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心头精血

第二百三十九章 心头精血

    “啊!……”被张天涯的天眼聚集的精神力射中六道惨叫一声向下方垂直跌落。双手紧捂住额头上的六只眼睛看来被伤的不轻。随着他的受伤六只眼睛所制造出的精神封闭领域亦随之土崩瓦解。

    “呼!”用天涯进行这样的直接攻击显然对张天涯自身的承受能力也是几个极大的考验。在一击将六道射伤的同时张天涯也感觉心神一阵动荡。看来以后好尽量避免这样的攻击即使使用天眼也应该用没有什么副作用的神光来攻击。

    六道的精神领域一经破碎张天涯马上再次惊奇的现原来五灵的龙卷风攻击因为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撑起来的五行领域挡了过去。这到底是怎么会事?难道五行领域在遇到危险而且本人无意识的情况下可以自行动吗?

    “主人不用疑惑了是我刚才见情势危急而你又中了六道的幻术所以就自作主张刺激了你体内的能量。”话的是蝶舞。张天涯听了暗骂自己迂腐虽然现在还不想暴露蝶舞的存在但情势危急下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见五灵已飞下去救援六道去了而四心则浑身散着深绿色的毒雾再次攻了上来。六道的伤是张天涯自己弄出来的他知道那并不严重恐怕用不了多一会就可以再次投入战斗了。那时候自己又将再次面对三大妖王的联手攻击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不能再犹豫了!

    “蝶舞!帮我去应付一下这三个家伙我去对付一夕。”着手掐法诀出一条三昧真火形成的火龙向攻过来的四心飞扑了过去。后者见到自己的克星顾不得继续攻击张天涯马上左右闪避起来。

    “水龙波!”就在张天涯刚刚逼退四心的同时五灵大概已经确认六道并无大碍已经转飞回来离老远就向张天涯动了攻击。

    “水龙波!”而就在敌人攻击间的这一间隙时间蝶舞已经从张天涯体内飞了出来并化身成丁香的模样二话不就回了一条水龙与五心的攻击所抵消。蝶舞始终可以挥出与张天涯相当的能力当初张天涯只有度劫期修为的时候蝶舞也有度劫期的修为。现在张天涯具有了仙级高手的实力蝶舞也同样拥有。

    不同的是张天涯的状态不是很好但并没有影响蝶舞的状态所以张天涯对蝶舞很放心。索性将洛天剑和伏羲琴交给蝶舞使用认由蝶舞来抵挡三大妖王自己则化身一道剑光向一夕攻了过去。胸口炼妖壶白光射出将一夕照在了其中。

    一夕现在可以的十分得意他依靠万兽战甲的强防御根本可以无视剑阵的攻击。之前与剑阵对轰只不过是怕剑阵攻击的力量将他反弹出去而已。现在他已经攻破了剑阵最后的防御范围来到两人面前。得意的一笑伸手向两人抓去。

    感受到一夕的敌意四龙子负屃手中的太极玉配马上生出感应。生成一股反弹气流将一夕的手弹了回去。不过虽然有玉配保护其中的龙女敖灵也已经被近在咫尺的一夕吓得大叫了起来。负屃怕妹妹再次受都惊吓马上将她保护在怀中并用自己的身体将她挡在后面使她再看不到一夕那恐怖的笑容。

    但这个一个的动作也让一夕现了他无意间露出的太极玉配。见那玉配只对自己的接近反映强烈而对负屃和龙女都没有丝毫的排斥马上想到了那玉配是对杀气和敌意特别敏感。于是尽力的压下自己的勤下他们的**并进行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只是要和他们玩玩而已。

    再次伸手抓向负屃的时候果然现玉配上的阻力少了许多。于是如法炮制继续向两人逼近了过去。

    “一夕!你要的内丹就在我身上!”见一夕已经现了应付太极玉配的方法负屃竟然莫名其妙的喊出了这么一句。他这么一喊不是要加深一夕要拿下他们的决心吗?负屃一向以博学著称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难道被吓傻了吗?

    不!负屃并没有错也没有被吓傻。他这么一喊正是因为他足够了冷静在危机面前可以急中生智的表现。

    一夕闻言一喜根本没有分析他的话到底有多少的可信性。张天涯明明知道负屃的功夫不行怎么会冒险将内丹交给他来保管?而且即使真的交给负屃来保管内丹他会这么“好心”的特意提醒一夕吗?这当然不可能!不过一夕现在已经被马上将得到内丹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失去了分辨真伪的能力。

    听到负屃一内丹在自己身上马上心头一喜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可是他心里的这个变化使他的自我催眠和对敌意的压制完全失败了。猛的感觉再次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出再想收力已来不及硬生生的被玉配反弹出了十丈余远。

    一夕暗骂自己糊涂竟然中了负屃的奸计。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怒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不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的话那就将措施了擒下二人的一个宝贵机会。毕竟自己的三个手下虽然厉害但张天涯更是一个迷天知道他们能挡住张天涯多久。对于张天涯傲如一夕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

    再想故计重施去擒下二人的时候突然现了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已经将自己笼罩住了。而且这光芒的源头处还有这一股很强大的吸力似乎要将自己吸入其中一样。一夕马上心头一惊失声道:“是炼妖壶!”

    其实一夕的修为本就强于张天涯而张天涯此刻不但元气消耗很大加上内伤也不轻而且在破除六道精神领域的时候张天涯的原神也受了不的震荡可以已经糟糕透了。又怎么可能收掉几乎还是全盛状态的一夕呢?

    只要一夕不理会炼妖壶的吸力他还是有机会在张天涯赶到之前将负屃二人擒在手中的。而且就算张天涯及时赶了上来又能怎么样呢?以张天涯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更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但是一夕选择了退缩他不顾一切包括得到内丹的渴望奋力的向上方逃顿开去。一夕的这个举动连张天涯都感觉惊讶莫名他不过是希望炼妖壶的吸力可以影响一下一夕的度而已。却没想到一夕居然对炼妖壶如此的畏惧。

    其实一夕在被炼妖壶的白光笼罩其中的时候内心深处的一个阴影再次浮现了出来。他仿佛又看到了出之前杀死如梦的情景。还有如梦的那死前的那句诅咒:“你也嚣张不了多久了。这次青天剑仙张天涯一定会为民除害灭了你这个畜生把你收到炼妖壶里炼话掉!我就算死也要看着你到底会被炼成什么玩意来!”

    就因为这样一句话让一夕退缩了。他虽然穷凶极恶但也有害怕的东西否则他就不会这么急着抢回内丹了。当炼妖壶的白光临身的时候他再次想起了如梦死前那句诅咒更感觉不寒而栗不顾一切的逃开了。措施了勤下负屃二人唯一的机会。

    如果如梦在天之灵有知的话知道自己的诅咒居然在张天涯与一夕的较量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相信就算死了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这一切张天涯当然不会知道。但他虽然不知道一夕为什么如此害怕炼妖壶但他还是明白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才让一夕如此失态的这种情况通常可一不可再他自然不会天真到认为光凭一个炼妖壶就可以把一夕吓唬走。见一夕逃脱出炼妖壶光芒的范围并没有再驱动炼妖壶继续追击忙用暗掐心印。

    “乾坤运转五行挪移!”这五行挪移其实白了就是简化版的瞬移。利用五行元诀的力量在短距离内进行瞬移。以张天涯现在的修为只能在肉眼可及的范围内随意瞬移。而凌飞现在的移动距离要比张天涯远却也只能在方圆十里左右的距离瞬移。要作到意念所至肆意瞬移的话则必须要达到神级修为才可以。

    不过现在对于张天涯来这个距离就已经足够了。五行挪移一经动他的身影马上从原地消失移动到了一夕身后到负屃两兄妹之间的位置。二话不就是一脚逆风裂空狠狠的踹在一夕的屁股上。又将他踹飞出十余丈远。

    先是尼古斯现在是一夕张天涯在五行挪移后都选择用逆风裂空而不是用手中的青天宝剑进行攻击。前者是以为他想留一个活口而对付一夕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即使全力攻击也无法突破他的防御还不如一脚将他踹得更远一来保证二人的安全呢。

    一夕被张天涯当众踢中了屁股心里自是怒不可遏稳住身行后马上怒吼着向张天涯反攻了过来功力聚集到右拳之上竟让一旁功力较弱的负屃和敖灵二人产生了一种他的拳头瞬间变大数倍的错觉。

    以张天涯的修为虽然不至于产生什么错觉但也知道一夕含怒而的这一拳绝对不是那么好接的。偏偏他现在的要保护好身后的两个龙种又不能选择闪避。无奈下狠狠的咬了咬牙再次将大量剑气注入青天神剑之中以攻对攻击一连全力劈出了数十道剑气中间没有丝毫的间隔。他的攻击是如此的疯狂就好象要借这些剑气将心中一切的不快全部泄出去一样。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正是一字剑诀——一江春水!

    数十道剑气虽然在出之时有先后之分但度上也有着细微的差别。当剑气与一夕的拳紧交锋的刹那树十道剑气刚好达到一致将这次的攻击的威力挥到了最大的上限。

    “轰!”强烈的气劲冲击使得交锋处附近的空间看起来一阵模糊。一夕被反震回了三丈多远在数十到剑气的冲击下他的手指也感觉到一阵疼痛不禁活动了两下才稍感舒服一些。

    修为更高、状态更好的一夕尚且如此张天涯现在的情形就更加不堪了。在一夕这一拳的轰击下张天涯受气息牵引身体断线风筝般向后跌飞出了十余丈的距离。在还差三尺就要撞上负屃和敖灵二人所在的剑阵时才勉强的停下身来。

    同时五内一阵翻腾狂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已经是伤上加伤状态比起之前来更是大大的不如了。如此下去今天恐怕真要向炎帝求救才能保住内丹了。

    见到张天涯现在的样子一夕已经带着嘲弄的表情再次冲了过来嘴上还调侃道:“原来侯爷的伤真的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你骗得我好苦啊!”

    自己真的那么没用刚刚辛苦得到的内丹就要这么拱手让人或是要向炎帝求救吗?不!张天涯见一夕再次冲来冷哼一声逼自己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不过这次他早有准备将鲜血一滴没有浪费的喷在了自己的青天神剑之上。

    感到到这股鲜血青天神剑出一声悦耳的清鸣剑身上随之生出一道血红色的剑罡。与之前的不同这次的剑罡看起来要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强大许多在血红色剑罡的包围中青天神剑本身的样子都一起看不真切了。

    喷出鲜血后张天涯脸色变得惨白无比但信心却比之前强大了许多。身体全力一弹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迎上了一夕的拳锋。在拳剑马上相交前的刹那剑锋一偏划在了一夕手臂上的万兽宝甲上。

    “刷!”一道清脆的声响后两人擦肩而过。

    一夕那坚硬无比的万兽宝甲竟然硬生生的被张天涯划出了一道大口子出来鲜血从伤口内流出染红了一夕的整个胳膊。而一夕这个时候的表现更是奇怪他竟然不理手臂上的伤口反失声叫道:“心头血!有如此威力的一定是心头精血!你疯了吗?张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