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龙生九子

第二百二十四章 龙生九子

    六道马上头道:“大哥英明不过那个日子的话我怕张天涯会有特殊的防范。所以弟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那个日子的前一个晚上。那正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候而且还不到张天涯认为应该特别防范的时候。”

    一夕想了一下看了另外四大妖王一眼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别的提议的话就这么定了吧。”见众人没有反对的意见才道:“那好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现在都回去休息吧我和张天涯那子打了一架也有些累了。”

    五大妖王走后一夕忙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对一直服侍他们的丫鬟问道:“老二你觉得六道的提议怎么样?张天涯会上当吗?”

    那见众人走了被一夕称为老二的丫鬟马上把手中的工作扔到了一边坐到与一夕并列的另一个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答道:“这个提议当然不怎么样张天涯会上当才怪!如果连老六这样的计策都能被杀一个措手不及那个他就不是张天涯了。还有我今天看到杀我的那个人不是张天涯那就应该是他的师兄五行将凌飞了。这样一来突袭的成功率就更低了。”听这个丫头的口气原来她就是二相!

    和二相谈话的时候一夕一向很懒得自己思考问题马上又问道:“那我干脆把这个计划取消好了不过要怎么才能不暴露你呢?还有对付张天涯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二相马上摇头道:“行动不用取消老六的计策虽然不怎么样但不是还有我在不是吗?”着眼中射出戏谑的光芒道:“同样的一个袭击只要在细节上处理一下就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不知道她如果知道张天涯已经猜出“她”没有死还能否这么自信了。

    同时在万寿的三千里南玄海的海底一座装饰华丽程度堪比青帝帝宫的建筑内的一间大厅里有几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围坐在一起也在谈论着张天涯的事情。他们一共有九人都是青年样子不过他们的衣着、气质却都有着极大的差异。而他们其中的一个正是张天涯白天所见过的龙王次子囚牛。

    这九个家伙就是玄海龙王敖天的九个儿子但由于玄海龙王生性风流又喜欢刺激。年轻的时候做过不少荒唐的事情这些儿子都是他和不同的女妖所生。所以这些儿子虽然都是他的种却也都继承了其母亲的一些遗传基因可以都是怪胎了。

    直到数十年前老龙王终于想到了给自己找一个继承人的事情。可是这个时候他才无奈的现自己的九个儿子竟然没有一个血统纯正的如果让他们继承自己的位置恐怕绝对难以服众。所以才以此为理由又娶了一位本族的皇后。可是几十年来他们也仅仅生了一个女儿而已并无子嗣。

    囚牛刚把白天的事情介绍完表情很是得意。他们九个在一起已经生活了近千年了该了解的东西也都了解了。所以谁如果弄出一新鲜见闻的话都不免召集兄弟炫耀一翻如今的囚牛就是这种情况。

    听了囚牛添油加醋的介绍其中年龄最长的粗框青年马上眼睛一亮道:“二弟你的那个张天涯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此人不此龙子名曰睚眦是玄海龙王的长子生性喜欢争斗而且噬杀。他也喜欢没事找人比斗不过与七夜不同的是他通常在可以留手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有一留情败在他手下的人几乎无一可以逃出被杀的命运。

    囚牛一听他大哥这么问马上一挺胸脯道:“当然是真的比娘还真。”这句话对他们来已经是最有用的保证了。这九个家伙形态各异在九人中流行这样一句话“除了妈是真的什么东西都可以是假的。”这句话敖天听了自然郁闷不已偏偏这又是由于他自己的风流债引起的也拿这就个儿子没有什么办法。

    听了囚牛的保证睚眦满意的了头眼中射出炽热的目光取下背后的宝刀轻轻的抚摩了起来就好象在腹摸情人的脸。同时道:“你不是他答应父王要改日登门拜访吗?到时候我一定要会他一会。我的天行刀已经寂寞了太久了太久了……”

    见睚眦的样子另一个衣着异常整齐、正统的少年忙劝道:“大哥你以前就总是拿着这把天行刀以替天行道为名到处找茬杀人父王为此没少你。而且这次父王就怕你冲动特意叮嘱那是他的贵客你如果贸然生事的话恐怕父王非罚你抄三年的书不可!”

    这个龙子排行老八名曰狴犴是敖天最喜欢的几个儿子之一。现在玄海水族的大事物也有部分交由他打理。由于他天生喜好公务而且为人机为公证玄海内大纠纷问题现在都是由他来做审判的。

    也正因为这样他对张天涯的破案能力以及帮颛盟洗脱嫌疑的事情上表现出的公证也很是欣赏大有结交之心。如今见睚眦要找张天涯打斗便马上劝解了起来一个是他的大哥另一个是他极为欣赏的神交之友无论哪个被杀都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睚眦听了他的话感觉有些扫兴的摆了摆手道:“安拉安拉我这次大不了先征求他的同意找和合适的时间地单独比斗一场只要张天涯自己答应的话相信父王也不出什么的。而且他是神农国的高官虽然刀剑无眼但我也会尽力手下留情的。至于父王的处罚大不了找老四帮忙就好了。”听他的意思就好象张天涯一定不会是他的对手似的。

    其实自从一夕在万兽上崛起后睚眦就很想过去挑战一下。但老龙王知道一夕的厉害和手段怕他儿子被杀所以下了严令让他绝对不许去挑战一夕。睚眦对他这个老爹的话还是很听的虽然心痒得很但还是忍住没有去挑战。不过在他的浅意识里一直认为一夕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连和一夕打成平手的张天涯也被他列入了不是对手的行列中了。

    听了他的话另外几个龙子互相对望了一眼显然对睚眦会尽力手下留情的话没有人相信。

    这时另一个大嘴巴的龙子也问道:“二哥你刚才的那个张天涯也懂得用吼声攻击。他的吼声比起我来谁更厉害一?”问话的是六龙子霸下。

    “这个……”囚牛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不太好他的声音攻击与老六你的不是一个风格你的几乎纯是以灵力附加音波中进行攻击而张天涯的音波攻击中虽然蕴涵的灵力没有你的强但其中却带着一中奇特的……奇特的心神攻击我在没有防范下直接就被其震伤了。”

    霸下听了也饶有兴趣的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个张天涯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呢。”

    囚牛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我对他到是没什么兴趣如果他的音波不全是为了攻击而是可以用在美妙的音乐中的话我到是有兴趣和他切磋一下的。”这个囚牛显然不太喜欢争强好胜只对音乐有着特别的兴趣。

    这时一直在旁拿着一本书心不在焉旁听着的四龙子负屃终于开口道:“这么来这个张天涯还真符合这个条件。前些天我看一些民间趣闻的时候知道有一个叫张天的琴师他的琴声可以招引百鸟来朝。后来莫名其妙的突然走了时间和张天涯去闯三苗的时间刚好吻合而且他走后前去要对他问罪的孟辽将军却现和他在一起的竟然是精卫公主。这么想来这个张天很有可能就是张天涯。”

    “如此来。”囚牛也来了兴趣道:“这个张天涯真是个厉害的家伙想必我们大家都有兴趣会上一会吧?”

    “我没兴趣。”话的是一个懒洋洋的家伙完再次趴在桌子上没有再话。这个家伙一向喜静不喜动他有如此表现其他人也不觉得奇怪。

    再张天涯与凌飞分析明白二相没有死的结论后都知道事态严重。所以这几天都加紧了对四百八十名天伤成员的训练。但张天涯却只是将训练的日程表加紧了许多本人却用更多的时间来训练那五百资质更好的天哭成员。只有这样对方才会把天哭的成员当成七夜当初见到的那些天伤成员而不至于暴露天伤这个秘密杀招的存在。

    第三天一早七夜到访。奇怪的是七夜来之前白虽然也有些感觉但并不像前两次那么强烈了在出门迎接七夜之前张天涯还好奇的对白问了句:“白你以前不是预感到七夜就害怕的要命吗?怎么这次像是好多了的样子呢?”

    白对此只回答了三个字:“习惯了。”张天涯想想也是七夜的那个他最喜欢的洋如果一直都那么怕他的话两个人不是两个妖精恐怕也无法正常相处了。

    释然的一笑后张天涯起身出门迎接七夜去也。

    将七夜迎进屋后张天涯随口问道:“不知道七夜兄这次到访有什么指教吗?”他这完全是做样子因为他和七夜结盟的事情现在除了张天涯本人外只有凌飞知道。现在他还没有把旁人打出去七夜也不可能出什么重要的事情。

    果然七夜微微一笑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当然是继续我们未了的决斗了。”完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道:“我的伤现在已经好了。”

    “那好!”张天涯爽快的答道:“我这里有一个安静的地方保证没有人打扰请随我来。”着把七夜引到一个秘室内才面容一整改变话题道:“七夜兄你这次来不是真的来找我决斗的吧?”

    七夜也恢复了严肃摇头道:“当然不是我们现在的要目的是对付一夕至于决斗的事情现在并不着急。不过这个未了的决斗还真是个很好的借口呢我回去就直接自己败了就好了还要麻烦你帮我弄出一伤来掩人耳目呢。”

    张天涯摇头道:“不。这个借口以后你还可以用我们的决斗今天还是打不完的。因为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借口你可以你的伤好了我却在日前和一夕一战的时候受了暗伤你也不想占这个便宜所以将决斗压后。对了一夕要有什么动作了吗?”

    “是的。”七夜叹了一口气道:“你最好在三个月内能找到强援来。因为一夕已经决定在过年的前一天晚上来进行偷袭把你手下最得力那五百人除掉。那样的话你就没有什么谈判的本钱了。”

    张天涯听了一笑道:“是这样吗?我知道了。”他同时想到看来一夕对七夜并不是十分相信的连二相没死的消息他都不知道。

    “六道这个注意并不怎么样想来也达不到什么目的。”七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这次来要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关于一夕的万兽宝甲我知道破掉它的办法了!”

    “什么?”张天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七夜办事效率也太高了一吧。自己正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就带来了这么有用的消息这简直就是及时雨嘛!想到这张天涯马上追问道:“到底是什么办法!”

    七夜淡然一笑道:“你先不要急这个来话长。先要从那万兽宝甲的来源起。”

    张天涯苦笑道:“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不是用他父亲万啸的皮肉制成的吗?你还是不要吊我的胃口了还是直接把办法告诉我吧。”

    “你已经知道了?”七夜略有些意外但并没有问什么直接道:“万啸死了还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剥掉皮肉炼化铠甲定然会存在一股怨气。所以要破掉万兽宝甲必须要用万啸的内丹攻击万兽宝甲胸口处唯一的破绽才可以。”

    “万啸的内丹?”张天涯若有所思道:“可是我一时间到哪里去找他的内丹啊?”回想起来在与一夕一战的时候用断刃将他彻底包住却被统统反震碎掉。所有的刀刃都被震成了铁粉只有刺在他空口处出刀刃只被震成了一些碎片。现在想来那个位置看来真是万兽宝甲唯一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