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可放过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可放过

    “当!”两把宝剑同时扫在了三石的双拳之上因为二人的动作已经达到了完美的一致所以只出了一声轻响。

    拳剑交错下二人居然和三石同时被震退出了五丈之外。

    震惊!绝对的震惊!最为震惊的是三石在他第一次出拳的时候本以为知道可以将两人打成重伤却没想到被两人的怪招取巧的化解掉了。而这次他的双拳全力而心道两人就算可以出先前那招也肯定不死也要脱层皮。哪里想到这次居然还是平手对方只是两个金丹期的角色啊!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其次是七夜他见到方才的危机心里是最着急的一个。他是着急现在和张天涯是合作关系。如果让这两个家伙在自己眼前被杀掉的话自己要怎么向张天涯解释?

    三石自然是希望杀了丁枫和白而也对未来的两口也在领悟着爱的境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在那里着急了。但见到这个结果后他心里更是吃惊。

    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从方才两人的剑势中看出那是以意御剑从而达到了普通剑招无法达到的威力。这种剑法分明就是张天涯的路数嘛。看两人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创出这么厉害的剑招来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是张天涯创出的剑招之后传授他们二人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两个金丹期的家伙就可以和度劫中期的三石拼成这种程度那这招的威力如果由张天涯本身来施展的话……

    张天涯和自己战斗的时候并没有拿出全力来!

    想到这里七夜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停在三石的身旁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下次遇到张天涯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不可!

    他这么想可是冤枉了张天涯了。这招的威力是由情而生张天涯在思念丁香的时候创出的剑意。张天涯虽然也有将这招传授给丁香却从来没有和丁香或精卫联手过。造化玉蝶虽然可以变化成丁香的样子而且和张天涯心意相通。但他们之间毕竟没有爱情可言又怎么能挥出这招的全部威力来呢?

    更何况即使张天涯与丁香或精卫联手没有经历过这种“死亦同穴”的心境也不可能将招式挥出这么恐怖的加成来。再句不好听的话张天涯自己都不知道是喜欢丁香多一还是喜欢精卫多一用情不专下。要将这招挥到及至怎一个难字了得。

    不过张天涯和七夜决斗的时候留手是肯定的了。毕竟他已经领悟八式剑意而和七夜打的时候也只不过用了其中八卦乾坤中的一些变化而已。

    而另一边的丁枫和白虽然也惊讶自己刚才的表现。不过他们并没有高兴的时间“哇!”两人再次动作一致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刚才那招彩蝶双飞虽然把他们的功力叠加到了一个几乎完美的程度。但那并不代表他们本身抵抗功力冲击的程度也提升到了和三石相同的程度。

    在攻击几乎相等的情况下三石没有一事他们两个却受了不轻的内伤。

    不过好在两人现在仍然保持着“死亦同穴”的心境能量彼此水乳交融下伤势瞬间好了五成以上。但即使这样他们面对三石仍然不会有一机会。

    不过幸好三石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把目光投向身边的七夜不满的问道:“老七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了那两个崽子?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三哥。”七夜摇头劝道:“现在我们和张天涯达成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协议。我们这次来不过是来万寿看看观察一下形式你如果杀了他们两个对我们不会有一好处的。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到这里七夜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哼!”三石冷哼一声道:“老七我的事情好象还论不到你来管!”

    “三石!”七夜话间身体已经针对三石散出了一股浓烈的杀气语气冰冷的道:“我敬你年长叫你一声三哥别以为我真不敢动你!你那两下子如果对上我有多少胜算你心里应该清楚这次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胡来的!”七夜现在心里已经生出了杀机。

    丁枫和白没想到两个妖王居然窝里反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始展开身法悄悄的后退去。不过他们又不敢退得太快生怕引起三石的注意。

    “好!”三石的石头脾气一下子被七夜挑了起来脖子一歪道:“你有本事就真杀了我否则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两个崽子的!你们两个哪里跑?剑石八方!”双手猛的按在地面上无数突石头成片从地上刺出并潮水般向丁枫而人攻击去。

    “你!”七夜气得牙根痒痒但他还是压下了马上宰了三石的冲。如果那样的话自己辛苦多年的卧底身份恐怕就无法再使用了。但任由他杀死二人与张天涯的结盟关系很可能也因此断送。左右为难下他的手已经握到了背后牙刃剑的剑柄上如果真到了必要的时候他就会出手灭了三石。既然选择了相信张天涯他就决定相信到低。

    “噗!噗!噗!噗……”突石不断的冲地下穿出逼得丁枫和白只能不断的后退。但他们后退的度居然比不上地面突石涌进的度。见如此下去不是办法两人马上向上越了起来手中宝剑同时一闪来到他们脚下正是张天涯创出的御剑飞行之术。

    “雕虫技!”三石不屑的冷哼一声身体炮弹般从地上弹起蓄势一拳猛向二人轰了出去。

    “金丹期的修为就能借助宝剑飞行也算雕虫技?”七夜心里对三石那个头脑简单只知道从自己的角度来分析问题的家伙更加鄙视了。他甚至可以想到张天涯当初创出这招的时候肯定花了不少的心思。

    不过他没有把心里的想法出来只是一个闪身跟在三石身后准备随时出手。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张天涯能早出现……凌飞也行!比起质问张天涯为什么当初没出全力的事情还是为洋报仇对七夜来更为重要一些。

    两人见三石居然来得如此之快知道自己合两人之力量也不是他的对手。无奈只能故记重施放弃御剑飞行再次移剑在手左右其出共同迎向三石夺命的一拳还是彩蝶双飞希望可以依靠着招保住自己的命。

    七夜知道两人这招应该可以暂时挡三石一挡但肯定不能再坚持太久。刚想动手救人突然心神一动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力量正从万寿向这个方向急移动。才放弃了出手的想法因为来人应该是来救人的而且从气势的强度上看三石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

    但七夜还是忽略了一也是因为他对张天涯的剑意并不了解。这次两人为了保命而招心境已经出现了变化。以他们现在的修为还只能依靠心境来挥剑招的威力。这一心神的变化使得丁枫的剑略快于白半分。提前一刹那在了三石的拳头上。

    “叮!当!”七夜何等修为一听就知道不妙因为刚才的那有一剑是双齐至的这次却有了间隔。肯定出了问题!

    他猜得一没错。这次因为心神的变化两人的剑度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偏差。偏差虽然细微也可以是差只毫厘扭之千里。“嗖!嗖!”两把宝剑直接被三石轰飞了出去丁枫和白狂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双双跌回地面面如金纸可见受了极重的内伤。

    但更糟糕的是现在地面上的突石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在以包围之势向两人推进。七夜知道如果没有意外用不了五息的时间两人肯定死在乱石之下。但他并没有出手因为……

    满地的突石头在丁枫、白身体周围五丈距离外竟再没有逼近。这个距离仿佛形成了一个界限不论那些突石头如何汹涌翻滚到无法逾越哪怕一寸的空间。而这时已经多了一个人影挡在了两人面前双手抱于胸前冷冷看着三石道:“在我的五行领域内任何五行法术都无法运用自如的。就你这种垃圾法术也好意思拿出来显?给我退!”

    随着来的人“退”字出口原本气势汹汹的突石阵马上停了下来随后纷纷像倒放电影一样按着出来的路径退回了地下连被这些突石刺破的地面都恢复如初就仿佛这些突石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七夜这才放下心来一个闪身退出了老远。

    三石心里则惊讶莫名自己的法术就这么被封回去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就算是他心目中的最强者一夕也没有这个本事啊!惊讶中不禁抬头望去。

    只见来人一身素灰色的长衫胸口处秀有代表炎帝的五谷图案双手环抱胸前没有任何感情的双眼正冷冷的盯着他仿佛像是在看一具尸体。而这个人三石是认识的不是和曾和一夕打成平手的张天涯又是何人?

    “喀嚓……!”房间的木门被一夕隔空一爪抓得粉碎。门外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给吸了过来喉咙已经被一夕掐住呼吸困难下拼命的拍打着一夕的手臂希望这样可以让一夕掐在她喉咙上的手松开一些。

    “如梦!”见到这少女一边老神自在的二相马上一惊站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偷听自己谈话的居然是这个叫如梦的姑娘。惊讶中忙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对不对?”可是如梦现在喉咙被一夕掐着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又怎么可能回答他的话?

    一夕转头看了二相一眼随后又把目光移回了如梦的脸上语气阴冷的道:“老二这可不像你的个性啊?不管她是否听到了什么我们一向的原则不都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吗?”着掐在如梦喉咙上的手不禁又收缩了半分。

    “可是大哥!”见一夕眼看就要杀人二相忙道:“你是答应过我的啊!大不了用法术让她忘记刚才的记忆就好了。”

    “哼!”一夕随手将如梦扔在地上对二相道:“你不是就是喜欢她的才华吗?可是经过这么多次法术清楚记忆你看她现在还是当初的那个万寿才女吗?而且不管怎么清除她的记忆这个死丫头都要拼命和我们作对我看还是早除掉的好!”

    那少女被放开后咳嗽了好半晌她之前被一夕掐住喉咙的时候因为呼吸困难表情有些扭曲现在看来才会现这个女子的相貌的确不凡难怪连二相都特别在意她。

    “大哥!不管如梦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希望你能放过她。我现在舍弃了一个原婴阴阳颠倒的弊病已经恢复了只要解决张天涯的事情之后就可以重新铸造身体那时候我还是希望可以娶她为妻子的。”他现在不过是原婴夺舍附身在一夕原来一个丫鬟身上而已。

    “你做梦!”如梦这个时候已经回过气来马上对两人破口大骂道:“你自己看看你现在从头到尾那里像是一个男人?而且还为虎作伥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救了你这个畜生!还有一夕你也嚣张不了多久了这次青天剑仙张天涯一定会为民除海灭了你这个畜生把你收到炼妖壶里炼话掉!我就算死也要看着你到底会被炼成什么玩意来!”

    “那你就去死吧!”听了如梦的臭骂一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终于忍不住出手隔空一拳将如梦的五内同时震碎。之后包含在拳劲内的一股火焰之力随之爆将如梦的尸体烧成灰烬没有留下一丝的残余。

    二相本想阻止一夕可是就算他全盛时期在一夕突然出手的时候想在他手下救出人来的机会都不大。何况现在实力大打折扣?见如梦死后二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哎死了就死了吧……”

    听二相这么一夕的脸色才好看了一头道:“这才像我一夕的兄弟做大事就必须心狠手辣。对了你刚才的另一个计划是什么妙计?”

    二相走到一夕身边伏在他耳边轻轻耳语了两句后不理会一脸惊喜的一夕。转头向门外走去并轻声道:“大哥我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背对着一夕他的脸上已经流下了两行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