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四十章 师兄出马

第二百四十章 师兄出马

    也难怪一夕如此惊讶心头血不同与一般的鲜血是心脏内最精华的血液。对于修炼者而言它是肉身上最精华的部分也毫不为过。以之辅在自己的兵器上一定可以使兵器的威力倍增。但一经喷出必定使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根本无望恢复。

    一些修为不高的人也喜欢将血喷在兵器上来提升威力。但那都是咬破舌尖的一普通血而已也可使兵器在短时间内提升不的威力。而那样的血液根本就无法和心头血相比连天壤云泥之别都不足以区分彼此的差距。

    如果修为不足金丹期的人喷出一口心头血实与找死无疑!即便是张天涯现在的修为要想完全恢复过来即使有灵药的支持恐怕也定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静养不可。

    张天涯如此拼命不仅让一夕也产生了一些畏惧感。不过转念一想张天涯现在拼上了性命以心头血来加持青天神剑的威力实不可与之争锋。不过在这么虚弱的身体状态下张天涯还敢喷出心头血肯定不能再支持太长时间了只要拖延到张天涯无法支持下去的一刻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想到这里一夕忙运功将被划伤的伤口止血并使其快愈合。同时还将这一剑攻入体内的剑气化解掉仰天怒吼一声身体竟然生了变化。只见他身体一分而二一个一夕居然变成了两个!

    看来一夕也有压箱底的本事没有用出来这次鹿死谁手张天涯还真没有太大的把握。

    不过不管如何他都决定坚持早最后一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还是不希望依靠炎帝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这是一分子骨子里的傲气也正是这股不屈的傲气让张天涯不断的变强直至走到进天这一步!

    分身完毕其中一个一夕邪邪一笑道:“为了阻止本座你居然连心头血都喷出来了……”另一个马上接道:“你还真舍得啊。”两人的话虽然分有先后但不管是音色或是语气都异常连贯就好象是从同一个人口中出的一样。虽然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人。

    微微摇头张天涯打开了天眼观察两个一夕现他们竟然都是真身。只不过一个形象更为明朗一个略微虚幻一些。但两个一夕的能量分布竟然也是一模一样的。一边分析应付之法张天涯随口:“没有舍怎么会有得?要得到什么东西就必须先舍舍弃相应价值的东西这就是人生。”

    “好境界……”一个一夕冷冷一笑另一个马上接道:“但我不明白你还是用你的剑来让我明白这个所谓的道理吧看招!”话间两个一夕一闪身分为左右同时向张天呀夹攻过来这次的拳法比起之前要严密得多。

    一夕知道自己的盔甲在不能再无视张天涯的攻击应付起来也不得分外心。

    张天涯冷哼一声青天神剑带起漫天红芒如雄鹰震翅般向左右两侧同时攻出。丝毫不避忌两个一夕的夹攻之威。

    “叮!”“锵!”两声翠响后张天涯再次被对方的攻击震得内息和心神一阵动荡。

    不过对此结果张天涯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吃了一亏但他也借这次的交手明白了两个一夕的差异。其中一个更为形象更为明朗的其攻击与一夕之前无二应该是他的真身。而另一个则偏重元神攻击张天涯终于知道他这个分身是怎么来的了竟然是一夕将元神实体话进而生成的元神分身!

    在万兽山独霸多年的妖王果然不是泛泛之辈!

    两个一夕的这一击都没有用出全力而把更多的功力共来防守。与张天涯的青天剑罡略一接触马上就借力退来了并开始组织下一次的攻击。

    见对方如此张天涯马上明白了一夕是看出自己无法坚持太长时间这样的状态想暂避其锋芒等自己气势略减的时候再动全力的攻击。但知道归知道他对一夕这样的战略还真是无计可施。无奈只能也分出数十水分身分别向两个一夕反攻了过去。

    而张天涯本人这个时候也混在分身之中向一夕的元神分身杀去。只要灭了他的元神相信一夕就算不死情况也会变得比自己糟得多。

    两个一夕见到如此情况齐齐冷笑一声同时的吸了一大口气出了两声怒吼。一为心神攻击一为功力震荡。张天涯的所有分身上附加的法力都在他这简单的一吼之下被震散于无形。而这些分身则还原成水向下落去。

    不过这片刻功夫张天涯已经冲到了一夕的元神分身近前一式碧落九重气息已将后者牢牢锁定。如果对方不敢迎接他这一剑那就将兵败如山倒再难扳会劣势。而一夕的元神分身却恰恰选择了这样的方法见张天涯一剑到来马上向后急退根本没有一实接张天涯这一剑的意思。

    张天涯正准备乘机斩杀了一夕元神的时候却听到身后风声暴起一夕的真身已经攻了过来。心里叫苦下也只好会剑迎击。

    其实如不是万兽宝甲太多结实张天涯现在即使状态不佳要在短时间内灭掉一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而他喷出心头精血刚想完成这个壮举的时候却现一夕竟然可以分身为二最要命的是分身和本题具有着相同的能力。

    现在张天涯要面对的是配合无间的两个妖王一夕!这仗还怎么打?

    见分身脱困一夕的真身也飞退躲避开了张天涯的攻击范围。再次开口道:“侯爷何必如此执着?你现在元气大伤如果不尽快找一个地方静养恢复的话恐怕修为都要受损。还是把内丹交给我我们暂切罢战如何?”

    一夕的分身也帮腔道:“是啊如果在这么接续下去恐怕你就要返回度劫期重度劫了哼哼……”

    “切!”张天涯不屑的冷笑道:“重新度劫就重新度劫老子什么都怕就是不怕天劫!”话间已经再次取出了炎帝的求救玉配。刚要出求救信号的时候突然心神一动又再一次的把玉配收会了袖子里并带动剑阵和阵中的负屃二人向万寿的方向急退。

    一夕刚要追赶却现有五道强大的气劲饶过张天涯向自己和自己的分身攻了过来。感觉到气劲的强横一夕忙向后再退。

    五道气劲也没有对他进行追赶而是在一夕与张天涯之间一字排开露出了真正的相貌竟然是五把大相同颜色各异的短枪。“天涯莫急师兄来了!”随着一声轻喝凌飞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五把短枪的上方目光看向一夕犹如实质。

    “张天涯的师兄?”见到凌飞的气势和那慑人的目光一夕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你就是曾经三苗国的震南大将军号称野战无敌的五行旗住帅五行将——凌飞?”话间已经将元神分身收回体内。

    直觉告诉他这个凌飞可不是和张天涯一样靠技巧和手段来取胜的。即使但论修为的话一夕也不觉得自己可以胜过凌飞。面对这样的对手而且对方状态还是全盛时期的时候他自然也不敢冒元神被灭之险。

    “正是区区鄙人师弟现在有伤在身并不方便战斗如一夕大王有兴趣的话鄙人来与你打上一场如何?”是在征求一夕的意见但话音落时已经动了身下的五杆短枪以五行生克的方位将一夕围在了当中。而凌飞本人则一个五行挪移消失在了一夕眼前。

    张天涯见凌飞到来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有凌飞对付一夕他自然是放一百个心的。马上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蝶舞那里就打算乘现在还有一战之力的时候过去帮忙。没等他有多动作耳边却传来了凌飞的声音:“天涯赶快打坐恢复丁香那里没有问题的现在最危险的是你!”合着凌飞真的把蝶舞当成丁香了。

    虽然不清楚凌飞为什么要阻止自己但张天涯明白凌飞在战场上的头脑丝毫不会比自己差。更何况经过了精神震荡吐心头血现在自己的头脑已经不是十分清晰了。于是也不多想将炼妖壶和青天神剑一起丢给蝶舞忙坐下调息了起来。

    虽然是调息但在这个形势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他自然也不敢完全来个物我两忘。调理内息的同时他还是放出了一丝心神观察着整个战场的变化。这样的效果虽然不那么理想但好歹也可以防止自己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

    另一边蝶舞的战略也煞是精彩一边分出分身来弹奏伏羲琴来影响对方的心神。本人则挥舞洛天宝剑应付着三大妖王的疯狂攻击。不过经过张天涯的天眼一击现在六道的眼睛算是暂时失去了任何攻击力。在失去眼睛这个最大的优势后他的实力明显大打折扣只能用一些基本的法术配合一下另外两大妖王的攻击使三人的联击出现了一个难以弥补的破绽。

    而蝶舞就是抓住了这个破绽不放将三人压着打占尽了上风。接过张天涯的青天神剑和炼妖壶后更是如虎添翼打得三大妖王惊险连连。青天神剑到了她的手中虽然少了一分凌厉的霸气却多出了一丝张天涯所不具备的逍遥灵动之感。

    一会功夫已经将五灵打散了三次不过后者似乎真的是不死这身无论是法术攻击甚至于用青天神剑将其劈成两半也都能瞬间的恢复过来不受一影响的再次起全力攻击。

    过了几招后蝶舞现原来木系的风化法术对付五灵更为有效虽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若打中则肯定可以把他吹出老远不能再防碍自己攻击其他敌人。这次又一个风弹将五灵打飞后蝶舞手中的青天神剑化身一道赤红色的电光。从蝶舞手中脱手飞出转向四心的心脏位置刺去。

    他既然叫四心不管是否真的有四颗心脏但心脏对他来肯定有着一些特别的意义。这次蝶舞如此攻击就是要试试这心脏是否真是他的弱所在。而附身剑上的赤红之色除了已经融入剑身的张天涯的心头血外还有可以克制四心的三昧真火。

    四心见到这个攻击先是一惊因为心脏确实是他的弱所在。不过转又恢复了镇定任由青天神剑穿透自己的身体同时也借此机会再次拉近了他与蝶舞之间的距离。漆黑的嘴唇猛的一合一张一口毒雾利箭般射向蝶舞射去。

    而这个时候六道也冲了上来手中一把极品法器的大砍刀带着阵阵阴风向蝶舞的后心劈落。

    而此时的蝶舞面对四心那绝对碰不得的毒雾竟然不闪不避更加将身后六道的攻击视如无物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锵!”一夕在凌飞动攻击前的刹那终于及时的把握住了凌飞攻来的方向和角度间不容的回身一拳迎在了凌飞手中土属性短枪上。一击之下两人同时虎躯微震竟然拼了个不分胜负。

    不过一攻击过后凌飞再次动五行挪移消失了身影而那把土属性的短枪则再次被弹回之前的位置上定住就好象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此刻的一夕终于知道什么叫郁闷。凌飞每每攻击一次不管效果如何都马上消失不见。而更让人郁闷的是在凌飞出枪之前让人无法预知到他的下一次攻击究竟会选择用哪一把枪会从哪个方向以什么角度和手法向自己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