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单剑赴会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单剑赴会

    张天涯虽然疑惑他的举动但还是很在意他刚才的对二相的称呼觉得其中一定有原由。但张天涯并没有多问了头道:“虽然不是我亲自动的手但我可以为这起暗杀事件负责。先不谈这个了来!一起吃东西如何?”

    落座后七夜饶有兴致的看了白一眼道:“这个姑娘一见到我就害怕。到是很像我以前遇到的一个女孩她当初也是这样样子的。”着眼中流露出一丝的惆怅随后马上马上演示了过去却没有逃过张天涯的眼睛。

    凌飞本提议陪张天涯一起赴约的不过被张天涯谢绝了。因为他觉得凌飞这个底牌虽然没有瞒得住七夜但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而万兽山的情况张天涯完全可以应付就算真遭到围攻他也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路上张天涯终于问出了之前心理的疑惑道:“七夜兄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提起的那个曾经也很怕你的女孩是你的喜欢的女子吧?”他问得轻松却已经暗中打开了天眼观察着七夜的反映。连心跳、瞳孔的收缩程度、身上的汗毛是否受到刺激都没有放过。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很可能成为是打败一夕的关键!

    七夜这样的高手当然也现了张天涯在观察他。虽然心里很不爽但还是忍住没有将张天涯的天眼隔离开。在张天涯的监视下很无奈的道:“你是在观察我的话具体有多少可信度吗?不过没关系只要你不将我接下来的话公布出去就好。其实那个女孩叫洋她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当然她是一头羊精见到我的时候还是和你们的那个白的反映差不多的。”顿了一下很认真的道:“我爱上了她。”

    “狼爱上羊?”张天涯没有现七夜的话有什么破绽只是苦笑问道:“为什么和我这些?”为了确保万一他还是决定做近一步的试探。

    七夜苦笑了一下像是做出了一定的思考才凄然道:“我本来并不指望自己能有多高的修为只要洋在我身边我就满足了。可是就在我们考虑什么时候婚嫁的时候……”到这里七夜握紧了拳头继续道:“二相企图对洋无理洋一怒下破口大骂结果被一夕给杀了!”到这里七夜的脸上已经飘下了两行泪水。

    张天涯听了默默的了头心道如果二相没死的话抓到后一定交给七夜处理。不过虽然七夜没有什么破绽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很认真的问道:“那你应该报仇啊为什么反而成了七大妖王之一了呢?”

    “因为我当初还不是一夕的对手。”七夜回答的很直白:“如果我当时找他拼命结果很显然我会死然后永远失去了报仇的机会。所以我混入了他们的内部而且不断挑战高手希望可以越一夕可惜到现在为止我还不可能杀掉他。”完望向了张天涯继续道:“所以我需要一个盟友!”

    “我?”张天涯略感差异随后道:“真没想到七夜兄可以忍受我观察这么久。”完收起了神识和天眼虽然他现在还无法百分百的确定七夜的话是真的。毕竟他现张天涯的观察之后反映也可以用装出来的。不过张天涯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告诉他七夜的话是真的。

    “我明白为了证明我的诚意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在吃早饭的时候你还记得那个一直没有话的高手吗?他是我师兄凌飞这次是特意来帮我的。”张天涯顿了一下继续道:“那我们现在就确立合作关系好了这次合作对你对我都同样重要。”

    “为什么相信我?”飞行中七夜又一次提出了一个比较奇怪的问题。

    “和你决定找我合作的理由一样直觉。”这是张天涯的回答。

    两人为了刚才的交谈原本很近的距离要多飞了许多时候。这时两人已经飞到了一坐山的上空在张天涯的天眼下可以看出整座山的妖气异常的浓深绿的气息几乎将整座山头都覆盖在其中。这不是一个妖怪可以散出来的气势而是成千上万的妖怪同居与此才可以散出这样的妖气来。原来万兽山是这个样子的。

    先后落下后两人并肩向山上走去。七夜用传音入秘的方法对张天涯道:“二相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横竖二相已经死了我想一夕也不会因为一个死人得罪我这个万兽山第二高手。”他得很自信不过张天涯听了却有些担心。

    略微沉默了一下张天涯同样传音回道:“你最好不要帮我。不管你以前对二相的态度如何这次最好不要有太大的变化以免一夕对你生疑。一夕那里我想我自己可以应付的来对了这个给你。”着偷偷将一个玉简和一个玉牌塞给了七夜。

    七夜马上接过收好才问道:“这是什么?”

    张天涯道:“一个是传送用的另一个是证明身份的。如果你暴露了的话掐碎玉简就会出现一个传诵阵大约可以维持十息左右的时间。进入后只要亮出玉牌你就安全了。就算一夕跟进去也没用因为传送阵的另一头是伏羲神殿。”

    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万兽山上的最高处看起来比张天涯的府邸还要华丽得多的建筑万兽殿前。这里与山下的春色不同整个山偶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常年不化。张天涯随口道:“这里的天气似乎并不怎么好啊。”着看了七夜一眼心想他如果随便站在一个角落不细心观察的话都很难现他的存在。七夜的这身行头和这个山太靠色了。

    着大门旁的守卫已经跪倒向七夜行礼态度十分恭敬。

    两人先后进入院子内。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七夜苦笑道:“在这个山几乎没有什么四季可言常年都是这个样子的。对于山上的妖精来四季都是由一夕的脸色决定的。一夕喜是春、一夕笑是夏、一夕愁是秋、一夕怒是冬!”

    七夜这句话并没有刻意的压缩声音。他并不在乎别人是否听到因为他一直都是这么称呼一夕的“大哥”两个字一夕在他口中也没听过几次。

    也许是听到了七夜的话在距离十几丈外的万妖殿内传出了一个冷酷的声音道:“原来是忠勇侯大架光临真是让我万妖殿棚壁生辉啊。来人列队欢迎!”他话的很热情语气却冷的很让张天涯听了很是别扭。

    这个时候从宫殿中马上涌出两排人马。对立站在张天涯与万妖殿的过道两旁同时将手中长刀举起形成一个刀门显然是要给张天涯一个下马威。

    这个阵势张天涯当初在青龙军营也见过一次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不屑的冷哼一声:“老套”着已经化身一道剑光在两旁妖兵还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经穿过刀林站到了万妖殿正门前。

    大门没有关闭。张天涯站在门外就可以看到在殿内正位上坐着的一个肌肉扎实的大汉。这大汉浑身上下都要比其常人粗壮不少而且每块肌肉中都蕴涵着极强的能量一看就是一个肉搏高手。在他下手位分别作着四个相貌古怪的人每一个都有着仙级的修为。

    大致看了一眼后张天涯从容的一笑道:“一夕大王是让那些手下那出兵器来让本官鉴定一下吧?不过恕我直言那些兵器似乎都不怎么结实。”话完身后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杂乱声响是他之前的一冲已经将那些妖兵的配刀尽数斩断了。

    见张天涯居然如此嚣张一夕的脸色不由一沉对刚赶过来的七夜道:“老七你先回位置上坐下吧。”七夜为了不想引起一夕的怀疑只好依言落坐。张天涯这才注意到原来大殿上除了一夕的正位一共只有五个坐位一夕根本就没有给张天涯准备坐的地方。

    没想到一夕居然回来这么一手张天涯也没有什么反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张太师椅放在门口与一夕对面而坐同时还翘起了二郎腿摆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这个椅子是他当初帮丁香搬家准备家具的时候多出来的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派上了用场。

    见张天涯如此一夕的脸色变了数变随后还是忍住冲动道:“我二弟昨日去万寿至今未归生不见妖死不见尸。不知道忠勇侯对此有什么法?”

    张天涯早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成为矛盾的重早想好了解决的办法。听一夕一问随后答道:“死了。”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文件灌注功力向一夕射了出去。手法与当初七夜送信到是有几分相似。

    不知道张天涯扔过来的是什么再想到张天涯是炎帝身边的红人不定也精通医术与用毒之道。面对这份不知道内容的文件他还真不敢伸手去接于是也学张天涯当初随手一拳挥出将文件打成了漫天纸屑。

    可是当纸屑落地后他才现原来这不过是一份普通的文件上面并没有什么毒药成分。否则的话镀银的地板一定会随之变黑的。想到自己大惊怪竟然被张天涯摆了一道一夕的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尴尬。

    张天涯知道自己已经在这次谈判中胜出了一阵得意的一笑道:“既然一夕大王怕我在纸上搞鬼我还是自己读出来好了还好上面的内容我还记得。六十三年前二相在万寿郊外强*奸了一个少女事后还将女少女杀死……”随后张天涯一连读出了二相的十几条罪状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其实张天涯也并没有留心去记下这些他只是记下了几个大体的时间然后开始帮二相编造罪行而已。横竖这些妖王平时横行惯了犯下多少罪状恐怕连他们自己恐怕都不会记得清楚。所以张天涯了半天才没有人能反驳一句。

    “够了!”听张天涯似乎要没完没了的下去一夕终于一拍椅子扶手怒道:“你的意思是老二是你杀的了?别忘了这里是万寿山。在这里是我们妖精的天下这是炎帝都默许的事情你不用拿神农国的法律来压我们没用!”

    张天涯并没有把他的怒放在心上等他完才接道:“没错你们万兽山的事情我的确管不了也不想管。但是……”张天涯着语气也随之变冷道:“现在万寿是我张天涯的封地不在你们万兽山的范围。你们如何作恶我不想管但是请不要出你们万兽山的范围不然的话结果恐怕是你我都不愿见到的!”

    一夕本以为以张天涯的年龄即使获得了少年高手的冠军也不过是一个修为很高的毛头子根本不足为虑。可是这次见到张天涯他才真的感觉到头痛了起来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个张天涯不愧是敢和黑帝颛顼叫板的人物果然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感觉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一夕把目光投向了下手位的六道和七夜。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无疑是最能帮上忙的。六道的奸诈程度仅次于二相。而七夜话做事都有他剑法中那冷酷强悍的作风在气势上很占优势。

    不过七夜这次似乎并不打算帮他直接将他的目光顾虑端起了茶杯自己悠闲的喝了起来。他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对一夕的态度也不冷不热是否帮他完全出于心情。对此一夕拿他还真没什么办法时间一常也习惯了。其实这也是七夜高明的地方如果他这个时候表现出对一夕特别的尊重反到会引起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