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零九章 如此度劫

第二百零九章 如此度劫

    丁香没看到颛顼的眼神听到颛角的话马上心头一紧。似乎没有丝毫犹豫的作出了对策。嘴角马上有鲜血不断流出竟然是咬舌自尽了!

    颛顼忙起身查看丁香的状况随之冷声道:“你们这些兄弟中就数你最不长进了。修为上比起你九弟你你自己差多少!给我滚回去面壁思过去!”顿了一下又道:“张天涯那子虽然与我作对但也没失光明相比我的做法就已经很不地道了……哎!”

    颛角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马上告退退去。

    而颛顼看着丁香昏迷的面孔神色惋惜的摇头道:“好一个烈女啊……来人啊把我的天心莲取来!”对他来要救活丁香并不是难事他现在也打算这么做心里却对自己就当是还张天涯一个人情吧……

    原地打坐了约半个时辰张天涯已经将黑三用生命化成的纯净的水能量全部收为己用了。呼想象的那股水能量的效果似乎异常的好收复后不但没有什么不良的反映更是将张天涯受损的经脉彻底的治愈了。而且黑三毕竟是仙级高手能量的量上也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张天涯将生命之水全部吸收后修为已经进入了度劫后期的程度不过为了避免天劫的光临他还是将其压制在度劫初期的程度上没变。

    虽然炎帝过这样靠外来的力量提升修为会影响以后的进竟不过为了能快救出丁香张天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运功完毕张天涯睁开眼睛见丁枫和白的伤势也已经在药物的帮助下好了七七八八。随之起身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

    见张天涯醒来丁枫马上上前道:“姐夫救我姐姐的事情还是先从长记忆吧?对手毕竟是黑帝……”这半个时辰里他也开始后悔了张天涯虽然厉害但他也知道黑帝的恐怖程度大概会是什么样的。之前因为太过着急话有些急噪他怕张天涯因此不顾一切而丢了性命才临时改口的。不过看他的样子又十分担心丁香的安危可以是十分矛盾了。

    张天涯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从长记忆?丁香现在的情况让我怎么从长记忆?”

    “可是!”丁枫犹豫中还是劝道:“黑帝毕竟是神州级的存在你就这么去救人的话成功逃出来的机会会有多少?姐夫!你知道吗?”

    张天涯苦笑道:“我不笨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不过你放心我还有一个底牌一个足以让颛顼悔不当初的底牌!好了你也不要劝了我知道你的担心并不比我少。”着取出了一张地图一块玉简交给丁枫道:“按照这个地图的标记你带着白去青帝的帝宫避一避风头我救出你姐姐后马上与你们会合。这个玉简中记载了我刚才所用的那招剑意你和白自行参悟吧。”

    “这……”丁枫有些犹豫转头看向白见后者了头才答应了下来接过两样东西。

    张天涯刚打算离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叫住丁枫道:“枫这个令牌你拿着如果守卫盘问的话你交出这个他们自然会带你通传的。好了时间紧迫我要马上动身了。”完化身一道剑光冲天而起随后方向一转直朝三苗国冲去。

    飞行中张天涯忙向曳影的分身问道:“老乡你之前不是丁香不会有事吗?现在她被抓走了你应该负主要责任!快帮忙算算她到底有什么危险没有?”之前因为情况紧急他到现在才想起向曳影询问。本来他也可以算的不过此刻丁香身在黑帝的帝宫中那里有黑帝的能量笼罩凭张天涯的修为根本无法演算。

    “关心则乱!”曳影的声音很随意的道:“我之前不是都和你了吗?没事的这次劫难对她来也是个机缘也不定呢。还有这次的事情我早就过不会出手的。即使见到黑帝也是一样你必须自己解决。”

    “什么!”张天涯听了几乎马上从天上跌落下来他之前的那个牛B的底牌自然就是曳影了现在曳影居然要罢工让张天涯一时间没了注意。一愣之后马上急道:“我老乡这件事情你可不能不管啊!你本尊不是过了吗在我需要的时候你一定会帮我的你可千万不能反悔啊!”面对如此局面张天涯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切!”曳影很不在乎的道:“我的心神和本尊是相互可以感应的所以我的决定也就是本尊的决定你还是不要白费口舌了。”顿了一下又道:“比起这些没用的争吵你还是想想提升自己实力的方法才是正途。”

    见曳影如此坚决张天涯也只好无奈的放弃了。继续全飞行心里却如翻江倒海。曳影的话让他想到了当初共工的那个问题“人如果遇到绝境的话还可以求神。如果神遇到绝境又当如何呢?”。这个答案当然最简单的理解就是靠自己但是真正的答案真的只是那么简单吗?

    张天涯不知道他现在也不想知道。现在对他来什么神王级高手什么真我境界都不是那么重要了他现在宁可放弃得证天道的机会来换取丁香的平安。如果连自己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就算可以有鸿钧老祖那样的实力又能怎么样呢?但是曳影的话没有一商量的余地让他只好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过了半晌才再次对曳影道:“老乡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哎不这个了。你刚才我可以在短期内势力得到提升难道有什么好的注意吗?”他经过两年的修炼现势力增长并无法太快向他现在这个度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当然。”曳影这次很爽快的回答道:“其实依靠外力来提升实力的不利因素只是相对与修为过境界的情况而言的只要你不是吞别人原婴以你现在的精神修为就算靠外力提升到神级也没什么不好的。”

    张天涯听了一惊忙问道:“可是炎帝明明……”

    曳影打断他道:“他是自己在那方面吃过亏因为之前提升的太没有节制了副作用才那么大的。你的情况和他不同。其实在这两年参悟河图、洛书中你的精神境界正以恐怖的度曾长着现在就算比起赤松子恐怕也不会相去甚远。”

    张天涯了头道:“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应该找东西来提升修为了?”

    “不!”曳影马上否决道:“你现在没有太合适的东西可以快提升你的修为。我帮你想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度劫!因为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大幅度提升只有度劫以后体内能量可以受仙灵之气的洗涤才可以作到快提升。”

    张天涯到是没有太在意他后面的话而是针对度劫问道:“度劫似乎需要很的准备否则很难成功可是我现在的时间……”他并不是怕度劫失败形神具灭而是怕如果自己不心挂了的话那谁去救丁香?

    曳影不屑的冷哼一声道:“你还不知道自己的条件有多好吗?只要你到时候放出造化玉蝶她可以直接用炼妖壶把劫云收掉。你还是希望到时候出现的是九重天劫吧那样的话收掉的能量会更多一些甚至可以炼化出一件神器来也不定。”

    张天涯听了一惊道:“连九重天劫也可以收?”他着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挂在胸口的炼妖壶暗自惊讶一直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东西居然有这么大的能力!

    “那当然了你以为神州九器的名字是叫来玩的吗?亏你还一直把这样的宝贝当成一个储物戒指用真是糟蹋东西啊。”张天涯听了一阵无语继续全赶路。

    丁香幽幽的睁开眼睛意外的现自己没死连被自己咬破的舌头都完好如初连一疼痛感都没有。暗自惊奇的同时想起之前的事情猛的一惊起身向自己身上看去现自己衣衫完整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才心下稍安。

    “你醒了。”一个平静的声音传来丁香一惊转头看去却现黑帝颛顼正一身便服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风景。

    “为什么不让我死?”丁香的语气很生硬而且充满了戒心。

    颛顼转头一笑道:“张天涯现在正在赶过来救你在见到他之前你舍得就这么死了吗?”

    “果然没安好心!”丁香狠狠的瞪了颛顼一眼道:“你是打算用我来威胁张天涯?身位六大国君之一你还要不要脸?”她现在似乎根本不怕惹怒了颛顼反而希望颛顼盛怒下杀了自己那样张天涯就不用为自己冒险了。

    颛顼人老成精哪里会看不破她的那一心思?继续保持着让丁香看起来十分讨厌的微笑走到窗口附近的一个椅子上坐下道:“我这个人也算是恩怨分明的张天涯在太昊国曾经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虽然我并不在乎与东夷国生什么冲突。”

    丁香听了冷笑道:“那你现在用这种手段对付他是否可以是黑帝陛下恩将仇报呢?”

    丁香的话可以十分尖锐根本没给颛顼留一面子。可是偏偏颛顼听了一没有生气的意思似乎还很喜欢听她这么话。见她愤怒的样子反玩味的道:“所以为了还他一个人情我救了你。”

    “你简直就是无赖!”丁香听了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道:“如果不是你抓了我我根本就不会自杀你也不用救我了你这简直就是狡辩!如果你成心还天涯人情的话就应该马上放了我!”

    “哈哈……”颛顼无所谓的一笑道:“随你怎么吧我只要自己认为心安就好。不过我之前还真有放了你的想法不过你为什么偏偏要自杀呢?你知道吗?我可以用我珍藏多年的天心莲救的你。这天心莲天下之间只有我有一颗可以让凡人在一天之内修为提升到仙人级别。更难得的是它提升的功力没有任何副作用等到你境界提升到相应阶段的时候根本不会影响你修为的提升。我想这个应该足以还张天涯的人情了所以我还是不会放你的。”完还饶有兴致的看着丁香的反映。

    丁香不信邪的内视一看果然现自己的丹田之内端坐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原婴正结兰花手印周围环绕着淡蓝的的云雾飘然若仙。看到这个情景丁香吓得忙握住了自己的嘴喃喃自语道:“天啊我到底吃的是什么东西啊!”

    颛顼见了暗觉好玩同时也是一惊自己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恶趣味的?这时他突然眉头一皱其实他一直都在用原神观察着张天涯的行动只是忌惮青帝等人不敢贸然出手而已。此刻他似乎看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不解的自言自语道:“他不赶快过来救人跑到我的军营里去做什么?”

    而丁香这个时候正在寻思着如何靠新增加的功力逃跑却没有听到他的自言自语。

    张天涯这时候已经冲进了三苗国边境在一个足有数万士兵的军营上空停了下来。俯视着下面的三苗部队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的出现马上被现了。几个修为比较高的军官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出现在军营上空纷纷冲了出去迎上张天涯。其中军衔最高的一个大胡子朗声问道:“什么人?”见到张天涯修为比自己高不知道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他选择先用语言试探。

    “张天涯!”

    众人听了都是一惊:“你来这里做什么?”

    “度劫!”随之被压制的功力猛然释放天空似有感应般聚集起大片乌云遮盖住了整个天际顷刻之间军营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云层中不断流窜的电弧照的得整个军营仿佛一个巨大的卡拉ok歌厅一样光线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