时间长了蝶舞居然连这句都学会了。

    翅膀一煽一道微弱的清风从她翼下刮出看这风的架势能否吹歪一根草都是问题怎么可能与黑四的飓风相提并论?但看她自信的面容似乎这股微风肯定可以将对方的飓风拿下一样。

    果然在微风刮出后马上生了变化在蝶舞煽动翅膀的时候还只是一道的微风而已但一经煽出马上开始迅膨胀。离开蝶舞身前三尺的距离风力已经十分刚猛了离开五尺后就已经卷成了龙卷风。在接触到黑四的飓风时已经变成了比之更大、更猛的罡风顷刻之间就将黑四的飓风撕得支离破碎。只有黑四惨叫出的半个“不!”字在众人而边久久不能散去。

    张天涯面对黑二卷过来的白炽火龙却没有什么好的应付办法只能支起一面冰墙努力的抵抗着。可是那白炽的火焰似乎并不畏惧冰墙而且对付冰墙也不是靠温度将其融化因为它甚至可以使张天涯支起的冰墙也燃烧起来火势则越来越强。

    火焰中黑二的声音狂笑道:“哈哈张天涯这次看你还有什么办法?我用生命燃烧起来的火焰可以燃任何东西也包罗你的水和冰乖乖的受死吧!”狂笑声中火龙的攻势力更猛了张天涯只能尽力躲闪以求自保。每每到关键时刻都放出冰墙来抵挡。

    张天涯之所以明明知道冰墙可以被燃却依然继续释放是因为他现了对方的一个破绽需要证实一下。如刚才黑二所他的火焰可以燃任何东西张天涯虽不相信但也知道自己恐怕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挡的住但那样的话黑二只要将地面全部燃再向空中展张天涯恐怕最后也难免被劫火焚身的命运。但是黑二并没有这样做他只是燃了张天涯用来防御的冰墙。这明什么?

    这明他每燃一样东西都要有一定的消耗!具体消耗的是火焰的热量、是原婴的灵力又或是其他的社么东西张天涯并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消耗的肯定有的。于是张天涯开始不断的释放冰墙来和对方打起消耗战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久久没有出声的曳影终于开口道:“他每燃一样东西的确都有消耗的而且消耗都非常大。但即使再如何消耗保守的估计他至少还可以支持一个时辰以上。在这一个时辰里你如果一个不心沾到了一火苗都将付出很大的代价。”

    曳影的张天涯又如何能不明白?何况见久攻不下火龙已经一分为二张天涯周旋起来比之前更吃力了许多。听到曳影的话只是在心里苦笑会应道:“为之奈何?”话时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而这个时候黑五的阵法已经结素黑一的脸色恢复了红润原婴重新结成而且融合黑五的能量后比之前更强大了一些。黑五本身却油尽灯枯连灵魂都已经不付存在在黑一的功力一次激荡下彻底化作了飞灰万劫不复!

    本想赶过来支援张天涯的蝶舞这个时候也现了黑一恢复了过来忙运功催动炼妖壶欲在他完全恢复过来之前将其收化。

    感觉到炼妖壶的强大吸力黑一猛的睁开眼睛见他几个兄弟死的死燃烧原婴的燃烧原婴黑一悲从中来猛然起身沙哑着声音道:“想我五兄弟不求同生但求共死。今天你们先走一步哥哥我随后就到极铁道!”着身体迅变黑皮肤已经开始金属化了炼妖壶的吸力再难对他造成大太的影响。

    可见他也和他几个兄弟一样已经拼上了性命!

    见到蝶舞的攻击张天涯不禁暗骂自己笨蛋。一直以来他都很少喜欢依靠其他法宝战斗似乎在内心深处还有些怀念当初穿越之前那一剑挑天下的豪爽。能用武功解决的事情他一向很少使用法宝。以至于现在面对火龙竟然忘记了伏羲琴的存在。

    想到这里张天涯在一边周旋并释放冰墙、冰盾的同时左手也开始拨起了伏羲琴的琴弦一个个震慑心神的音符出虽然还无法毁灭炽火龙却也可以减缓它的度使张天涯现在周旋起来变得游刃有余。

    “这样还是不行!”话的还是曳影:“黑一现在已经将自己的身体和原婴彻底的金属化了而以你现在的修为造化玉蝶能挥出的实力也十分有限很难伤到他。相反还很可能被其所伤。你一定要战决因为你的武功刚好可以克制黑一。快解决了这两条火龙收回造化玉蝶直接攻击黑一的要害就可以他的要害在眉心!”

    张天涯听了苦笑回应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无法伤到那条火龙更村准确的那臭龙现在根本碰不得你叫我如何消灭?”

    “切!”曳影大咧咧的道:“我要你对付他自然有应付的办法。我这断时间也曾和你的造化玉蝶交流过你还记得当初与须佐比武的时候你那个阴魂什么的绝代吗?”

    听他一提张天涯马上想起了当初他就是靠这一脚把须佐给“净身”了的。而且踢出那一脚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能量变得有些怪怪的想到这里忙道:“你指的是那种让人很不舒服而且还不出怎么不舒服总之是怪怪的能量吗?”

    “你的形容还真贴切呢。”曳影一笑道:“我指的就是那个你学习《弱水真经》的时候应该记得里面有一种力量叫死极之力吧?那个时候是造化玉蝶帮你引出来的仔细回想一下那个感觉那就是这炽火龙的客星!”

    张天涯听后依言抛开一切杂念包罗对蝶舞甚至丁香的担心静心回想起了当初在三苗国黑帝帝宫内与须佐决斗的情形来。当时须佐被张天涯逼得几乎暴走不顾身上的伤势也要将张天涯重创。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那股力量突然出现了。

    那力量来自于张天涯原本《弱水真经》的能量力量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很奇怪就好象没有了一丝生气完全是一股死亡的力量。想到了这种感觉张天涯不仅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死极之力吗?”

    想到这张天涯体内的力量也开始随之变化从生机勃勃变得死气沉沉。这种郁闷的感觉让张天涯很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必须坚持着。一会功夫让张天涯觉得特别的漫长直到原婴周围的所有能量都变成了死极之力连天眼那一道金线也变成了暗灰色张天涯才停止了转换。

    俯身落地张天涯看着一左一右迎面向自己呼啸扑来的两条炽火龙嘴角泛起了一阵冷笑在两条炽火龙已经卷到他身前不足三尺的地方时才双掌其出向两条炽火龙拍出两掌暗灰色的冰雾来。

    奇怪的事情生了本来嚣张无比的两条炽火龙在冰雾的作用下居然瞬间被熄灭没有留下一的痕迹就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甚至连最后呐喊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张天涯看了不禁暗自叹息:“这种可怕的力量难道就是死极之水的威力吗?太可怕了……”他此刻终于想到须佐被自己提爆的玩意恐怕永远也没有复原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