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八章 终结者

第二百零八章 终结者

    消灭炽火龙后张天涯没有多做停留马上转身向黑一和蝶舞的战场冲了过去。此刻的他情况可以是十分的糟糕。先被自己的大地狂啸所伤的经脉还没有来得及调息复原。又吸收了黑三的生命之水也没来得及条理这个时候还并不十分听话。现在的死极之力一也感觉十分难受不过好在他马上就将其转变了回来。

    而蝶舞现在的攻击手段似乎对黑一的用处都不是很大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她已经落入了绝对的下风了。而且她为了不让张天涯分心更是一步不让的坚持着已经有次险些受伤了。地面上鼓起山一样的金属利刺让张天涯马上联想到两人间的战斗是如何的激烈!

    见到这个情景张天涯忙大喝一声:“蝶舞回来!”话间已经将已将蝶舞收回催动青天剑出道道剑气向黑一攻去。

    面对杀气腾腾的张天涯黑一只是淡淡一笑右手身体半跪地下右手马上出了变化本来完好的手臂快变成了一把长刀刀身还闪烁着阵阵乌芒证明了这把刀定是锋利非常。左手则猛向早已经金属化的地面按下。

    “嗖!嗖!嗖!嗖!……”一条条地刺冲地面刺出沿着不同的角度和弧线向张天涯刺来挥手之间封住了张天涯的所有进攻路线。而右手的乌刀则横在身前防止张天涯搞出什么突然袭击。

    张天涯记得曳影的吩咐而且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误了。因为他体内的状况现在已经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最要命的就是刚刚吸收的生命之水的能量得不到控制修为骤然提升了一大截如果任其展下去的话天劫弄不好都回随时光临。

    想到这层张天涯更不敢有丝毫的延误忙将火灵之气集中到了手中青天剑上全力对眼前的一跟铁刺横斩而出不求攻击范围把全部力量集中在了一加上火灵之气的附加作用希望可以将那跟铁刺斩断。

    “当!”事实证明张天涯赌对了那跟铁刺虽然也是黑一用生命换来的攻击但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坚硬。在张天涯一斩之下马上应声而断。其实这也不能那铁刺不结实实在是张天涯的这一斩的威力太强了神器青天剑、本身利于攻击的剑心外加附带在属性上可以克制对方的火灵罡气。如果这么多有利的条件加在一起如果连一跟铁刺都无法斩断的话那未免也太没有天理了!

    一招得手张天涯没有丝毫停留马上从这一剑制造出的缝隙中穿了过去身体左右闪避不求绝对稳健只求可以快和黑一近身作战。穿过这一片铁刺后张天涯的脸夹上也被划出了一道并不算深的划痕鲜血随之流下。

    不过这个伤口对张天涯来却是完全值得的一经闯过铁刺林后面追赶而来的铁刺再不能阻止张天涯分毫因为度上动剑心最大功率的张天涯是那些铁刺所根本无法追赶的上的。

    见张天涯已经突破铁刺林杀将过来黑一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惊恐反而露出了嘲弄的冷笑。右手乌光闪闪的铁刀以攻对攻向张天涯的咽喉刺出。

    他的这个笑容让张天涯觉得十分之不舒服暗道这些家伙都喜欢这个表情吗?先前黑三是这样现在黑一又来了看起来还真让人不讨厌呢!不过心里不爽并没有影响他的动作身体随着青天神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犹如新月。巧妙的闪过了对方的铁刀直向黑一的弱——眉心刺去。这是他天涯逆剑中比较常用的一式月露眉尖。

    黑一见到丝毫没有惊慌将左手向上一抬就轻松的架开了张天涯的青天剑。而右手铁刀一转从侧面向张天涯削来若被削中的话即使张天涯现在有了自己的仙甲护身也肯定要受上一伤不可。

    黑一刚才格开青天剑时左手被剑气斩断了一半不过片刻间便恢复了过来。短暂的时间内张天涯已经现他的伤口内的肌肉也全部金属化了现在他等于在和一个铁人作战而且还是恢复能力级BT的铁人这让他想起了终结者2。

    无奈下张天涯只能暂时放弃继续攻击借反震之力冲天而起同时拨动了左手的伏羲琴。想试验一下此刻的黑一是否已经被愤怒蒙蔽了心志那样的话对付起来就方便多了。心里却暗自唏嘘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古人诚不欺我!哦不。应该是后人诚不欺我!”如果按照张天涯现在所在的年代这句话的人肯定是后人无疑了。可是张天涯偏偏又是现代穿越来的那这笔糊涂帐就不好算了。

    受到琴音的影响虽然黑一没有马上被其控制按也受了很大的影响双手恢复原来样子抱住头在地上打起了滚来看似十分难受。

    张天涯在天空中看了有些犹豫需要这么大动静吗?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这样激烈的反映张天涯还是头一次见到。难道是他金属化之后才回出现的特殊反映的?

    正在张天涯犹豫的时候曳影的声音提醒道:“心他在骗你下去!”

    张天涯本就怀疑听到曳影的话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嘴角学着黑一的样子露出一丝玩弄的笑意随后收回伏羲琴伏身向下方的黑一冲去。既然黑一要骗他下去那他索性就将计就计真的冲杀下去。不管怎么样一直在空中飞也不是个办法。

    果然如曳影所见到张天涯冲杀了下来黑一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凶光不过为了让戏演得更逼真一些马上转身继续打起滚来。不过这个暴露他目的的眼神却没有逃得过张天涯的天眼!

    “呼!”在张天涯距离黑一约一丈距离的时候在地上打滚的黑一猛一挺身子弹出老远而张天涯的下方瞬间刺出了成千上万的铁刺来直接将张天涯吞没了。

    不过消灭了张天涯的黑一脸上并没有一轻松的感觉。因为他出铁刺的同时可以和铁刺之间保持着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让他知道了那堆铁刺中张天涯时所生的事情。张天涯确实是被刺中了可是被刺中的张天涯马上化身为一滩水竟然只是分身!

    “我在这里!”张天涯的声音出现在黑一的左边但他的右边去却出现了无数的剑影将黑一笼罩其中。每一道剑影都全力劲道十足正是一字剑意——一江春水!其实张天涯不过是用传音入秘的方法玩了一个把戏而已。就好象他这两年里经常和白玉他们开这样的玩笑如果见到谁呆就出现在他的右面然后伸手在其左肩轻拍一下。如果对方自然反映的向左看去那就肯定要扑个空了。

    不过把这个玩笑用在战斗中张天涯也是突其想不过效果还算不错。黑一果然上当了待他醒悟时已经失去了先机只能将双手化成厚厚的铁遁来护住头部要害。

    张天涯见状态忙催动火灵之气附于青天剑上并将剑势收拢到一以图击破防御直攻他眉心要害。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产生了一丝警惕兆心知不妥……

    “嗖……”黑一防御的同时身体上瞬间变形双手的护盾连同身体躯干同时变成无数铁刺向张天涯刺来。结果马上把事先现不妙的张天涯刺成了一滩水花。

    “又是这个把戏……”黑一着开始搜索起张天涯的行踪来不过不管上面、下面、左边、右边、还有后面都没有。同时带有炽热火灵罡气的一剑透过水花从黑一的正前方刺至。这一剑上的火灵罡气要比之前任何一剑都要强烈数倍!

    这就是张天涯在这两年中领悟出来的两式半剑意中的一式。名为五行生克悟自五行之间相生相克之理而现在这一剑不过是其中的一种变化一剑中带有木火两种属性的罡气在由木生火将火灵罡气的威力尽可能的提升。

    这次张天涯再次玩出了心里战术以水分身为诱饵使黑一理所当然的认为张天涯在正面逃脱肯定会选择其他方位攻击而忽略了被水花阻隔视线的前方。待他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青天剑在面前不断扩大最后直入眉心。

    “嗷!”黑一一声惨叫整个人化成了铁水没入地面之中。

    见到这个情景张天涯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表情马上再次僵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地下居然传来了一股异常强大的杀气不及多想马上弹身飞了起来。却现他原先所站的位置方圆百米之内尽数刺出一大片铁刺每一个都足有数丈之高。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没想到黑一已经被在行天涯破了生机还能出这最后的反击来。

    用天眼反复扫视了两便确认黑一这次已经死透了之后张天涯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飘然落下。随后敲击了一下地上的铁刺现质地确实不错便用炼妖壶尽数将铁化的土壤吸了起来。才召回地芒放出里面的丁枫和白问道:“你们没事吧?”

    丁枫一被放出来马上急道:“姐夫我姐姐被他们抓走了怎么办?”

    张天涯听了神色有些默然叹了一口气取出而已瓶归元丹扔给他们道:“这个可以帮助你们快恢复。”着盘膝坐下继续道:“我现在身体的情况很糟必须马上条理一下。一会条理完毕我马上动身去救她。”

    听到张天涯的话两人都是一惊白马上问道:“可是抓走丁香姐姐的是黑帝还是传送阵传走的现在恐怕以经到达黑帝帝宫了。你如果贸然去救他的话和送羊如虎口有什么分别?你虽然是青天剑客但与神王级高手之间的差距有多少你心理应该有数!”虽然她的年龄已经可以做丁香的祖奶奶了可是自从和丁枫产生友谊的感情后称呼上也随丁枫改了过来。

    “我当然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放任不管吗?”张天涯随口应了一句马上原地打坐不再理会二人。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耽误了!

    而此刻黑帝帝宫内。黑帝端坐在书房的椅子上颛角则战在黑帝身边低头道:“父王我们抓丁香的时候果真遇到张天涯了。可是没想到张天涯现在的实力竟远远出了我们的估计。不但找了一个和丁香一模一样的高手帮忙而且连青帝的伏羲琴都在他手里。现在黑风五卫恐怕已经……”

    “与丁香一模一样的高手?”黑帝颛顼听了有些疑惑把目光投向了正站在他对面的丁香身上。丁香身上并没有被捆绑甚至连一禁制都没有。她的修为毕竟是在张天涯的指导下刚刚起步的平时也没有把过多的心思放在练功上虽然资质极佳但此刻的修为只能算是刚刚入门。黑帝帝宫中连一个扫地的恐怕都要比她厉害得多所以颛顼并不担心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丁香见黑帝看向他心里自然对这个神州级强者十分畏惧。不过想到对方卑鄙的手段她反到硬气了起来冷哼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

    颛角见丁香这个样子眼珠一转闪出两到淫光对颛顼献媚的道:“父王竖张天涯也肯定会来救人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对这个丫头太客气了。听女人只要被弄到床上后就会老实得多不如父王将他赐予儿臣……”话到一半被颛顼冷冷的瞪了一眼把后面的话都瞪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