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众叛亲离

第二百一十二章 众叛亲离

    “嗖!”经过高度压缩的天劫雷电球自火箭筒中射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蓝色流线直朝颛顼轰了过去!张天涯现在的法器中最厉害的无非是伏羲琴和炼妖壶两样神州九器了可是以张天涯现下的修为能挥出来的威力实在有限。

    所以张天涯一出手就用出了他现在能挥出的最大威力。就是刚刚收化的那个劫云炼化出来的东西。它和功力没有一关系真的和热武器一样不管谁用威力都是一样的。而且张天涯的分析把九重天劫做了如此高强度的压缩应该可以对颛顼造成伤害吧。

    可是他错了理想与事实总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的。他还是低估了神王级高手的能力。面对这个天劫雷光弹颛顼连正眼都没看上一眼用鼻子不屑的冷哼一声右手袖子像赶苍蝇似的随后一甩雷光弹马上改变了方向径直向下方的地面落去。

    “轰!”这次的声势要比之前张天涯见过的任何攻击的威力都要夸张得多。就连当初水火二神联手也没有弄出这么大的声势来。雷关弹落地后地面马上为之一阵收缩接着迅扩张掀起了无比强劲的气浪卷向天空中的张天涯等人。

    见这声势张天涯马上和凌飞汇合共同支撑起五行领域护着丁香脱离爆炸的波及范围。另一边的颛重也马上全力后退这样强烈的攻击他根本没有胆量再装酷下去了。想到张天涯当然和自己一战的时候如果弄出这个东东给自己来上一下颛重的额头上冷汗已经流了出来太恐怖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在乎这个天劫雷光弹造成的爆炸的而这个人当然就是颛顼了。在场的众人中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动过的人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这么任由气浪将自己吞没。

    爆炸以颛顼为中心向四周不段蔓延。张天涯等人虽然已经退出了老远但支撑防御感觉还是很辛苦。短短的十数息的时间对他们来却是如此漫长。甚至连张天涯身上一直没有挥过作用的太极玉配这个时候也受到感应释放出一道太极图来帮助两人抵御这强大的能量冲击。

    这次的爆炸生成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久久方始散去。而修为达到张天涯等人者目力自然十分强悍。他们在烟雾消散后的第一时间都同时现了颛顼的身影在爆炸的中心淡然自若。不但没有一受伤的痕迹甚至连头型都没有被吹乱。

    “好厉害……”话的是丁香她吃了天心莲后修为算起来比张天涯还要高上一个档次呢所以也很容易看到了颛顼现在的情况忍不住赞了一句。

    以颛顼的功力当然可以听到丁香的话微笑转过头来柔声道:“承蒙夸奖。”

    张天涯现他看丁香的眼神有些暧昧心里生出一股厌恶感下意识的向前挪动了一下身子将丁香挡在身后对颛顼道:“颛顼帝果然名不虚传!面对这么强大的爆炸都这么从容一没有当初被水火二神联手攻击时的狼狈之态。吧你想怎么样?”

    颛顼听到张天涯的冷嘲热讽特别还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这让一向特别爱面子的他脸上怎么挂的住?可是张天涯的偏偏又是实情让他无力反驳。这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让颛顼郁闷非常一股浓烈的杀气马上释放出来将张天涯牢牢锁定声音冰冷的道:“你想死吗?”

    颛顼给张天涯的压力很强但张天涯反到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因为曳影的分身也对颛顼的这种行为很不满暗自帮助张天涯在压力及体前全部破解掉了。自从得道号鸿钧以来谁敢在他面前玩威压?如果不是不想暴露的话他现在肯定就要给颛顼一颜色看看!

    “哼!”这时天空中一声冷哼打破了颛顼的气场平衡张天涯听了心头一喜因为这正是他的师傅青帝伏羲的声音。先冲散了颛顼的杀气后伏羲的声音道:“欺负一个晚辈黑帝陛下觉得很威风吗?如果想打的话我伏羲随时奉陪!天涯你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来找师傅。好了现在没人动的了你。”

    伏羲的话很狂根本没给颛顼留什么面子。他也确实有这个实力自从盘古身死鸿钧不知所踪后伏羲和女娲夫妻一直都处于神州最高峰的存在。

    颛顼听了也是一阵无奈叹了口气后对张天涯道:“你可以走了丁香是否离开我尊重她的意见。不过你以后最好不要再踏入我三苗国寸疆否则我不会再对你客气!”玩把目光投向了张天涯身后的丁香等待他的回话。

    而丁香只回了他两个字就让他彻底无语了“再见。”

    颛重没有想到自己对张天涯的挑战居然引出了这么大的麻烦来。现在也没有一战斗的**了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静观其变。

    颛顼这个时候把头转向凌飞道:“凌将军现在我和你师弟张天涯的事情是不可能善了了而且和青帝也因此出现了矛盾。你是走是留我也尊重你的意见。你考虑一下如果你留下来依然是我三苗国的平南大将军。”

    “这……”凌飞这个时候开始犹豫了。扪心自问这些年来颛顼对自己确实很不错。当初一力提拔自己去参加新秀大赛因此才得到青帝的赏识收为记名弟子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他对颛顼一直都是感恩待德的。

    可是另一面又是自己的好友兼师弟张天涯还有自己的恩师青帝伏羲这个选择当真困难。感情方面相互抵消再为公而想颛顼的作为真的让凌飞很失望挣扎了好久才终于在半空中对颛顼跪倒行礼道:“陛下对不起!”

    “哎!”颛顼长叹了一口气身体一模糊便已经来到了凌飞的身边右手按在凌飞肩头内力一吐只听的一声金属破碎的刺耳朵之声已经被凌飞炼话入体内的五行战甲和无相神枪都被轰了出来碎成数块向下散落而去。

    张天涯见到就要上前救人却被凌飞伸手拦住。凌飞阻止张天涯后“哇!”的吐了一大口鲜血声音虚弱的道:“陛下这一掌凌飞甘愿承受。而且我走之后可以保证绝对不会与三苗为敌的。”

    “心领了。”颛顼的话中有些枯涩随后转身背对着凌飞道:“五行战甲是我赐予你的而无相神枪也是你身位五行将的代表之一如今我将这两物毁去你我再无一瓜葛。今后你要对付我不算忘恩我要杀你也不算负义!好了你们走吧。”完一道黑雾将颛重包裹在其中父子二人一起瞬移消失了。

    颛顼父子走后张天涯没有时间和丁香互诉衷肠而是马上取出了丹药喂凌飞服下并运功度气助其疗伤。那五行战甲与无相神枪早已与他的心神炼化为一颛顼出手虽然极有分寸但枪甲被毁灭他还是受到牵连受了极重的内伤。

    张天涯现在的能量可以与凌飞同源因此助他疗伤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可即使如此在过了大半个时辰后凌飞的伤势也只是略有好转如果想彻底痊愈还需要静养一些时日。或许只有炎帝会有办法能让他快痊愈。

    简单的帮凌飞治疗之后张天涯收回散落地上的枪甲碎片。又看了一眼被自己制造出来足有数里的大坑。便带凌飞、丁香向太昊国的方向飞去。他已经吩咐丁枫和白到那里去了所以决定先与他们回合。

    而被天劫雷光弹轰出的大坑后来形成了一个湖泊。因为有天劫之力残留其中无论是妖物还是一些飞禽走兽都不敢逾越一步。久而久之人们把这个湖泊敬畏的称之为——雷池!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而回到帝宫中的颛顼这个时候心情很糟糕眉宇间可见其心中的枯涩。不理会一旁的九儿子颛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众叛亲离的感觉吗?呵呵还真是没感受过呢。”完还自嘲的笑了笑。

    “父皇!”在一旁的颛重见了心中不忍刚想劝上两句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颛顼微微的摇了摇头道:“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只是感慨一下人生的无常而已。”着两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道:“不过和张天涯联手的那个‘丁香’我怀疑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具有智慧的法器!这到是给了我一些灵感哼哼只要一千年的时间我保证千年之后让伏羲再无法这么嚣张!”他得十分自信似乎已经找到了可以对付伏羲的方法了一样。

    一旁的颛重这个时候忙问道:“父王以儿臣看来张天涯恐怕现在还没有炼话有生命法器的实力吧?”比起伏羲他到是更关心张天涯的强弱。因为今天未完的一战他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将它完成。

    颛重将目标定位在了张天涯身上而张天涯却把达到的目标定成了颛顼。两者之间抱负上的差距就注定了他以后的进境肯定要比张天涯慢许多恐怕他再也没有机会战胜张天涯了。

    颛顼听了摇头道:“张天涯有没有这个本事我不知道但是我却肯定可以办到。你记得我百年前抓来驯化的那十只三足龙鸟吗?我的炼化对象就是它们千年之后我要让神州因为我颛顼而变天!”在眼闪烁的目光中仿佛已经看到了十只金乌笼罩神州的壮观场面。

    张天涯三人来到太昊国都卦台城青帝伏羲的帝宫中。

    丁枫和白这个时候还没有到在白玉和天女魃的帮忙下很快将丁香和凌飞安顿了下来。凌飞需要静养被安排在一间安静的厢房住下。而丁香则被白玉姐妹安排到了自己的住处附近是以后找她聊天方便不过有了这两个好客的美女到不用担心丁香感到寂寞了。

    安排好一切后张天涯马上被青帝单独召见了。不知道青帝有什么急事情张天涯马上赶了过去进入伏羲神殿后向伏羲行礼道:“弟子多谢师尊相救不知道师傅这次找我来有什么吩咐?”

    伏羲眉头深锁道:“是因为颛顼的事情?”

    “颛顼的事情?”张天涯听了又是一惊忙问道:“难道他又要玩什么花样吗?这次他要抓谁枫和白?”

    青帝见他着急的样子马上摇头道:“他既然放了丁香就不会再用同样的手段了。不过以他一向爱面子的性格对我的挑衅居然没有一反映到是让我感觉很奇怪。于是我略微一占卜现他已经开始酝酿了一个很大的阴谋如果被他阴谋得逞的话恐怕整个神州都将面临一场大灾难!”

    “阴谋他不是喜欢玩阳谋吗?”张天涯自言自语的了一句才对伏羲问道:“师傅可否算出他到底在酝酿什么样的阴谋?”

    伏羲摇头道:“他与我的功力差距不大所以我也只能算出一个大概来。”顿了一下继续道:“他这个阴谋需要的时间很长所以他要为害应该也是一千年以后的事情。而这次灾难的根源是阴阳失衡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到时候神州的麻烦就大了!而且我还隐约算出这次的灾难似乎和太阳有关。”

    张天涯听了眉头紧皱隐隐已经想到了自己在穿越前所听过的一个传。

    “不过这次灾难还是可以挽救的。而可以救世的人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就是你!”伏羲着鼓励的看了张天涯一眼。

    “我?”张天涯听得有些茫然随口道:“不是后羿射日吗和我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