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一十章 颛顼表白

第二百一十章 颛顼表白

    “什么!你居然跑到我们军营里来度劫!你不要命了?”为的军官最先反映了过来马上对张天涯呵斥道。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原婴后期其他的人修为连他都不如。如果张天涯真在这里度劫的话他们中恐怕没有人可以逃出升天。

    张天涯看着他们惊恐的样子得意的一笑道:“我话当然算术嘿嘿。即使我现在想改变注意恐怕也已经晚了因为天劫已经来了。你们不要怪我要怪的话就怪你们自己为什么偏偏是颛顼的手下。”话间天劫已将聚集完成。

    这时在张天涯心底曳影的声音突然道:“这次要借用天劫的威力伤害这么多无辜的生命恐怕真的要出现九重天劫了。不过你这种做法我并不表示反对对待敌人就应该不则手段。如果想弄得杀伤力更大一的话就试着用伏羲琴控制吧。前三重的天劫以你现在的功力还是可以控制的了的。就算有所疏漏也绝对无法突破你身上仙甲和太极玉配的防护。”

    吃了曳影给的这个定心丸张天涯更加放心了。他现在要去救丁香所有颛顼的手下都有可能是他的敌人所以他这么做也没有一心理负担。张天涯的口号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更何况只是这些喽罗?

    根据曳影的指示张天涯马上取出了伏羲琴抛开一切杂念专心弹奏了起来。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神州九器。不单是人心连人人谈之色变的天劫都可以随意的控制、收化这就是神州九器的威力!

    张天涯所弹奏的曲调十分涣散而受到这曲子的影响整个军营的军心也变得涣散无比根本没有一斗志可言。连为的那几个军官一个个的也神色黯然竟然没有人想到乘这个机会攻击张天涯。

    不但是人心连劫云似乎也受到感应流窜的电弧的节奏也开始随着琴声变化了起来一会工夫第一重天劫终于降临了!这次的劫雷声势十分浩大而且攻击范围也十分涣散笼罩了整个军营。雷光落处简直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不断有人在雷电中被劈得魂飞魄散惨叫声与张天涯的琴声形成了一个地狱的交响曲。

    第一重天劫过后整个军营中除了张天涯完好无损外只有使几个修为比较高的低阶军官和那几个带头的将领活了下来其余的人无一幸免。这就是天劫是天地的震怒!可以顷刻之间毁灭一切的力量!

    第一重天劫过后会出现短暂的恢复时间。唯一幸免的十几个人个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闲暇来对付张天涯了。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快逃离这里能跑多远跑多远能跑几个跑几个总之离张天涯越远越好。如果他们可以选择的话他们这一辈子不生生世世都不想再见到张天涯了。此刻的张天涯简直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在丁香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对敌人再没有一手软。在自己在乎的人的安危面前一切大义都要靠边站!这就是张天涯的道!

    幸存的人不约而同的作鸟兽散但张天涯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他现在这么做是在用行动来告诉颛顼对于他无耻的行经天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张天涯的曲调一变换成了一曲杀伐之气极重的曲子——十面埋伏!

    此曲一出正在逃跑的人更感觉手无限的恐惧各自拼命的向四下逃走。而天劫也受到了张天涯的琴声感应变得杀气极重。张天涯从琴生中带给天劫的指示是消灭威力范围内的所有活物一个不留!这其中也包括张天涯自己不过他可以轻松抵挡得住而已。

    “轰!……”雷光再次狂暴的落下这次连在太极玉配与仙甲联合保护下的张天涯都感觉到心神受到了震荡并不比第一重天劫应付起来那么轻松了。至于其他的几个军官终于在劫难逃纷纷在雷光中化成了飞灰。

    张天涯看了看自己制造出来的人间地狱也不由的一阵唏嘘摇头叹道:“希望你们都能够走狗屎运穿越到异界去展吧。”完见到已经再一次蠢蠢欲动的天劫张天涯放出了蝶舞。之后的天劫一道比一道厉害这样强大的能量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蝶舞似乎也知道张天涯和曳影之前的谈话一出来就幻化成丁香的模样二话不祭起了炼妖壶。她这次似乎比以往更认真得多炼妖壶被祭起后出一阵刺眼的白光竟然将原本漆黑一片的军营照得睁不开眼睛。

    “虚弥芥子本飘渺只红孤沙是天涯;天地万物皆可收容;吞噬天地有容乃大。灵契收!”随着蝶舞吟唱出一串咒语炼妖壶所出的白光开始迅向上笼罩直到将整个劫云全部包容其中。并开始将其收化!

    在白光的包裹下劫云似乎仍不甘心的在颤抖着仿佛要挣扎逃脱。但无论劫云如何挣扎都无法脱离白光的笼罩。随着劫云逐渐的被吸入其壶中剩下的部分能量也越来越渐渐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认由炼妖壶尽情的吸纳。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劫云才被彻底收化。天空中从新恢复晴朗照着脚下一片黝黑的土地有些营塞仍然冒着黑烟证明了方才所放生的惨烈一幕。蝶舞这时也飞了回来额头上淋漓的香汗明了她方才确实也很吃力毕竟要对付的是天劫啊!

    张天涯见蝶舞累成这个样子也有些心生不忍关心的问道:“蝶舞累坏了吧?赶快回去休息吧让你一个人来对付天劫确实有些为难你了。哎谁叫我这个主人这么没用呢居然连一个炼妖壶都用不好。”

    蝶舞摇头一笑道:“你是不喜欢用法器作战嘛呵呵。不过我现在还不想休息这个天劫的能量刚好可以你和之前用雷荧石炼化的一个法器融合为一。我现在要去试试应该很好玩呢。还有祝贺主人度劫成功嘻嘻……”完身体迅变飞进了炼妖壶中。

    张天涯再看了一眼已经一片狼籍的军营叹息的摇了摇头再次向幽都的方向飞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现了一股很强的能量正向这边冲来度上竟与自己相差不多应该是个高手。不过对方散出的能量却让他感觉到有些熟悉。到底会是谁呢?

    知道是自己闹的太凶三苗方面的高手找上了门来。不过张天涯自从度劫成功后就现自己的能量已经开始了不断的转化整体上看来能量比之以前在不断的缩但那却是浓缩的结果是质的提升。他现在也很想找个高手来试试这样全新能量凝结成的剑气到底有多厉害。

    不过马上他就后悔了因为来的人却是一个他现在十分不想见到的人三苗国平南大将军整个军事领域都赫赫有名的五行将也是张天涯的师兄——凌飞!凌飞一见到这个残破的场景在看看一脸淡然的张天涯不禁皱眉问道:“这这都是你干的吗?天涯。”

    张天涯苦笑着了头道:“我刚刚在这里度劫了。”

    “为什么?”凌飞问的很简单但是他相信张天涯却可以听得懂。

    张天涯恢复冷酷道:“因为颛顼派出五个黑衣人抓了一个我喜欢的女孩。我自认没有还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他居然一再用如此手段来对付与我。如果我再不用些手段的话恐怕天下人全要当我张天涯是善男信女了!”到最后言辞激动下再次向下方轰出一拳将原本已经破烂不堪的土地又新添了一个大坑。

    “可是……”凌飞见张天涯此刻的愤怒但看到下面的焦土还是忍不住争辩道:“可是他们却都是无辜的啊!”这个军营里可是有这三苗国数万的军队啊!被张天涯这么一度劫就这么没了全没了烟消云散了!

    面对凌飞的激动张天涯用平静得近乎可怕的语气有条不紊的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我不认为我这么做有什么错如果不是颛顼欺人太甚我也不打算这么做。好了我要去救人了。”完继续向幽都的方向飞去。

    凌飞见张天涯现在的样子知道什么都是没用了。再想一下颛顼的做法相比起来张天涯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毕竟是颛顼先一再对付他的。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张天涯道:“一起走吧我帮你救人。”之后两人都各有心思谁都没有再话。

    “张天涯度劫成功了在我一个边防部队的军营里同时他还利用劫雷杀了我数万的士兵。我这次还真是损兵折将了呢?”收回神识颛顼转头又对丁香了一下他的所见。他到那几万士兵的死亡时语气很是平淡。对于他这样的人来几万人命根本不算什么。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心疼那比较有办事能力的黑风五卫。

    “什么?”丁香听了心里一阵犯突张天涯居然为了自己杀了黑帝那么多人看来这件事情很难善了了。不过但到颛顼那欠扁的笑容她还是冷声道:“那黑帝陛下有什么打算呢杀了我帮你那两万士兵报仇吗?”

    颛顼收起笑容认真的摇了摇头道:“不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他的话听得丁香莫名其妙疑惑的问道:“你在什么?”

    “我想我已经喜欢上你了。”颛顼这句话吓的丁香差从床上跌下来。而颛顼则很认真的看着丁香继续道:“做我的皇后吧!只要你答应我可以费掉所有的妃子。从今以后只爱你一个人永远不返回。我可以向鸿钧老祖誓!”对于神王级别的高手来可能唯一对他们有约束力的就只有鸿钧老祖了。

    “不行!”丁香也很认真的否决道:“我已经心所有属了!”

    “你的是张天涯吗?”颛顼苦笑道:“我有哪比不上他?地位?实力?不管是什么他能给你的我全部都可以给你我到底哪里比不伤他?”自从见到丁香第一眼颛顼就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本是抓来做人质的女孩。见到丁香咬舌的烈举后这种感觉就更为明显了。

    直到方才的谈话颛顼终于确认了自己的这种感觉所以很直接的开始表白了也不管丁香能否接受。在这一上他比起张天涯却是要勇敢得多。

    “他比你年轻!”丁香想了一下随口答道:“你的年龄恐怕你我的祖爷爷都要大上好多吧?”其实要问她为什么喜欢张天涯她自己也不出来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任何理由这才是爱情!所以她马上找出了一个颛顼无法改正的地方让他死了这条心。

    “哎……”颛顼把头转向窗外无力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不过是借口而已我真正不如他的地方我自己也明白就是因为我没有在他之前认识你。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我比他要强!”完转身走出了房间走到门口时停下了脚步补充道:“还有我随时等待你改变注意之前的保证也依然算数。”完略等了片刻现丁香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过了半晌丁香听周围没有动静忙开始体验刚刚提升的修为。一试之下居然真的可以飞起来。见四下无人看守她不再犹豫凭借这那运用起来还不算灵活飞行术从窗户飞了出去直飞向帝宫之外。

    她的动作在内行人眼中根本就太儿刻了。她在逃出帝宫的一路上至少被一百个守卫现了。不过那些守卫在刚要追赶或出警报的时候都被人阻止了。而协助丁香逃走的人正是黑帝颛顼本人。

    看着丁香渐渐变的身影颛顼默然自语道:“希望你离开后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