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春光灿烂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春光灿烂

    与三龙子螭吻互相打量了片刻后张天涯先开口道:“侯已经等很久了不知道三龙子这关的题目是什么?”

    螭吻答道:“我在北方玄冥之海修成一项很有意思的功夫连大哥在不想下杀手的前提下都破不了。所以我的题目就是……”

    “破掉你那个有意思的功夫?不过我希望可以快一开始我还有些急事要回万寿处理的。”张天涯见螭吻话有条不紊有些等得不耐烦了于是才接过他的话并催促他快一开始。

    “好的!”螭吻眼中精光一闪:“侯爷心了北冥龙吞!”着张大了嘴巴猛一吸气产生一股极强的吸力。强如张天涯都感觉到身体有些战立不稳忙在双足上附加了更多的能量以站稳脚跟免得被螭吻吞噬掉的命运。

    张天涯现在已经运用起了五行元诀使自己和整个房间融为一体。但即使这样他也感觉到自己和螭吻之间的距离正在因为他口中的吸力不断缩短。原来在对方的吞吸之下整个房间都开始偏向螭吻的方向移动了过去。好可怕的功法好可怕的北冥龙吸!

    要破掉对方这招张天涯当然也有办法。而且十分简单全力一道剑气劈出把螭吻一分为二那他自然就什么都吸不了了。但他毕竟是有求于人而且对老龙王的印象很很不错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那又怎么会向螭吻真的下杀手呢?

    如果要用这个方法的话那力道上绝对不允许出现哪怕一的偏差。少了就会被螭吻这股奇怪的吸力化解并吸收多了的话恐怕就要把螭吻弄得重伤或致命。两种结果无疑都不是张天涯所希望看到的。

    一边尽力将控制自己的身行张天涯开始运起了五行元诀也对身附近的天地元气进行吸纳希望这样可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同时他打开了天眼希望可以看出螭吻这一招的破绽来就可以很容易的破解掉了。

    可是他还是失望了螭吻吞吸过程中被他吞入其中的天地元气都沿着某种合乎天地至理的轨迹归纳到了他丹田内的原婴之中。甚至包括外界也是一样被他吸收的天地元气也都按着一些奇妙的涡轮轨迹被吸入他的口中可以是并没有什么破绽可寻。

    之前张天涯见螭吻这么大口吞吸的时候还考虑要不要学孙悟空的办法到他肚子去了折腾折腾。可是现在他对那个计划已经没有什么信心了。在那样的涡轮诡计中张天涯一时真想不出应付只法。

    在天眼中的视野中天地元气被吸收所留下的轨迹都可以看到淡淡的彩色线条。这些线条一出现片刻后就变淡消失就好象张天涯穿越前电脑里的某种屏幕保护一样。看着这样的轨迹张天涯已有所悟明白了一些北冥龙吸的原理。如果现在他给足够的时间静心思考他一定可以把这招理解透并融会成属于自己的招式。

    可惜现在他没有这个时间!两人间的距离还在不断的被拉近。张天涯看到螭吻张大的嘴巴突然想到了一个注意。虽然这个办法显得有些无赖而且还不是很卫生。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想到就做张天涯马上气沉丹田将一股真起以和七夜那招“苍狼啸月”完全相反的方向经过膻中、气海最后经由会阴穴随后向体外排出。“噗!”一个响屁在五行罡气的作用下被放得异常洪亮。不管是放屁的张天涯还是正在吞吸的螭吻都听的十分清楚。

    张天涯排除郁气后的感觉自然是春光灿烂、喜气洋洋、福星高照……

    而螭吻这个时候还在继续着自己的吞吸突然感觉到一股恶臭的气息被吸进了口腔头脑一阵眩晕一股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马上停止了吞吸对张天涯笔画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跑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开始呕吐了起来看这架势要比吞吸的时候还要卖力得多。

    看到螭吻被自己害成这个样子张天涯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同时也觉得有些好笑。强忍住笑出来的冲动张天涯走上前去帮他拍着后背。并道:“螭吻兄弟刚才的那招北冥龙吸真的是很厉害。我一时间也将不出破解之法只能出此下策还请螭吻兄弟多多包涵哎……”

    “呕!”本来经过一翻呕吐感觉已经有些好转的螭吻听到张天涯再次提起这事。马上又感觉到一阵恶心再次做呕吐状。不过他之前腹内的食物早已经被他吐完了现在虽然很努力也只能吐出一些胃液来而已。

    又多了好一会螭吻才算恢复过来。没等张天涯话抢先开口道:“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换下一话题。”他生怕张天涯再次提起那他就要再吐上好一会了。刚才他已经感觉自己快连肠子都一起吐出来了已经再经不起折腾了。

    张天涯见他这个样子其实也比他好受不了多少。不过与螭吻不同的是他不是以内恶心而是感觉十分好笑偏偏又不好笑出声来忍得的确很辛苦呢。忙稳定心神将笑意压了下去才道:“那好吧下一话题是我可以过关了吗?”

    张天涯强忍笑意螭吻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尴尬下有些恼怒的道:“要过关还早着呢我的北冥龙吸有两种应用方法你才不过见到其中一种而已先不要得意看招。”着猛的飞身而起沿着一条美丽的弧线翻身一脚向张天涯劈来。

    见螭吻是空手出招张天涯也不好拔剑相向身体迈前一步右手向上一拖刚好扶在螭吻劈来右腿的腿肌肉上。手腿一经接触张天涯心里再次一惊他感觉到对方的腿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片刻之间自己的右手上的力量将快的流失了近三分之一!而且在这股吸力下张天涯欲收回右手却没有成功就好象自己的手已经沾在了螭吻的腿上一样。

    这哪里是什么北冥龙吸?这Tmd分明就是武侠里的“北冥神功”的威力加强版嘛!难怪都是“北冥”两个字开头的。张天涯郁闷中只好再次将功力聚集后由右手轰出这才将螭吻的一腿弹开。

    螭吻被张天涯全力震开经脉也受到了一些创伤。不过在他北冥龙吸特殊的运行方法下马上就将张天涯攻入他体内的能量转化并收为己用。顺势一个翻身右手一拳居高临下的轰向张天涯的天灵盖。

    但在这片刻之间张天涯也已经想明白了破解之法。体内功力一放力由地起由土生金。散着白色金属光泽的白金罡气将张天涯整个包裹了起来。右手化掌为刀侧面削在了螭吻的拳头上。

    “嘭!”这次拳头依然很顺利的吸收了张天涯的这股白金罡气但马上脸色就是一变。因为这白金罡气是五行罡气中最为锋利也是破坏力最强横的一种。被他吸收后并无法马上吸收掉手上的经脉反被着股力量破坏的七七八八。这条胳膊看来是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可以再用了。

    “哦……打!”张天涯得理不饶龙见螭吻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而且他的右手上已经有鲜血流出知道自己得手了。于是学着李龙的声音大叫一声转身一脚简单而有效的回旋侧踢将螭吻直接才踹飞了出去。以比攻过来时更为华丽的轨迹撞在房间的墙壁上又慢慢的滑落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还是张天涯手下留情否则这一脚足以让螭吻连同这间屋子一同毁灭的了。

    “咳……咳过关!”螭吻被张天涯那一脚踹得气血翻腾连咳出了两口血来马上通知张天涯过关并以最快的度将他传送了出去。他现在虽然伤得很重不过龙宫宝物多是出了名的用上一些药物两天之内应该可以痊愈。但如果和张天涯再继续打下去的话那结果他就不敢保证了。

    这次与螭吻这个可以吸人功力的家伙打了一场张天涯的消耗又多了几分。不过为了抓紧时间他没有多做一停留马上在眼前的蓝色珠子上了一下。心道:这次的对手应该是四龙子负屃。这个家伙以好文、博学著称题目应该是靠智力才可以解决的而非武力。

    就在丁枫和白相拥弹身而起的时候他们先前落坐的石头突然生了变化。原本平滑的石头上出现了一个条手臂隔空一拳轰出拳风中夹杂着沉重的土灵之气向两人呼啸追至。

    如果换了张天涯或是凌飞这种程度的偷袭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但现在遭到偷袭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只有金丹期修为的丁枫和白对他们来这种程度的攻击绝对是致命的!

    见这一拳的声势丁枫就知道麻烦大了。不及多想马上搂着白身体在空中狂转了起来。后者感应到丁枫的心思没有任何的估计配合他的旋转。旋转中两人同时提起十成的功力结合在了一起。并借狂转的力量将其打出形成了一个旋转的气罩将他们保护在其中。

    “轰!”一声巨响两股力量互相抵消。丁枫和白各自翻身落会地面又再次凑合到了一起背贴着背取出宝剑来摆好了防御姿势。刚才一击虽然表面上看是平手但他们知道那全是那一奇招的功劳。

    那一招的特就是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依靠两人的能量互补挥出远远两人功力之和的威力来。但这个条件也是苛刻的恐怖不但两人必须信任无间对时机的把握也不能有丝毫的偏差。

    因为那个旋转的防护罩只能在打出体外后两人旋转两到三周之间的时刻才能达到最强的防御状态。早一则无法挥完全晚一更会消散与无形。两人得到张天涯传授后将着招反复演练了多次但成功率绝对不过三分之一。

    不过幸运的是这次他们成功了。而且由于之前没有准备而刚一出杀气就被经过张天涯特殊训练的两个人现了所以偷袭他们的人也没来得及挥出全部的功力来。此消彼长下才勉强拼了一个平手的局面。

    “哼你们居然敢坐在我的身上当我三石妖王是好欺负的吗?”话间刚才那块石头已经变化成*人形站了起来。这人面貌冷酷表情有些呆板正是万兽山妖王中的老三三石妖王。他现在呆板的脸上露出了几丝怒意显然对两人做在他身上的行为很生气。

    丁枫没想到自己这次出来和白幽会居然会遇到三石惊讶中刚想出言解释。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道:“刚才感觉我的气息的时候怎么不马上走?不过现在也来得及你们绝对不是三石的对手快走否则会死!”声音仿佛是在他耳边对他的一样他认得出那是七夜的声音。

    丁枫虽然不知道七夜的话是否值得相信但对上三石他也知道自己和白绝对没有任何机会的。没等三石起进攻马上拉起身后的白再次向后急退道:“刚才多有冒犯却实属无心请三石妖王大人不记人过我们告辞了!”

    “想走?”三石头见两人一退冷笑一声身体居然马上下沉并融入了脚下土地。

    丁枫见他入地马上把目光移向了下方地面同时他精神高度集中随时防备着三石冲地下偷袭。而这时候七夜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