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银狼七夜

第二百一十七章 银狼七夜

    “白姐你怎么了?”话的是丁枫。张天涯也现了自从自己觉到那股力量之后白的反映也开始变得很奇怪脸色越来越白额头上已见冷汗身体还在不停的打哆嗦。张天涯没有什么心里却在嘀咕白的感觉应该没有这么灵敏才对啊。不过看起来白应该是很恐怖对方的实力。

    这时前方那股隐藏的力量突然暴露了出来变得十分明显。张天涯马上转头看去却现对方已经走出了树林站在道路中心。

    对方是一个银白衣的偏偏少年背后背这一把极宽的长剑竟也是银白之色。双手环抱胸前一双充满战意的眼睛正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张天涯。这少年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和嘴唇之外竟然全是银白色的。在月光之下更显得格外的独特。

    张天涯随手一挥制造出一个能量罩来只将白罩在其中让白再感觉不到对方的气势她的状态才稍好上一。吩咐青鸾令大军停下才拨马上前对那白少年道:“阁下为什么要出来而不是继续隐藏自己的气息等待偷袭的机会呢?”

    “看来你现我并不比那个白衣姑娘晚嘛。”白青年嘴角露出一丝挑衅的微笑扫了白一眼再次把目光移回张天涯身上才继续道:“那位白衣姑娘虽然感觉很敏锐但胆量似乎太了一青天剑仙就带着这样的队伍来万寿是不是太儿戏了呢?”他能开口出张天涯此刻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仙级就明他本身也有同样的修为他的修为也同样是仙级初期这上张天涯也已经看出来了。

    天眼一扫张天涯已经了然了对方的身份原来是条白狼一身银色的皮毛也是十分漂亮的。看到原形张天涯当然也可以猜出对方的身份了也明白白什么这次的感觉这么敏锐和恐惧了。

    微微摇头张天涯淡然道:“兔子怕狼天经地义和胆子大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七夜妖王这次剪径不会只是为了对我的朋友品头论足吧?”对方有这样的实力在这个地方符合条件的就只有七大妖王的最后一个张天涯已经内定要收为麾下的人员银狼七夜了。

    七夜听张天涯猜出他的身份也不感觉意外目光中的战意却变得比先前更浓冷冷的道:“青天剑仙既然能猜到我的身份也应该知道我的喜好这到省下了我一翻口舌。”七夜的挑战开始了。

    剑光一闪张天涯的身影已经从马背上消失出现在了七夜面前三丈远的地方。随口吩咐道:“所有部队听令原地休息!”随后又对七夜道:“那我们是不是该换一个安静的地方呢?”其实张天涯也怕对方玩调虎离山所以在离开马背的时候就已经将四百八十名近卫队的士兵身上的重量符咒全部解掉了。

    七夜看向张天涯现张天涯也在盯着他。两人相对一笑同时展开身法向右侧树林内的后的一块草地冲去。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的一致这就是高手之间的默契。

    一道剑光闪过张天涯已经站在了草地上在修成仙体之后张天涯现在的度已经可以和他现在所能出的剑气的度保持一样了。这样的度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因为他现在剑气的度也比之前块了不止一倍!

    而七夜也并不慢张天涯刚刚站稳他就已经跟上来了。第一个照面张天涯就依靠自己的度赢得了一个心理上的胜利。七夜微微有些惊讶的道:“不愧是青天剑客度上居然比我的奔狼诀还要快上不少。要知道我的度可是我们七兄弟中最快的一个。”

    张天涯不动声色的道:“那我是否可以理解成我现在在度方面已经过了你们山头的所有人了呢?”

    “你很聪明但并不招人喜欢。”话间七夜已经出手了。他先是身子一伏之后猛的向前弹起向张天涯扑来正是饿狼扑食的架势。同时抬手、拔剑、斩劈动作一气呵成连张天涯看了都忍不出在心里赞了一声好。

    七夜手中银剑的造型很是独特前窄后宽。“既可挑刺又利劈砍”八个字是张天涯对七夜这把剑的第一评价。而且七夜的这一剑看起来似乎破绽也是不少但在他每一个动作的微妙变化都可以将以前的破绽全部掩盖让对手无从攻击。

    这就好象是一个瀑布虽然也有缝隙但马上会被后面的落水填补没有丝毫的规律可寻。到现在为止张天涯才真正的承认了七夜在剑道上的的造诣绝对不是一个可以看的对手!

    不过七夜的勇猛也刚好激起了张天涯的战意。心念一动青天剑已经被他召唤到了自己的手中身体一侧青天剑反手刺出正在七夜的剑锋之上。正是八卦乾坤的起手式天行健!既然无法择对手的弱秒杀就攻击他最强的一瓦解对手接下来的招式变化。

    “叮!”一声清脆的声响张天涯的脚入地三分而七夜这一招得功势则被彻底的震散了不得不马上抽身后退。能以弱于对手的修为将对手震退除了剑心强悍的攻击力外青天剑的增幅在这里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一击得手后张天涯马上前冲使七夜无法重组攻势。一招得手招招抢攻。天地为否、泽山咸、风天畜、水雷屯……用的依然还是八卦乾坤但变化确实无穷无尽的一时间打得七夜只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

    不过七夜也算了得在张天涯如此密集的攻势下竟然能稳守不失。但他手重的宝剑就没他这样的本事了虽然也是仙器级别的利器但在下品神器青天剑面前却显得那么的无力两剑每交锋一次都被青天剑留下一道不的缺口。十几招下来对方的那丙奇特的银剑已经满布疮痍。像是一把锯多过像一把剑。

    七夜这个时候更是眉头紧皱这样下去肯定是个剑断狼亡的结局。咬了咬牙双脚一前一后稳健站好力从地起功力从下而上经过丹田、气海、等几个大穴道最后一扬头从喉咙吼出手重银剑则顺势全力上撩试图以硬拼的方式解围。

    “哦呜……”狼嚎之声响起银剑也随之撩向了张天涯的胸口根本不管张天涯本攻向他咽喉破绽的一剑。他知道在绝对的优势下张天涯是绝对不会和他同归于尽的。这一剑与其是以命搏命到不如是围魏救赵攻敌之必救来的更为贴切一。

    现在在这个时候硬拼吃亏的绝对不会是张天涯。七夜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那声灌注了大量功力的狼嚎了他的狼嚎以功力动其中却带有音波攻击和心神攻击两个属性。这也本是他这一招‘苍狼啸月’的精华所在很多高手都因为没有防备饮恨在了此招之下。

    但七夜既然喜欢四处挑战当然也很喜欢收集一些高手的信息。他在收集到的信息中知道这无论心神攻击还是音波攻击张天涯都用得比他还拿手。所以用这招对付张天涯应该作用不大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也不会选择这种成功率不大的方式来拼命。

    哪知张天涯这次并不打断继续扩大战果而选择了手剑后退剑光一闪下已经退出了三丈距离微微一笑没有出声仿佛在欣赏他这声攻击性质的狼嚎。

    不过七夜的啸声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因为他银剑出手的时候认定了张天涯定会与他硬拼所以没有留一的余地。现在这一剑竟然打空了真气也不由出现了反噬导致他收了不的内伤“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后才好受了一。

    七夜心中大呼上当本以为自己对战斗的掌握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哪里想到张天涯更是像完全控制了他的行动一样招招牵着他的鼻子走而他对张天涯下一步的行动却根本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这样的丈还怎么打?只要张天涯现在出手七夜自己都没有信心可以接下张天涯五十招了。

    不过他这次又错了张天涯并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而是了摇头歉意的一笑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占了兵器上的便宜还弄坏了你的兵刃。不如我们则日再战到时候都以凡铁互相切磋如何?对于你这样优秀的对手我也希望可以公平的一战!”

    他这么却大大的赢得了七夜的好感他和张天涯在这方面都属于同一类人。共同就是对与值得重视的对手绝对会要求公平的一战那才能从中找到战斗的乐趣。而不懂得尊重对手和尊重战斗的人七夜是从来都瞧不起的甚至包罗他的几个“哥哥”。

    “不必!”七夜坚定的摇了摇冷酷的道:“我的牙刃剑没那么容易坏的。”完猛将口内残余的鲜血喷在了银剑之上一道银芒马上将整个牙刃剑的剑身包裹在其中又马上散去。

    而现在的牙刃剑已经恢复了最初完好无缺的模样。

    “可以自我修复的宝剑有意思叫牙刃剑是吗?”张天涯看到觉得神奇不由随口问道。

    “只有我可以让它自行修复换了其他任何人却是不行。”他的却是实话这牙刃剑的原料是来自七夜自身的。在他修成仙级的时候原本一对獠牙脱落重新长出了一对新的獠牙。而脱落的獠牙七夜不舍得丢弃就用万兽山搜刮来的一些天才地宝配合炼化成了这把牙刃剑。由于材料来源于他自身不但用起来血脉相连更在牺牲精血的情况下更可以使其自行修复。

    不过张天涯似乎并不打算继续接受他的挑战反而将青天剑收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不配和你一战吗?”见张天涯竟然把青天剑收了起来七夜马上不悦的问道。

    张天涯也严肃的道:“你现在有伤在身如果还坚持这样战下去的话就是瞧不起我!反正我们马上就是邻居了几个月内我不打算离开万寿等你伤好之后我随时欢迎你的挑战。不过今天确实不行。”

    “既然如此的话七夜告辞。下次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对此张天涯只是回以了一个微笑。而七夜这个时候竟然对张天涯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也没有再什么转身施展他的奔狼诀消失在月光之下。

    这就是张天涯打算将其收为麾下的第一步策略对付这样人的先要赢得他的尊重。最好就是像现在这样来上一场未完之战现在七夜起码已经把张天涯当成了半个朋友。很多不打不相识的案例都是这样出现的。

    之后再找一个适当的机会打败他嘿嘿……张天涯已经yy的想到自己的麾下多出如此一元猛将的场面了。略一停留后现七夜竟然又去而负反出现在张天涯视线内后才抛出一物道:“差忘了这封信是大哥要我顺便交给你的。”

    张天涯先是用天眼一扫现其中竟然藏有一种巨毒。心知道七夜应该不会这么做那就一定是二相的注意四心的毒一夕做的决定。如果没有估计错误的话七夜并不知情。这片刻时间张天涯不但现了信内有毒甚至连上面的内容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张天涯这个时候本想保险起见将信直接用三昧真火焚毁可是转念一想以七夜的性格知道一夕他们的手段一定会很生气。于是撑起到层护体真气挥手一道剑气便直接将信绞碎散落一地。

    七夜见张天涯如此无理刚要上前理论就现地凡是有信纸散落的草地附近的草都迅的枯黄近而变黑。七夜一看就知道这是他四哥四心的尸毒!刚想出言解释却听张天涯道:“三日之后我会准时去万兽山负约的。七夜兄不用解释什么我相信这件事情你并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