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白丁遇险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白丁遇险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张天涯听了哈哈大笑道:“他以为他是老蒋啊?不过这个案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还有我可以找一些嫌疑人以及证人问话吗?”

    狴犴听张天涯马上切入正体高兴的道:“当然可以请侯爷随我来。我先带你去见证人和幸存者我们边走边。”

    原来这个题目是狴犴半个月前刚刚更换过的。之前的题目是他破过的最为得意的一个案子而现在这个至今还没有破获。半个月前在玄海一个岛的城镇上生了一起凶案严格的只是一具无头死尸。根据身上的遗物判断死者应该是当地的一个大户。

    狴犴起初怀疑是附近喜食人头的妖魔所为但经过仔细的检查并无妖魔出现过的痕迹。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他也无法下定论。

    话间狴犴已经派人传来的本案的第一个证人是一个在凶手手下幸存下来的女子。她显然现在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总是低着头不敢往市场的方向看。

    张天涯连她的名字都没有问就直接切入正题道:“请你陈述一下当天的经过。”

    那女子依然没有抬头就这样低着头道:“我当时正在前面的街上走过由于天色较晚我害怕失足跌倒是低着头走的。走着走着突然现路边有血迹之后看到一个拿着斧子的人影正从后面向我走过来。我吓坏了马上大叫一声开始逃跑。也是我的运气好一些这个时候刚好有寻夜的衙役经过那歹徒害怕才没有杀我就跑了。”

    张天涯听了不至可否的了头道:“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并给了一旁的狴犴一个眼神。后者会意马上挥手让衙役将那女子带了下去。后对张天涯问道:“侯爷有什么线索吗?”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那个巡夜的衙役现在还在吗?”

    狴犴又一挥手马上有一个衙役走了上来对张天涯行礼道:“的见过侯爷。”

    张天涯上下打量了他两眼随后问道:“你当时是像那个女子所的听到她的叫声才赶过来的吗?”

    衙役答道:“是的。当时的正在巡逻巡到这条街附近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尖叫马上就冲过来了结果现尸体被仍在了路边的一个摊位后面人头没有找到。”他回答的很干脆作为一个衙役他自然知道什么才是重。

    张天涯又问道:“当时这条街道也和现在一样这么黑吗?这附近的灯笼都没有着吗?”

    那衙役马上答道:“没有。这里到了午夜所有的灯笼都是熄灭的。而且那天我记的很清楚看到血后还是靠我自己带的灯笼才顺着血迹找到那尸体的呢。”

    张天涯这才满意的了头道:“那我明白了你可以先下去了。还有把刚才的那个女子叫上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她。”随后对一旁的狴犴一笑道:“我想我已经明白事情的真相了不过要过一会才能告诉你。”

    狴犴只是回以微笑对于这个案子反正半个月都过去了他也不在乎这一会工夫。

    那女子再次被带上来显得有些惊慌却依然低这头道:“大人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张天涯温和的一笑道:“你不要紧张我也不过是突然想到几个问题刚才忘记了问你而已。”

    那女子这才心下稍安道:“大人请问。”

    张天涯这时突然收起了先前的笑容表情变得异常严肃厉声喝道:“你为什么杀他?”

    “我没有!”那女子哪里想到张天涯翻脸比翻书还快心里一惊马上失口否认道。

    张天涯不给对方整理思路的时间继续逼问道:“你杀人的斧子现在在哪?”

    “我了我真的没有杀人!”那女子这个时候现张天涯的问题似乎很白痴所以稍微放下心来知道自己只要不承认就没事了。

    而站在张天涯身边的狴犴也是满心疑惑难道天下第一的破案高手青天剑仙就这个水平吗?本想阻止张天涯丢脸下去又想到张天涯应该有自己的用意才放弃阻止他的想法选择静观其变。

    张天涯这时突然话锋一转道:“那晚你在什么地方?”

    那女子听了心中有气声音很大的答道:“我已经过了我那晚正在街上……”

    张天涯马上打断他的话以比她更高出几个分贝的声音道:“我问的不是你杀他的那晚我问的是你杀他的前一晚!”

    “杀他的前一晚我在……”那女子到这里才终于现上了张天涯的当。阴谋败露后的颓废感让她无力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天涯见到自己的任务结素转身对身旁的狴犴笑道:“现在问题已经弄清楚了不知道八龙子认为我的表现是否可以通过考验呢?”

    “当……当然……”狴犴显然对张天涯这种无赖式的破案方法一时还有些不适应。过了一会才疑惑的道:“侯爷的破案手段怎么呢还真……真特别呢。不过在下还有一个疑惑侯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这个女子的呢?”

    原来是要问这个张天涯坦然答道:“刚才衙役已经过了这里午夜所有的灯火都是熄灭的而且四周高楼林立月光根本无法照射进来。她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看到凶手的影子?”

    “所以!”听明白这个关键狴犴马上兴奋的接过张天涯的话道:“他杀了这个大户还没来得及收拾现场就现巡逻的衙役到来所以急中生智尖叫一声装成受害人的样子来混淆视听!”

    张天涯了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事情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而且人头也在这个市场内。”着用手指想另一个卖猪肉的摊位道:“就在那个摊位下面的柜子里因为整个市场只有这个摊位上的血腥味最重也可以最好的演示人头出的血腥气息。或者在街角的那个夜香桶里不会再有第三个地方了。”张天涯这个也全是凭的猜并没有用天眼查看。

    “侯爷果然是断案如神真不愧青天之名啊!”狴犴着恭敬的向张天涯行了一礼。张天涯还没来得及客气两句被传送了出去。其实这个案子没有破狴犴始终有一种如梗在喉的感觉现在被张天涯破了案子自然是要抓紧时间去处理了一下了。

    不明白狴犴为什么如此着急张天涯索性摇了摇头没有继续想下去。看了看身边还剩下的六颗珠子在回忆了一下九龙子入阵时出的不同光色确认无误后伸手向又前方那颗蓝色珠子去。

    但手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并不明显的预感似乎“家里”出事了!马上将手收回轻掐两下后脸上表情一惊后又释然一笑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手指则改在了那蓝珠旁边的黑色珠子上。

    场景再次模糊后张天涯出现在一个十分宽敞的屋子里性格有些阴沉话语很少的三龙子螭吻正盘膝坐在张天涯对面的一个蒲团上双目紧闭在养精蓄锐。感觉到张天涯的到来马上睁开了眼睛起身道:“侯爷终于来了螭吻已经恭候多时了不知道我是第几关……”

    “第四关。”张天涯随口答应了一句心里却在挂牵丁枫和白。他刚才算出两人现在恐怕会遇到一些危险。虽然卦相主吉但张天涯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想到自己不在的时候凌飞应该有能力将一切处理得好才重新考虑闯关的问题。他感觉现在自己不在万寿那里生的事情自己却帮不上忙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才改变了闯关进程要以最快的度拿到内丹然后抓紧回去坐镇。

    这到不是张天涯对凌飞不信任而是他更希望自己可以在万寿遇到麻烦的时候做出自己作为最高netbsp;在万寿城郊外的一个风景优美的湖边一对金童玉女正在悠闲的踏青这两人正是张天涯算到会有危险的丁枫和白。

    自从凌飞来了以后原本忙碌的他们就都变得轻松了起来。虽然那三万大军还是要他们来负责训练不过拿到了凌飞定下的训练计划后他们才现原来训练士兵也不一定要累得跟什么似的。只要计划定得恰倒好处训练士兵的军官并不用时时留在军营效果也会比先前强出数倍来。

    现在的他们对凌飞的崇拜已经摆在了仅仅次于张天涯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上了。

    两人走在一起谁都没有话但在他们脸上却都可以看到甜蜜的笑容。就好象他们这样走着就是一种很幸福的事了似的。

    白的眉头突然一皱有些担心的道:“我又有感觉了是七夜的感觉?前几天他不是刚来过吗?怎么又过来了?”

    一听七夜来了丁枫原本甜蜜的表情马上变得紧张了起来熟练的从背后取出了张天涯帮他们炼制的下品仙器级别的宝剑摆好防御姿势四下望去还很有高手风范的道:“七夜妖王远道而来丁枫有失远迎还请不要见怪。请现身一见……请七夜妖王现身一见!”

    丁枫又一连问了几句见半天没有人回话才对白安慰道:“七夜虽然是敌人但姐夫他也应该是一个君子。我叫了这么半天他都没有答应想必不是来对付我们的或者是你太累了产生的幻觉吧。来我们坐下休息一会吧。”

    白经过几次接触后她对七夜的恐怖感觉已经越来越淡了现在感觉是否正确连她自己都不十分确定了。默然的了头后和丁枫坐在了附近的一块大石头上。

    刚坐下后现丁枫的手居然不老实了起来竟然战战兢兢的向她的大腿上移动过来。白对丁枫早就心生好感现在虽然害羞但心里还是很甜蜜的索性装做自己没有现由得他继续胡闹。

    丁枫自从开始帮张天涯训练部队就在那些当兵的口中听了一些男女之间的知识。而他现在正职十**岁对异性幻想最强烈的年龄所以听得认真而且都记了下来。这次和白单独外出见时机到了就丈着胆子想把学来的知识应用了一下。见白没有推开他的意思心中一喜刚想更进一步却突然脸色一变停了下来。

    他之所以在这关键的时候停手是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很重的杀气!不只是他还有白也现了那杀气竟然来自他们正坐着的石头上。两人一惊下马上互相拥抱在了一起向前方弹了起来用出了张天涯传授他们的彩碟双飞外的另外两手防御招式之一的‘此志不虞’。利用彼此的搂抱互相护住保护住对方的要害由于这招一旦施展就只能保护对方无法对自身进行防御所以除非彼此信任无间的情人否则是绝对练不出来的。

    与此同时万兽山一夕的房间内。两个人正在商量着对付张天涯的计划……

    这两个人当然就是一夕和二相了。一夕先开口对二相问道:“老二你不是老七现在并不可靠吗?那这次去万寿为什么要把他也派去?”

    二相得意的道:“正因为他并不可靠所以我才叫你派他去的。这次万寿的行动我们本来就没打算真的杀了张天涯的什么得力手下那样只能将战争提前。对于我们来并没有什么好处。把老七派出去也可以防止他耽误我们的大事。”

    “大事?”一夕疑惑的问道:“老二你还有什么好注意吗?什么人!”到一半一夕突然停了下来大喝一声右手向门外虚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