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水天一剑

第二百三十二章 水天一剑

    “哈楸……”再次回到迷雾震中的张天涯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摇了摇头叨咕道:“什么人又在念叨我不知道是不是美女?”自言自语中手丝毫没有停留食指已经在了九龙幻魔阵的最后一颗红色珠子上。

    这是张天涯要面对的最后的考验了。前两关顺利得简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本来最让他头痛的七龙子狻猊结果却成了最简单的一关。不过张天涯对那喜静不喜动的评价到有有些异议他认为这句评价应该换一换一个字就可以明懒!

    是的那个狻猊确实是个很懒的家伙。张天涯一到达他的关卡狻猊就开始抱怨麻烦最后提出的问题更让张天涯哭笑不得猜拳。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的情况下张天涯还是依靠卦术提前猜中了他的剪刀结果轻松的一拳过关。

    之后是五龙子蒲牢。这个家伙也是要靠硬功夫来硬的不过两人并非真的动手而是不断进行音波互攻。坚持一柱香的时间后蒲牢就放张天涯过关了。原来这个家伙过于自负他定下的规则是可以在他音波攻击下可以坚持一柱香的时间不昏迷者即可过关。

    囚牛老兄更是高雅直接考了张天涯一音乐方面的知识就友好的放张天涯过关了。

    场景再次一阵模糊张天涯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处悬崖端悬崖下正是汹涌的海水正在呼啸着拍击崖壁。再向另一边看去情景也是一样只是另一端悬崖的坡度略缓不似之前看到的如刀切般的立崖。

    张天涯立于悬崖端的一块突起的石头上而长龙子睚眦则傲立张天涯对面脚下的石头高度竟与张天涯所站的完全一样。一看可知这是睚眦有意安排的。用石头相等的高度来表示对对手的尊重和决斗的绝对公平。

    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一丝充满战意思的微笑。张天涯虽然着急回去万寿坐镇但面对睚眦这样的高手他不得不排除一切杂念全心应敌。这也是张天涯最大的优之一在任何情况下只要进入了战斗都能马上把精神保持在最佳状态。

    “侯爷。”见张天涯已经准备好了睚眦先开口道:“你看我选择的这个地怎么样玄海环抱决斗崖颠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让我更感觉到战斗的乐趣。就好象天地万物的存在都是为了衬托我们的战斗。在决战的时刻天地之间就只有我和我的对手。”

    张天涯本以为睚眦根本就是一个好勇斗狠的凶徒却没想到他竟然也能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微微摇头道:“不天地万物的存在都有它的道理的而且这个道理是千古不变的天地至理。所以万物之间都是平等的并没有高低贵贱是分。长龙子方才的天地万物只为衬托你我二人侯实在不敢苟同。”

    两人交手之前已经开始在语言方面进行争风了。这个辩论的输赢虽然不能决定胜负。但输的一方肯定心里会受到一些影响或不甘。而心里上的这一的差距也极有可能影响两人的战果。

    “平等?哈哈……”睚眦不屑的仰天狂笑一阵后才把目光移回张天涯的脸上道:“侯爷不觉得这个平等一很可笑吗?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平等这种东西的出现只有强弱之分。强者可以肆意的获取自己所需要弱者却只能祈怜于上天。强者可以肆意剥夺弱者的一切甚至于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利。侯爷认为这也叫平等吗?”完两眼紧盯向张天涯以求给他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

    “物竟天则适者生存。这本就是天地之间的另一个至理但子非鱼又焉知鱼之乐?天地之间的确有强有弱弱肉强食不假。但如果没有‘肉’又何以为‘食’?所以天地间的一切都是值得尊重的只是分工不同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到这里张天涯心道自己现在就开始传播社会主义思想了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哼!”睚眦冷哼一声道:“天地之间有强就有弱强者都是踩着弱者的尸体走过来的。而强者通过自己的努力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回报。强弱自然有分高低自然有别其他的都是废话。看刀!”是看刀但并不见睚眦有拔刀的动作。

    “锵!”只见睚眦肩膀一歪。一声刀鸣惊如响雷一道金光从他背后射出冲天弹起直冲九宵。正是睚眦的武器天行刀。刀出的同时睚眦本人也随之冲天飞起飞起百余丈后双手抓住继续冲向天空的天行刀的刀柄人刀合一俯冲着向张天涯斩来。刀锋过处虚空中留下了一刀长长的黄金刀影可见这一刀如何之快之险!

    再观张天涯只是面带微笑抬头望去而他的青天剑现在还没有取出。看他的样子仿佛睚眦这一刀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一样。直到睚眦的刀已经距离他不到十丈的距离时才将右手对着睚眦猛然抬起。而这一抬手也没有带出丝毫的气势就好象是在和睚眦打招呼一样。看到张天涯如此举动战意真浓的睚眦一时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停!”原来张天涯举手是要叫停的。

    好在睚眦刀之即只用了九成之力还留有一分力气应变。见张天涯突然叫停虽然心有不甘难得遇到张天涯这样的对手他更不想就这么伤了张天涯。无奈之下只好收力翻身天行刀向旁边甩出刀气在海面上斩出一幕惊天巨浪才将自己这一刀化解掉落回原处急道:“侯爷这是什么意思?”

    张天涯依然从容入旧不温不火的道:“侯只是想先问明白一下要怎么样我才可以过关?到为止赢你一招半式?、还是打到你我一人甘愿认输?又或者……”到这里张天涯的气势终于释放了出来惊得毫无提防的睚眦向后退出了半步才继续问道:“生死?”

    “自然是打到一方认输。”睚眦有些不耐烦的道:“既然没有疑问了侯爷再看刀!”着身体向前倾刀随身转一道黄金刀气向张天涯斜斩而出。

    张天涯见这一刀强横竟还没有出剑的打算而是化身一道剑光向后疾退出五十余丈。再看那黄金刀气失去了目标后斜斩在张天涯方才落脚的巨石上切豆腐一般将巨石劈开上半截顺势滑下。

    睚眦看了有些恼怒道:“侯爷这又是何意思?”

    “扑通!”巨石这时终于落于水中掀起一片水花。

    “没什么。”着张天涯才终于取出青天神剑身下海面上海水一阵翻腾一条水龙怒吼而出在空中翻腾几周后头部停在了张天涯的脚下。看着睚眦凝重的表情才继续道:“长龙子选择如此场地侯若不利用一下岂非不辜负长龙子一翻好意。看招!”着轻挥青天剑向下方海水中打出了一道剑气。

    张天涯之前所做的也都非是无用工。他先后两次让睚眦的刀落空睚眦郁闷不已。先前那势不可挡的气势现在恐怕能剩下十之三四就已经很不错了。张天涯选择这个时候开始攻击无非是为了保险起见。一路杀过来的张天涯对上养精蓄锐的睚眦如果不耍上一手段的话恐怕要是要吃亏的。

    睚眦现在已经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海面之上。如果换了一般人出这么毫无道理的攻击睚眦肯定飞过去直接挂了他可是这一剑出自张天涯的之手睚眦也不感有丝毫的大意。只能暗自凝集功力打算应付随之而来的变化。

    但剑气射入海面后竟然平静了下来像是消失了一样。就在睚眦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打算再次攻击的时候变化突然间来了。

    “哗!”海水中突然刺出一道巨大的水刃高足数百丈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斩向崖的睚眦。这一剑是以剑气为锋海水为媒结合了张天涯自身剑气与《弱水真经》的水系法术为一体攻击力只能用BT来形容。如果睚眦不明就理贸然硬接的话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睚眦毕竟也非弱手千百次对高手的挑战所带给他那丰富的战斗经验这时终于挥了作用。他虽然不明白这一剑到底厉害在哪里但直觉告诉他这道剑气绝对是碰不得的。没有丝毫犹豫睚眦侧身躲过了这道威力无匹的海天一剑。

    剑气过处整个石悬被从中间一分而二。好在剑气是立直攻击才没有另石崖轰然倒塌。

    不过睚眦自己也知道张天涯的攻击恐怕还没有结素。

    果然就在他刚刚躲过剑气的时候再次感觉到一股杀气的逼近。转头一看张天涯已经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手中青天剑由木生火结合木火罡气出了八卦乾坤中的一式变化离离之卦南火克西金!更要命的是这一剑的攻击之广竟然封住了睚眦的所有进退之路。

    睚眦只能别无他法虽然知道张天涯这一剑的火象威力之强足以克制自己天行刀的金象之力也只能硬着头皮全力一剑挑在了张天涯青天神剑的剑尖之上。

    让睚眦意外的是张天涯这看似志在必得的一剑被天行刀挑中之后居然没有一着力的感觉就好象他的天行刀挑在了空处一样。他这一刀本是在危机关头全力而可是却依然打空了用错力的感觉让睚眦难受欲绝脸上一红居然吐出一口血来。

    水花四溅!原来被睚眦挑中的不过是张天涯的一个水分身而已。

    要张天涯现在是打得爽了。他从来没试过和别人在海面上战斗过而这海战的感觉还真是过瘾!有《弱水真经》的帮助他用水系法术根本就消耗不了多少法力所以各种打招像不要钱的一样往睚眦身上招呼。

    水分身过后张天涯的身体突然再次飘起半尺手中青天宝剑一连出了九九八十一道剑气而剑气攻击的方向依然是下方的海水。正是九字剑诀——碧落九重与《弱水真经》中水系法术的结合。

    这次剑气刚一入水就打水飘一样再次弹起一落一起间已经带起一片片浪花形成八十一道水刃。八十一道水刃由上而下列成一排足有十丈高度一排剑气齐齐向睚眦斩去。若被斩种定要被分尸数段不可。

    睚眦现在肠子都快悔绿了。当初自己选什么场地不好为什么偏偏非要找什么气势找什么天地唯我唯敌的感觉?这下好了在这个场景里张天涯的势力可以近乎无限的提升而自己的……可惜自己还是玄海的大龙子呢?真是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