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终得内丹

第二百三十五章 终得内丹

    其实五行罡气与五行元诀有着跟大的区别虽然都出于五行但一个是更具有实际攻击力另一个则更适合作为法术的应用。修炼起来两样功法也有这本质上的区别。五行罡气经过自身的修炼把天地间的五行能量修炼成自己的能量五行元诀则是可以随时控制附近的五行之力为己所用。

    其实当初在霸下举石碑那关他完全可以依靠五行元诀来直接让石碑自己飞回去不过因为不想暴露太多的实力才选择用水压的方法来取巧的。

    撑起五行罡气的防御领域张天涯虽然抵挡起来依然很是吃力。不过在他天眼下却清楚的现原来这个“神罚”的能量完全是由那条蓝宝石项链来提供的而尼古斯本身并没有在其中注入任何的能量。

    这么来……张天涯突然眼睛一亮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尼古斯肯定无法对这股力量进行控制。而且看那项链的力量还在不断的流失应该支持不了多久的。原来厉害的不是这个尼古斯而是那条蓝宝石项链。

    与此同时没有这样厉害宝物的力天使在艰险的躲过了十道水刃剑气后被最后三道水刃分别刺中了心脏、腹和咽喉三处要害蓝色的眼睛神色开始涣散眼看已经活不成了。

    虽然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撑到对方的项链能量先枯竭。但张天涯还是不想这样一直被动而且对于那个很有意思的项链张天涯也产生了一想法不管是否能用到先据为己有再!

    看到身边的另一个同伴被杀尼古斯的脸上根本没有一痛心之色只要能胜过眼前这个强悍的东方人类牺牲一个力天使又算的了什么呢?再看在神罚光柱中苦苦支持的张天涯他不但没有对牺牲的战友心痛反而很是得意。相信这个东方人的能力在整个东方都应该是数一数二的。想到这里他仿佛已经看到路西法赞许的眼神。

    “哼!雕虫技。乾坤运转五行挪移!”随着张天涯一声法决出口尼古斯的笑容马上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现在自己神罚光柱中苦苦支持的张天涯居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了。而那个五行防御领域在失去张天涯五行罡气支持的情况下马上被冲的支离破碎。换句话自己的攻击落空了。而张天涯这个东方人已经脱离了神罚的笼罩!

    他的猜测一没错张天涯此刻已经挪移到了他的背后由于想留下一个活口才没有一剑秒杀掉他。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嘭!”的一声破空声响一脚逆风裂空已经踹在了他的后腰上。尼古斯没有丝毫防备下直接踹得炮弹一样向前跌飞出去。

    尼古斯只感觉自己被张天涯一脚踹中的同时一股怪异的能量马上进入了体内对他肢体、五脏进行着疯狂的破坏。偏偏这股能量异常诡异既不是光明能量也不是黑暗能量有些像是魔法元素也不尽然。这股能量诡异到已经出了他所认知的范围。不但诡异而且十分的强大任由他如何调集体内的所有光明能量来进行抵抗也只是徒劳无功。

    张天涯也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不堪一击。本来看他的能量应该也达到了度劫期由于修炼的方法不同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为了能留下一个活口他这一脚已经算是脚下留情了。可是没想到对方的能量居然对自己的五行剑气没有一的抵抗能力。

    为了能更顺利的活捉尼古斯他早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的攻击不过现在看来已经用不上了。青天随手潇洒的挽了两个剑花天空中的雪花马上有数朵生出了感应化为剑气切断了尼古斯的手筋、脚筋随后将失去抵抗能力的尼古斯和被自己杀死的那个力天使一起收进了炼妖壶中。

    在转头向睚眦看去现他也已经结束了战斗。不过他要比张天涯血腥的多被他杀死的两个天使一个被拦腰劈成了两截、一个被纵向劈成了两半。让本想一起收起来的张天涯也放弃了之前的想法只能将他们的武器与饰收起任由两具尸体跌落海中。

    两个天使的血液一入海马上引来了正在附近觅食的鲨鱼群将两个力天使分而食之。

    看到战争已经结素睚眦不满的对张天涯道:“我侯爷你这样就不厚道了吧?你刚才不是一人两个还有一个要留活口吗?怎么你把三个都杀了不打算问什么了?”

    张天涯拍了拍自己胸前的炼妖壶挂件道:“怎么会他还活着呢被我收进了炼妖壶而已。要问话随时都可以不过我们的战斗似乎还要继续呢。不过这几个鸟人的事情并不简单我必须马上去与老龙王商量一下还要给炎帝一道玉符绝对不能耽搁。不过我也知道不分出胜负你是绝对不会放我离开的我们就干脆一招定胜负如何?”

    “好!”睚眦听了心头一喜终于可以和张天涯来一次没有任何算计的硬拼了吗?真是太让人兴奋了!他从一开始就被张天涯一直牵着鼻子走几乎他所有的举动都在张天涯的算计当中几乎让他失去了继续战下去的信心。

    直到最后顿入石崖中才依靠对地形的熟悉先张天涯一步逃离了石崖找到了一个反击的机会。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几个鸟人居然冲出来把即将完成的决斗给破坏了。他正在担心下次张天涯还能否给他进身的机会张天涯就提出了这个一招定胜负的提议自然让他喜出望外。

    张天涯和睚眦对视一笑同时向后方疾退并开始聚集力量准备起了自己的最强一击。现在对于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来这一战都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张天涯是为了拿到内丹睚眦则是性格使然。

    一时间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四周的天地都受到两人的气场影响变得暗淡了下来。下方的海面更是被两人的气场压迫陷出了两个深深的圆坑。刚刚饱餐一顿的鲨鱼群也受到两人的气场刺激纷纷作鸟兽散。

    张天涯身体周围的灵气不断变化五刑剑罡不断从他身边出现随后融合入了他手中的青天神剑之中青天神剑也感受到了主人强大的战意出了一声悦耳的剑鸣。刺目的白光从剑锋上升起让人不敢正视。

    而此刻的张天涯给睚眦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剑一把锋芒无睥的绝世神剑!而他手中的青天神剑则正是这把绝世神剑锋芒最盛之处!

    另以便的睚眦此刻也凶相毕露黄金色的刀芒足足激起了数丈之高而且将他本人也完全覆盖在了这耀眼的金光之中如果不是他那在无穷战意中兴奋到有些狰狞的面孔。张天涯真会怀疑他是传中金尊宝相的佛门高手而不是凶狠成性的睚眦。

    “五——行——生——克五——灵——归——一!”在力量催至颠峰的时候张天涯一字一顿的念出了招式的名字。

    “狂——龙——刀——诀狂——龙——断——海!”睚眦见张天涯的话很有气势也学着张天涯的样子跟风的报出了自己招式的名字。

    随着睚眦的“海”字出口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对方冲去。睚眦双手持刀刀芒数丈的天行刀以力劈华山之势向张天涯迎头劈出。刀出的同时出的破空之声竟然不似刀兵应出的声响而是雷鸣一般的轰隆声。

    与声势浩大的睚眦相反张天涯在冲出的刹那间先前那亥人的气势瞬间消失无踪。只有他本人和他手中的青天神剑越的让人不敢直视了。青天剑巧妙的折反了次才迎向了天行刀的罡风剑锋所划过的轨迹似乎蕴涵着某些天地间恒古不变的奥理。

    “锵!”刀剑终于碰撞在了一起一道七彩的光芒从交锋处的一上爆起瞬间将两人的身影完全吞没了。在被吞没之前两人最后看到的都是对方自信的微笑。

    “嗖!”“嗖!”七色强光还没有散去两人已经同时被弹了出来。张天涯的面色变得有些惨白收剑冷眼看向对面的睚眦。

    白光散去却见睚眦脸色变了数变最后“哇!”的狂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出来。跟着他的左胸口处的衣衫列开了一个长长的大口子却没有伤到他皮肉分毫。

    “我输了……”睚眦很不甘心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张天涯的差距恐怕决不是一半那么简单。因为刚才张天涯的那一剑明明可以洞穿他的心脏却只是划破了他的衣服而已。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可以作到到为止手下留情睚眦自问自己在炼上十年八年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其实张天涯现在也绝不好受睚眦刚才那惊天一刀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其中的金象刀罡连张天涯的五行元诀一时间也不能完全化解。现在他的经脉也受了很严重的创伤。恐怕非是一时三刻可以痊愈的。

    一边吸收这周围的天地元气进行自我治疗张天涯了头道:“那我们快出去吧事情紧急多耽搁一会就多一分危险。”

    “请等一下。”睚眦着手臂一张一个鹅卵大闪烁金色流光的珠子出现在了他的胸前空处。随手虚挥金色的珠子向张天涯飞来睚眦才继续道:“现在九龙幻魔阵已破这颗内丹就的封印也解除了。请侯爷谨慎用之万误使其落入一夕之手。”

    张天涯随手接过内丹还没来得及上两句客套话四周的景色再次一变已经回到了九龙幻魔阵的阵外。周围除了八龙子狴犴不知去向外期于人都在惊讶的看着他。仿佛不敢相信他真的可以依次闯过所有关卡一样。

    还是老龙王敖天先反映过来哈哈一笑上前道:“侯爷果然了得没想到连九龙幻魔阵都给你破掉了要知道这可不是光凭实力就可以破掉的阵法啊!恭喜你拿到了内丹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也受了不轻的内伤还是留在龙宫休息几日等伤痊愈后再回万寿吧。也当给老龙一个一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张天涯苦笑摇头道:“比起这个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你老龙王商量。”着将遇到天使的事情前后详细的向敖天叙述了一便。同时一边还取出了一块空白的玉简将内容记录了下来。完之后法诀动传送给了炎帝榆岗。

    敖天听了沉吟片刻后问道:“这件事情非同可侯爷你真确那些长着翅膀自称天使的家伙是来自西方的吗?”

    张天涯头肯定的答道:“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些家伙看来是来者不善所以天涯希望老龙王可以多注意一下因为我以前在师傅处听的只言片语似乎那些鸟人以数量著称。玄海位于最前沿如果稍加留意的话应该可以在第一时间现他们。”其实伏羲压根就没跟他过关于天使的任何事情张天涯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话的力度才把他老人家搬出来的。

    敖天了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给炎帝过消息了我就不再多问什么了放心我会调动玄海水族密切注意的。”

    张天涯叹了口气道:“那多麻烦老龙王了不过万寿还有不少的事情等待我去处理恐怕要辜负老龙王的好意了我这就动身回去。哎真是的一夕的事情还没解决这些鸟人又来凑热闹真是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啊!”

    老龙王见张天涯如此也无奈的摇头道:“所谓能者多劳嘛。不过女听你的事迹后一直磨着我要随你到万寿玩几天老龙已经同意了。侯爷你看……”

    还没等张天涯回答一道金光闪过一个老者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正是刚刚收到张天涯玉简的炎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