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修理三石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修理三石

    后悔归后悔仗还是要打的。睚眦见张天涯这次的攻击更加难挡本想飞起躲避但在起身前突然现张天涯斩出的八十一道剑气中竟然有几道隐有抬头的趋势看来是防备他飞身躲避的留的后着。

    暗自侥幸自己现及时的睚眦忙一俯身身一刀劈向下了方的石壁中。人随刀走整个摸入了石壁之中。

    他这么一“活埋”到是有些出呼了张天涯的预料。不过张天涯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到现在为止战局始终在张天涯的掌握之中。微微一笑后低喝了一声“去!”脚下水龙马上一头没入了水中。

    张天涯并没有启动天眼查看睚眦的具体位置因为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这次水龙的攻击目标是整个石崖!只要睚眦还在石崖之内就绝难逃过水龙的攻击。

    一直以来张天涯都不喜欢用大型法术攻击用起来也多是作为辅助。那是因为他从养成的习惯在战斗中功力绝对不会随意浪费的。能用三成功力打败的敌人他绝对不会用上五成。而那些大型法术的消耗要比他自身的剑气高出许多因此张天涯才不喜欢玩大型法术。

    不过这次天时地利如此之好张天涯终于决定过过大型法术的瘾了。

    水龙自海底由下而上旋转着向石崖起了攻击。经过张天涯的法力加持这条水龙的坚硬程度丝毫不下于精炼的钢铁。原本在海水的咆哮中千年不倒的石崖在这样的冲击下被摧枯拉朽的冲击成无数碎块但由于水龙的攻击度太快上面的石头壁还没有来得及倒塌只能继续被水龙不断的冲击下不断的变。

    “喀……喀……”一连串让人牙酸的声响后石崖终于被彻底的击毁变成漫天的碎石沉入大海中。不过张天涯并没有对自己的表现而表示满意因为他竟然失去了睚眦的身影!他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睚眦和石崖一起别消灭了。以睚眦的本事这条水龙充其量能给他造成一个重伤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惊讶中张天涯忙开启天眼搜索起了睚眦的身影。上面、后面……都没有就在这个时候他猛感觉到下方向传来了一股带有浓烈杀气的刀罡。知道肯定是睚眦的反偷袭张天涯丝毫不敢怠慢忙一个翻身头下脚上青天宝剑迎刀罡斩出这一剑是全力而誓不给睚眦一扳会败局的机会。

    “锵!”青天剑的剑尖刚好在了睚眦天行刀的刀锋之上。决战至今两人才算是第一次正面的兵器交锋在这种毫无花俏的交锋下两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他们都是仙级初期的高手但张天涯胜在有剑心增加剑法威力而睚眦则是之前没有任何消耗功力比起张天涯来要充足得多得多。

    不过虽然不知道睚眦还是否有什么后招张天涯这全力的一剑可是“一江春水”的前奏睚眦如果没有什么可以让张天涯感到惊喜的绝招可能马上就要败在张天涯的剑下了。因为只要能量没有枯竭张天涯的一江春水完全可以持续这样无终止的全力不间断攻击。

    而睚眦又可以抵挡的了多少剑?十剑、五十剑还是一百剑?

    就在胜负即将分出的一刻他们却都停了下来并各自收招向后退去。张天涯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抓紧时间取胜了而是疑惑着对对面衣杉多处破损已经显得很狼狈的睚眦问道:“你这个九龙幻魔阵到底是幻境还是真实场景的传送?”

    睚眦收刀于胸前严肃的回答道:“两样都有老八、老三他们几个的是幻境也有几个是直接的真实场景传送我这个也是……你可以过老九那关眼力应该比我的好。现在能不能看清来的那几个到底是什么人?”

    张天涯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听了睚眦的问话只是随口回答道:“鸟人。”

    张天涯既然还在这里闯关那在危机关头救下了丁枫和白的“张天涯”当然就是代替张天涯在万寿主持大局的凌飞了。这次也算是三石倒霉度劫中期的修为居然要面对凌飞这样仙级别峰的高手无论怎么都是被秒杀的命运。除非……

    凌飞冷冷一笑道:“你就是那个三什么石的妖王吧?长得难看不是你的错但到万寿来嚣张就是你的不对了。”完随后一挥五杆不同颜色的短枪分别插在了丁枫和白的周围布置了一个五行领域阵将二人严密的保护了起来。这阵布置起来虽然简单但如果对方不懂得此阵的奥妙即便是一夕亲临想要强行突破也非要花上几个时辰的时间不可。

    “张天涯!”三石虽然莽撞脾气又坏。但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不要硬撑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要不在弱肉强食的万兽山他也不可能活不到现在。见张天涯亲临马上下意识的退后三步紧张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凌飞冷笑道:“你到我万寿撒野伤了我的兄弟和弟妹你我想干什么?”话间脚步一滑已经冲到了三石的面前在三石惊恐的目光中挥手一拳向他的鼻子上打去。

    虽然凌飞完全可以秒杀三石但见到丁枫和白被打成了那个样子他心中有气决定先痛快的暴揍一顿帮两人出一口恶气再杀不迟。

    而现在的七夜则已经退出了两人的攻击范围外双手抱胸看起了好戏来。心里得意的想道:“你刚才不是和我装吗?我不是不敢杀你吗?哼现在老实了吧?这个可是张天涯的师兄凌飞!功力比张天涯只强不弱先让你吃苦头等我消消气再考虑是否救你吧。”

    三石见七夜躲出老远已经开始后悔刚才的态度了不过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只能硬着头皮一拳迎向了凌飞的拳头。他当然不认为自己可以硬拼得过凌飞只求可以借反震之力脚底摸油。

    但凌飞是什么人又岂会看不出他那心思?既然看出来的当然不能让他如愿拳头在中途一转化拳为爪刚好将三石打出来的一拳牢牢抓住。用起五行相克的原理木灵罡气直接灌入三石的手臂内以木克土顿时让三石的正条右手都不听使唤了起来。

    三石毕竟功力与凌飞相去甚远其中差距又岂止是天壤云泥之别?被凌飞一抓到就心知不好但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手臂抽出。甚至连他最得意的“舍肢之法”都无法使用顿时脸色如死灰求救的目光向天空中的七夜看去。

    而七夜这个时候居然抬头欣赏起了天边的云朵直接将他的求助过滤掉了。

    “想断臂是吗?”凌飞从三石体内能量的波动猜出了他的想法。左手化掌成刀在金灵罡气的作用下出一到耀眼的金芒挥手之间已经将三石头的手臂斩了下来。后者忙向后连退直到退出比七夜更远的距离才停了下来而他的手臂竟然奇迹般的再次生长了出来和之前的一模一样好象根本不在乎被凌飞砍掉的手臂一样。

    不过他真的不在乎吗?虽然他自己也有舍肢之法而且还被他每其名曰不死之身。但那是需要先将自己分布在那个部位的灵力收回才行否则的话肢体可以再生但那部分的灵气就……

    凌飞自然也看出了这两手用力一拍将那被他斩下来的石臂拍得粉碎。一道灰黑色的灵气随之被打了出来消散在空气之中看得三石一阵肉痛。这些灵力他修炼起来至少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啊!但就被凌飞这么一拍没了……

    七夜看到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凌飞居然能想出这个办法来折磨三石他因为知道三石的破绽所以每次假想与三石战斗的时候都是三招内解决却没想过另外的其他办法来对付三石的这个所谓的不死之身。

    人影一闪凌飞的身行马上消失不见了在三石再次一惊的时候已经闪到了他的身后转身一脚横扫附带了大量的金灵罡气。

    “嘭!”丁枫和白合力出接近他们极限的彩碟双飞都无法伤害到分毫的三石强悍的身体就这么被凌飞一脚拦腰踹成了两截。看得躺在地上的丁枫暗自握紧了拳头自从当初被黑风五卫袭击后他的内心第二次对力量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他要自己强大起来依靠自己的能力来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要每次到了危险的时候自己都毫无办法只能依靠别人来救自己。虽然两次来救他的人都是他最爱的未来“姐夫”。(丁枫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张天涯是凌飞假扮的)

    凌飞的攻击丝毫没有停顿每次当三石的身体刚刚恢复他都毫不客气的将其再次摧毁。天空中的七夜看了心中一惊凌飞是什么时候现三石的致命的?因为凌飞的每次攻击都巧妙的避开了三石的致命让七夜知道了三石的不死之身在凌飞面前已经再无任何的秘密可言。

    见三石每次刚刚修复好的身体就被凌飞无情的毁掉而重铸身体附带的灵气也都随之消散。这一会工夫三石的修为已经从度劫中期被打回了过劫前期。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三石的灵气就会消耗带尽那时候恐怕真的就要被打成原形变回石头了。

    不过还好经过一轮拳打脚踢凌飞也打够了。见三石头身体在一次重新被修补好而修补的度要比之前大大的不如。终于放弃了继续狂揍他的冲动右手食指一指在了三石的胸口上。

    三石如遭雷击整个身体瞬间石化保持着一个很搞笑的姿势断线风筝般跌飞了出去。在十几丈外的地上轰然落地而他的身体却依然还保持着先前那滑稽的姿势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作来。他现在肠子都快毁绿了如果早听七夜的话哪里还会受到这般的虐待?

    “我已经在你的身体里种下了一棵种子。”凌飞终于停止了攻击冷然道:“这是木灵之气制造出的种子而你本身的土灵之气刚好可以作为肥料来维持树的生长。等你死后我一定把这树上接出的果子用来帮丁枫他们疗伤算是帮你赎罪了吧。你应该谢谢我的。”着对天空中的七夜使了一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