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二相生死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二相生死

    敖天没有马上回答他继续刚才自己的话题道:“当死在年兽口中的人达到九千多万以后水神共工终于忍不住出面找了当时年兽的总统领也就是一夕的父亲万啸并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年兽再继续伤人突破一亿这个数字的话共工大神就要亲自出手铲除他们。

    他们听了自然很害怕一时间也都老实了起来。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平静了三年以后现水神共工再没找他们就再次放纵了起来。不过这次它们没有猖狂多久三个月后死在年兽手中的人终于达到了一亿这个惊人的数字。”

    听到这里张天涯终于忍不住问道:“共工大神出手了?”共工与他称兄道弟的事情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如果用这种事情来炫耀的话那未免也太肤浅了。

    “不!”敖天摇了摇头道:“水神共工不是自己出手的他在愤怒之余联合了另外四大天神。五大天神同时出手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将整个神州的年兽斩杀待尽。他的出做的到那次行动几乎把所有的年兽灭了族!

    而活下来的只有当初还只有五岁大的一夕了。也是木神句芒仁慈不想让年兽就此绝种才向其他四大天神情放了他一条生路还把万啸的尸体还给了他让他自行安葬。

    可是谁知道一夕不但没有悔过反而变本加厉的在万寿称王称霸不过好在他一个就算再怎么变本加厉其破坏力也不可能和当初的千万年兽相比。所以五大天神也懒得再次出手对付他了。而他的那件万兽宝甲。就是由他父亲万啸的皮肉炼化而成的。”

    “好残忍。”张天涯听了叹道:“不过这样一来这件万兽宝甲也可以和他产生一种血脉相连的关系比之七夜用自己的獠牙炼剑效果也不会差上很多。”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起来很玄妙但白了也很好理解。血脉相连的法器与其他的法器相比用起来的感觉就好象自己的手脚和义肢一样的差别一样。

    这时一旁像听故事一样听的入神的囚牛终于插嘴道:“一夕妖王居然用他父亲的皮肉炼化法器那未免也太不孝了吧?”

    张天涯摇头苦笑道:“谁知道呢?也许年兽的孝道与我们有这本质的差异吧?”顿了一下对龙王父子抱拳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打扰这就回去了。刚才想事情的时候居然飞过站这么远现在还要自己飞回去苦命啊!”完还自嘲的笑了笑。

    敖天了头道:“我还要继续布雨就不送了记得有时间来龙宫看看啊。”

    张天涯微笑道:“当然就算龙王您不我也一定回登门道访的。呵呵不了我还赶着有事回去处理后会有期!”完化身一道剑光消失在龙王父子面前。

    “好快的度!看起来真的很厉害的样子呢?”看着张天涯消失的方向囚牛惊讶的对敖天问道:“父王看你刚才对他好象很客气的样子他真的那么厉害吗?”

    敖天微微一笑道:“新锐高手大赛冠军以少壮之年修成仙体你厉不厉害?不过为父对他客气到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而是他敢于和颛顼正面冲突的勇气作为天下第一破案高手的洞察力、判断力还有在卦台的时候帮仇人之子洗拖嫌疑的人格魅力。这些东西你们兄弟九个都是不具备的应该多向他学习才是。”

    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再想到张天涯的表现老龙王现在心里的感觉很是奇怪。如果他看过《三国》的话此刻一定将曹操的一句名言脱口而出:“生子当如孙仲谋啊!”

    回到府邸张天涯现大门上的牌匾已经换了由于张天涯的到来之前郡守的那块破旧得已经字迹不清的牌匾被换了下去而换上来的却是当初上路的时候炎帝亲手踢字并送给他的牌匾。铁画银钩写着三个大字“青天府”落款是炎帝的名字“榆岗”。

    进入府内张天涯随便向如坐针毡的两对情人报了声平安就马上到训练场找凌飞去了。二相的事情牵涉很大越早弄明白对以后的计划有越有帮助。在这种事情上张天涯当然不愿意耽搁哪怕一时间刚才遇到老龙王则是一个例外。

    不管二相是生是死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出一个相对可靠的结论。毕竟错误的估计自己的对手绝对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即使强如诸葛亮用计的时候也要针对特定的对手出招才行。比如那个被后人称道的“空城计”先不它到底是真是假。就当它是真的那也只有用在司马懿身上才有用如果对手换上了典韦、许楮之流恐怕倒霉的就是我们的卧龙先生了。

    所以弄清楚自己的对手是二相还是一夕、六道等人绝对刻不容缓!

    “杀死二相的经过?”凌飞听了张天涯的问题很差异的反问道:“天涯你的意思难道是二相可能没死?”

    张天涯默然的了头道:“现在还只是一个猜测。我去谈判的时候本还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一会的准备。没想到一夕只是略提了一下之后就在也没涉及这个问题就好象这根本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事一样。”

    凌飞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回忆起昨日杀二相的经过并详细的道:“我知道他是万兽山的智囊而且阴险到了极就知道他一定是你第一个必须要除掉的人。所以当我知道他就在城内后马上就去刺杀他了。”他一边一边仔细的回想生怕漏掉了一细节进而影响自己和张天涯的判断。

    “我是隐藏了气息并保持让他无法觉的距离才跟上去的。动手是在郊外不远的地方。那家伙的功夫很怪异而且他不但与资料上对二相的评论一模一样而且还有着度劫初期的修为。”

    “怪异?怎么个怪异法?”谈到修炼方面的事情张天涯总是特别的关心。

    “他的功夫充其量能算个二流角色不过在交手过程中我觉他体内的能量总是试图扰乱我体内的阴阳五行的平衡也算是一门很诡异阴毒的功夫了。人身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胃属水、脾属土、肝属木加上阴阳二气如果被打乱的话轻则血脉互冲受上很重的内伤。重则可以走火入魔甚至爆体而亡都不是不可能的。”

    张天涯听了笑骂道:“靠你练七伤拳啊?他这种功夫碰上你也可以是他倒霉了谁让咱们的五行绝对平衡就像一块铁板呢。继续之后怎么样了你杀他的时候有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有?”

    “有!”凌飞本想问问张天涯七伤拳是什么东西。不过张天涯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把那个什么几伤拳的忘记了忙道:“我杀他很容易甚至因为怕他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将他的身体的和原婴一起用三昧真火烧成了灰烬才放心。不过在三昧真火中他的原婴似乎并没有多少挣扎甚至太痛苦的反映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了。”

    “是这样啊……”张天涯听后陷入沉思半晌之后突然灵光一闪一拍凌飞的大腿道:“我明白了!”

    凌飞怪叫一声马上一把将张天涯的手打开气急败坏的道:“你子想谋杀师兄啊?”

    张天涯随口打了个哈哈道:“不就拍了一下的的大腿吗?至于吗?”

    “你这一掌拍下来可是着仙级剑气的我的五行护体罡气都差没被你打破了!你至于不至于?”

    张天涯挠了挠脑袋道:“不好意思太激动了。”

    “激动你为什么不拍你自己大腿!?”

    看凌飞的架势有要进行一下“新锐高手大赛”新老两界冠军真人pk的冲动。张天涯忙岔开话题道:“下次下次我一定拍我自己的。不过我刚才的我是想明白了原来二相并没有死我们被骗了。”

    这招果然管用凌飞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顺着张天涯的话题问道:“你二相没死?这怎么可能呢我明明是亲手杀死他的啊。而且连原婴都一起烧了他不可能骗过我的眼睛的。难道那个二相是假的?他也和‘仪风’一样有一个双胞胎的兄弟?”

    “哪有那么多双胞胎?”张天涯马上否定道:“你杀的那个确实是二相不过他现在应该还没有死不过我想他数年之内恐怕是难以恢复以前的境界了。这个家伙果然阴险为了阴我们居然可以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来。”

    凌飞听了莫名其妙的问道:“天涯你到底在什么啊**、原婴一起烧了难道他还能活过来不成?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快给我交代别再打哑谜了!”

    张天涯见凌飞认真的样子只好老实交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二相应该有两个原婴。就像我有一个剑心和一个原婴一样。我的原神可以自由决定留在原婴里或者是剑心中不过一旦决定就无法改变了。如果我没有原神的原婴被三昧真火来烧的话想来反映会和你烧掉的那个差不多。”

    “你的意思是他故意牺牲一个原婴让我去杀?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要知道这一个原婴如果修炼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张天涯不答反问道:“如果你的五行旗碰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而对方有一个很厉害的军师。如果这个军事突然死了你接下来的战略是什么样?如这个军师安然无恙你的策略又会是什么样?”

    想到这个可能凌飞倒吸了一口凉气过了好一会才挤出一句话来:“真Tmd毒!”

    而与此同时在万兽山万兽殿的中。一夕却也招集了他的五个兄弟召开紧急会议在商量应付张天涯的对策。除了他们六个妖王外只有一夕的贴身丫鬟在一旁端茶倒水服侍着几大妖王。

    见久久没有人做声一夕才问道:“张天涯的武功今天你们也都看到了。如果真的决斗的话我只有五成的把握可以胜他毕竟他是可以两次从颛顼手上逃出来的人天知道他有什么底牌没使出来。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尽管提出来吧。”

    下面的五大妖王除了七夜坦然的喝着茶水外都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最后还是由其中比较聪明的六道道:“张天涯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家伙根本不足为虑。我看他唯一依仗的可能就是那几百个先天高手了他毕竟是炎帝身边的红人有什么药物可以把这些人在断时间内提升到金丹期也不定。”

    一夕听了了头道:“你的意思是?”

    “突袭!将那几百个高手干掉那样胜下张天涯一个人就再没有和我们谈判的本钱了。不过我们突袭的时间一定要把握好。要在他们防御最松懈的时候动手那样才能以最的损失获得最大的成果。也就是可以让他们松懈的时候……”

    一夕听他后来越越跑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别吞吞吐吐的具体是什么日子最好你就直接出来吧!”

    六道马上一笑道:“嘿嘿要大哥恕我无罪我才敢……”

    一夕听了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个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