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玄海龙王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玄海龙王

    听到张天涯的提议一夕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道:“既然侯爷已经做出了让步如果我再不答应未免太不进情理了。好一切就如侯爷所我保证万兽山的大妖精在下次决斗之前绝对不会去万寿生事。”其实他也没安好心他是知道现在不好逼得太紧以后再想办法收拾张天涯不迟。

    “既然如此告辞!”张天涯完已经化身一道剑光向万寿方向飞了回去。

    张天涯走后一夕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太阳悠然道:“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阳光明媚。不过如果天上出现两个太阳的话天气还能算得上不错吗?”其余的六大妖王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天不能有二日国也不能有二君。在万寿也是一样张天涯和一夕只能有一个在这里作主!

    而飞在天空中的张天涯这个时候也同样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太阳。不过他想的却是:如果天空中出现了十个太阳那会是如何的一般情景?万兽山的妖怪必须收服不过一夕还不配做我张天涯的对手他只能成为我对付颛顼的一块踏石!

    收回望向太阳的目光张天涯又回想起了自己今天的经历。如果出现什么错误的话必须及时想出应付的方法这次与一夕的较量对他来是一个很重要的步骤绝对不允许有一的偏差。

    先他排除了七夜的嫌疑从七夜的整体表现来看并什么什么破绽。而且他也更愿意相信七夜所以浅意识里就把他的嫌疑排除了。之后是与一夕的一战一夕那拳法让张天涯很是郁闷好听了那是无招胜有招不好听的就是乱打一气。不过偏偏是他这么乱打一气却有着一股不要命的劲头很多破绽都让张天涯不敢放心攻击。

    从一夕的拳法中张天涯也多少学到了一些东西。不过这并不是重直觉告诉他今天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对了是在决斗之前。关于二相的死被张天涯胡乱找些罪状就搪塞过去了可以是出奇的顺利以后一夕也决口没有在提此事。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事情顺利得似乎有些过了头。如资料中显示二相可以是一夕的智囊对一夕来将重要程度恐怕还要在武力仅次于他的七夜之上可是一夕今天的表现似乎对二相的死只是例行公事的提了一下就再没有涉及。

    到底是为什么呢?张天涯开始思量了起来如果是他们之前本身有什么矛盾七夜应该知道的而作为盟友他应该会告诉自己才是啊。或者……二相没死!想到这个可能张天涯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可以骗的过凌飞的眼睛这个二相的奸诈程度还真是让人感到头痛呢。看来以后必须心行事才行。

    难怪二相敢明目张胆的在万寿招摇以他的奸诈应该可以想到张天涯一心想先除掉他的。原来他是想借这么一“死”从明转暗在张天涯没有防备的时候就可以出阴着设计张天涯了。想明白这张天涯不禁开始庆幸自己顿悟及时了否则的话损失肯定不会的好一个二相。不行必须要先找凌飞问个清楚!

    张天涯想的入神路过万寿的时候竟然忘记了停下了就这么一直向东方飞去。连天空中已经乌云密布他还是没有在意直到一道电光闪过“轰隆隆……”的雷声随之响起张天涯才回过神来却现自己竟然不止不觉的飞过头了现在的位置已经过万寿的百里以外了。

    张天涯想到二相没死本就有些心烦现在见到天气也这么不配合心里自然也很是郁闷了。看样子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张天涯随手一挥将乌云全部驱赶出了数里以外重新看到太阳后心情才稍微好了一振作了一下精神决定马上打道回府找凌飞核实一下二相的生死。

    “何放狂徒竟敢再此驱云?”在张天涯刚要走人的时候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乌云后面传了过来。还没等他明白怎么会事的时候一声琴弦声响随之一道气刃割开了云层直向张天涯斩来竟然是借琴而的气刃夹杂着音波攻击。

    算起来这些也都是张天涯的惯用伎俩了现在有人对他使将出来他自然是早有防备。忙再次转过身来同时右手两指放出剑气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半月弧线分毫不差的迎上了对方的气刃。

    “嘭!”两股气劲互碰却没有出太大的声响就好象气球爆开了一样轻描淡写的就互相抵消了。张天涯化解了对方的偷袭同时心中懊恼对方出手狠辣心道如果不是自己有本事的话恐怕现在早已经被那道气刃拦腰斩成两截了。于是灌注功力冷哼一声道:“何方妖孽竟然敢偷袭本侯?”

    张天涯这声含怒而出将四周被他扫开的乌云更被着声震得一阵动荡几乎消散。张天涯其实这次也有些受心情影响所以只想到如果自己没本事会被斩成两截。可是如果他没有本事的话有可能挥手间将乌云赶走吗?对方也是知道他能应付的了才出那到气刃警告的。

    张天涯话音刚落两条人影已经飞了出来来人是一个赤男子和一个白衣青年。那青年手中还抱着一把古琴从灵器上观察也应该是一件仙器级别的宝贝。想来偷袭张天涯的就是这个白衣青年了。

    见到张天涯那少年脸色有些苍白而且一脸的敌意看来是被张天涯反攻的那一声怒吼所伤。而那赤法中年男子也是满脸严肃冷声问道:“就是你在这里驱云的吧?你可知道这万寿一带个是归我管的?”

    “切!”张天涯不屑的白了他一眼道:“归你管?炎帝明明把万寿划给我做封地怎么突然就成了归你管的了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那赤中年男子听了一惊马上收敛了一下之前兴师问罪的气势对张天涯问道:“你这里现在是你的封地你是炎帝新策封的忠勇侯张天涯?”他现在的语气比起之前来要客气的多。

    张天涯见对方不再那么蛮横了也不好再针锋相对微微了头道:“阁下刚才这里是你管的不知道阁下现在所任何职?”直觉告诉他眼前着两个家伙并不是简单的角色所以还是问清楚对方身份的好。

    “哦哈哈……”听张天涯一问对面那赤中年突然哈哈一笑道:“误会误会。我刚才一时着急省略了几个字。其实我想的是这一带的行云布雨是归我管的我是南方三千里外的玄海龙宫的龙王敖天。算起来我们也是同僚了这是我的次子囚牛。囚牛见过忠勇侯!”

    囚牛一听自己的父亲居然要自己向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许多的年轻人见礼心里大是不快偏偏父命不可违只好十分不情愿的对张天涯抱了抱拳声音压得很低道:“见过忠勇侯。”

    对他的这种态度张天涯也可以理解哈哈一笑道:“还是算了吧我想令郎的年龄恐怕要比我大上许多呢还是直接叫名字吧。”顿了一下想起刚才驱云的事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刚才我想到一些烦心的事情防碍了龙王布雨还请龙王不要见怪。”

    “没关系的。”敖天马上回答道:“再重新布过不就好了。来我们往上飞一……”着带头向上方飞去张天涯和囚牛也马上跟上。随后敖天念咒施法片刻功夫就重新布云、降雷、施雨。大雨瓢泼而下不过三人高在云层之上却没受任何影响。

    这时敖天收功对张天涯问道:“这雨还要下上一会的。对了侯爷你刚才遇到了烦心的事情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老龙如果能帮上忙的话侯爷尽管话。”

    他虽然一直深居玄海但并不代表他的消息闭塞神州大大的事情也很少有能瞒得过这个老龙王的耳目的。张天涯自从到达上党之后可以是惊人的表现接二连三的不断整个神州都知道了青天剑的名字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敖天不但知道而且对张天涯一直以来的表现和不惧颛顼的勇气很是欣赏。所以才对张天涯这么客气显然是想结交一下这个年轻的新秀豪杰。

    张天涯听了摇了摇头道:“还不就是一夕事情我想我自己还是有能力解决的。如果真到了解决不了的时候我一定回去麻烦您老的。”顿了一下摇头叹道:“不过这个一夕还真是个麻烦我刚才和他交过手居然无论如何进攻都很难突破他的防御只打了个平手。虽然这只是试探性的过招互相都保留了一定的底牌没有亮出来但是他那身BT的防御还真是让人头疼呢。”

    听了他的话敖天自是有些惊讶而囚牛更是把嘴巴张得可以放一个咸鸭蛋进去。眼前这个张天涯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而且根据资料这也似乎就是他的真实年龄。而仅仅是这个年龄就可以和自己见了都要避开的妖王一夕打成平手!这太也强了吧?他是怎么修炼的?就算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没这么快的度啊!

    其实修炼到金丹之前如果资质好的话修炼进度是很快的。而后来张天涯得到了造化玉蝶潜在的大大提升了他的修行进度。要知道鸿钧能有现在神州第一人的修为造化玉蝶在也一定程度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过了片刻敖天才默然了头道:“你犯愁的是一夕的那件万兽宝甲吧?那的确是个很难缠的防御铠甲而且在一夕身上可以与他的功力相辅相成。对了你知道那万兽宝甲的来历吗?”

    “万兽战甲的来历?我还真没听过。”张天涯听了马上虚心的问道:“龙王既然这么那一定知道了可否告诉我或许让我能想出破解的方法来也不定呢。我为了万寿百姓免受一夕的骚扰定下每年决斗一次输了就要把万兽上的范围扩大一千里。所以我绝对不能输否则就要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啊!”

    他之所以这么是因为他现在对敖天还不能完全的信任。他现在要对付万兽山的计划或许一夕方面也能猜到一但一定不会知道他的目的是除掉一夕收服群妖。所以现在这个计划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反正他的也都是实情不算欺骗。

    敖天随手虚划了两下雨势马上见这才头道:“的确这样即使输了也总好过那些百姓在终日惶恐中度过。”

    “我是绝对不会输的!”张天涯的十分肯定语气上不容质疑。

    敖天了头没有接下去转而把目光望向天空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并用平缓的语气道:“一千五百年前神州的所有普通百姓都生活在终日的恐慌当中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连一些修炼门派都一样随时面临被灭门的危险。

    而凶手就是当时成千上万的年兽这些年兽不但铜劲铁骨刀枪不如而且个个都有不的神通。作孽起来破坏力也十分强大。当时丧命于年兽口中的人类数以亿计!”手到最后连敖天自己都对这个数字感觉到震惊语气中不免加重了几分。

    张天涯听了也是眉头劲皱敖天的话虽然不多但只从这只言片语中他就能想到当时年兽肆虐十室九空的场景除掉一夕的心不由又重了几分。叹了口气随口问道:“真的有那么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