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再见毒计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再见毒计

    “嘭!”凌飞全力的一击又岂是易与?一夕虽然尽力增强了万兽战甲的防御力却还是被火劲透甲攻入体内胸内炽热欲焚。张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才感觉略微好受了一些。

    一夕在万兽山称霸多年一直未逢敌手能与他战过五十招的就只有一个七夜。一直没有和同等级高手交过手的他在反映和战斗经验上自然无法与张天涯、凌飞这样从血与火的考验中历练出来的高手相提并论。

    兼之他这些天来一直都把张天涯作为自己的假想敌人而一切的战略都是真对张天涯而设计的初次面对凌飞自然无法适应他的战斗模式没几回合下便已经受伤呕血。

    知道自己没有胜望一夕马上放弃了继续夺丹的想法借凌飞这一劈的力量身体猛的向前急进同时集力于右拳头就打算震开面前的水象短枪逃遁。但当他一拳挥出过半的时候那水象短枪却突然凭空消失让他扑了个空。

    好在他一拳对于这无主之枪打出并没有用出太多力道才不至于因为用力过猛而失去平衡。

    “合!”随着身后凌飞的一声暴喝一道包含五行之力的劲风再次攻至直指一夕后心。

    一夕明显觉这一枪之威要比之前的任何一枪都要强劲得多若被打实恐怕万兽宝甲亦难保自己周全。除非可以得到内丹哎内丹……。不敢有丝毫犹豫一夕忙双拳向身后上下夹击而出胳膊竟然突破了正常身体可以扭曲的极限猛一看去竟是类似榆迦身体变形。

    “当!”双拳相撞没有如预料中轰中凌飞的枪头。一夕心下一惊知道要糟。而同时眼前五行光线一闪凌飞已再次借助五行挪移之法出现在一夕面前。

    之前的五把短枪消失不见而此刻在凌飞手中的却是一把包含五行能量的银色长枪略观之下其灵力居然丝毫不比没有经过心头血加持青天神剑弱。枪尖一挑一寒芒已经中了一夕的颈嗓咽喉。

    凌飞这把枪名为“灵动十方”是在枪甲被费后青帝赐予的两件神器之一虽然不及神州九器伏羲琴的玄妙但却威力却也不在青天神剑之下。枪尖处有五棱每一个棱框都有锋刃银白色中渗透出金、青、蓝、红、灰五色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在阳光照射下映射出五色光芒给人一种锋芒毕露吹毛可断的锋利感。枪尾镶嵌有一颗无色宝珠更显华丽非常但任谁看了都知道这颗宝珠定是另有妙用而绝非单纯的装饰品。

    银枪吻喉一夕虽然有万兽宝甲护体亦感觉到一道强大的能量压至另他一阵气闷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酸麻、疼痛之感觉传遍全身。连接整个身体的颈椎骨亦再这一枪之下险些被震断。身体向后狂跌中喉咙处已经有鲜血渗出染红了宝甲胸口处的金毛。

    “噗!”青天神剑穿体而过却已被四心身上的毒血所染变成深绿之色。不过毕竟是通灵神器穿过四心身体后马上剑罡再暴将剑身上所有毒血尽数震飞开去一滴不剩。剑身又恢复了只有张天涯心头精血的微红之色。

    四心受到攻击嘴角也趟出了绿色的鲜血。但似乎这样的攻击也不足以致命喷出毒雾后才翻身后退并运功使身体愈合。

    而毒雾马上就将刺中蝶舞的时候她却依然没有任何反映。眼见即使躲闪已来不及张天涯心急下就要出言提醒却使得正在进入调息状态的内息一乱眼前一黑再次喷出一大口血来险些走火入魔。

    “天涯!”凌飞距离张天涯最进现他突然再次吐血自是一惊忙放弃了一夕转向张天涯会飞过来。

    而蝶舞这个时候终于动了左手炼妖壶中白光一闪便将所有毒雾尽数收入其中。再一回身毒雾向身后已攻至近前的六道喷出。后者刚以为自己要得手哪里料到蝶舞还有这一招再想要躲闪已来不及刚好被毒雾喷中了还没有完全复原的六只眼睛上。

    “啊!……”剧痛下六道扔掉了武器双手捂住眼睛向下再次跌落。

    “主人!”解决了眼前危机蝶舞才想起张天涯已经伤上加伤忙转飞过去。而这时五灵再出现挡在了她的面前。

    “风紧扯呼!”一夕招呼一声已经不再管另外三人而先跑路了。五灵听到后忙向下急冲扶起六道与四心一起飞遁而去。一场惊险的大战终于落下帷幕凌飞手按张天涯的肩头一股五行能量度入助张天涯稳定伤势自是无暇追赶四大妖王。蝶舞更是只关心张天涯的安危相比之下一夕他们逃跑就成了微不足道的事根本不与理会。

    听到蝶舞居然喊张天涯做“主人”凌飞一边继续运功还怪异的看了张天涯一眼。不用他已经想歪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张天涯刚要解释却被凌飞阻止道:“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赶快随我回万寿好好疗伤!真没见过你这么拼命的现在你的情况已经遭得不能再遭了。真是……”

    收回所有法器张天涯感觉一阵头晕好在现在有凌飞在不用他时刻提高警惕得以放松一下。无奈的叹了口气见凌飞看蝶舞飞进他体内眼光更是怪异。觉得这见事情还是解释清楚的好忙道:“我没事的只不过是内伤重一原神震荡了一下能量消耗大一还吐了一口心头血而已。蝶舞的事情我觉得……”

    “打住!”凌飞忙喊停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张天涯道:“难怪你的情况这么糟糕我之前还以为你只是能量消耗过度外加受了内伤呢。没想到你子不但心神受了震荡连心头血头敢忘出吐!还敢和我没什么?赶快给我回去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解释。如果我再停你一个字就封了你的五音!”

    张天涯无奈之下带着四龙子负屃和已经被吓老实了的龙女敖灵随凌飞一起向万寿飞去。

    一路无话。让张天涯更为郁闷的是回到万寿后凌飞还是不给张天涯解释的机会直接把他关进了秘室让他自己好好疗伤。其他的事情凌飞则拍胸脯保证自己可以帮张天涯一力解决。

    张天涯见他如此在凌飞保证不会把蝶舞的事情乱后才安心疗起伤来。这次张天涯可以是自出道以来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了。内力、经脉、元神、心头血尽数受损要多糟糕有多糟糕。为了能使自己尽快好起来他在自己运功疗伤之余还精心配制了多种大补之药汤辅助内功进行治疗。

    为了能快恢复自己的元气张天涯更加大了药量。他配出的这些药汤如果一个原婴期以下修为的人随便喝上一碗保证爆体而亡。药量于药性的猛烈程度可见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直到年关到来前的三天张天涯的身体才恢复了七七八八。所幸运元神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已经完全恢复了现在唯一差的就是那一口心头血所损失的元气还没有完全得到补充。

    这几个月里张天涯除了恢复自身之外还把近一短时间战斗中得到了一些灵感归纳总结。把在一夕、睚眦等人身上学到的一些东西经过这几个月的消化也都归纳为自己之物。修为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提升但精神修为和综合实力却已经提升了一大截。加上现在有内丹在手虽然身体没有完全复原但即使现在碰上一夕他也完全有信心与之一较长短了。

    最让他高兴的就是青天神剑受到心头血的刺激后并没有短时间内将其中的能量消耗掉。反而将大部分血液的能量吸收入其中经过张天涯的再次炼话后等级再次提升从下品神器提升到了中品神器的阶段。

    不光是等级的提升实质上的功用更有了较大的提高。之前的功力十倍增幅现在变成了十二倍在他的剑气刺激下更可以出锋利度极强的赤红剑罡如果再对上一夕绝对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由于他之前没有通知他人出关日期所以出关后也没有人等候虽然没有什么排场但也算得了个清净。张天涯闭关秘室外是府内的花园由于花园春天以来一直荒废张天涯到来时想重新整理也嫌弃麻烦索性就保持原来的“草圆”状态。

    走到花园中的树阴处张天涯现一个人正独自站在树阴下扬头看着树上嬉戏的鸟儿嘴角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随口道:“现在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展连鸟儿都似乎在欢庆新年的到来呢?”话的是玄海龙宫的四龙子负屃。

    也不知道他是在对张天涯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张天涯也走上前去淡然道:“是啊一切都在想好的方向展。但是我还是很担心就好象上次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结果还是被弄个重伤到现在还没有彻底复元呢。现在恐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才是。”

    “侯爷是在担心二相吧?”负屃着转过头来笑道:“其实那次虽然意外的成分多一些也不得不承认二相的毒计的确防不胜防但邪不胜正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只要我们今后谨慎一些相信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哎……尽信书不如无书……”张天涯现这个博学的四龙子还真是典型的书生思维方式就连负屃这个相才也难免俗。本想指他两句但还是放弃了转而道:“但愿吧……”他本来想的是历史都是由胜利者编写的。英雄不是因为正义才胜利而是因为胜利才正义。不过对于现在的负屃来这恐怕要算是离经叛道之言了吧。还是不的好。

    “尽信书不如无书……”负屃重复了一遍张天涯的话眼睛一亮道:“侯爷话果然字字珠玑负屃受教了。对了侯爷出关大喜我们一起去前厅见见大家吧还有我大哥也来了对上次的事情要向你道歉呢。”

    真的受教了吗?张天涯无奈想道能受教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领悟能力了。随口一笑转向前厅走去:“走吧大战在即我也想看看大家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两人刚走到前厅后门外猛然听到厅内传来凌飞的声音惊道:“什么?中毒!到底是怎么会事情一共有多少人中毒都是怎么中毒的?”两人听后交换了一个眼色知道事情不妙马上冲进了屋里。

    负屃这个时候看张天涯的眼神在之前欣赏的基础上更增加了几分佩服。虽然张天涯是先与万兽山的妖怪打交道的但他闭关这些日子以来却是与世隔绝的算起来接触群妖的日子要比负屃短得多可是他却可以一语道破二相的阴谋并没有结束其对时事的判断能力却要比负屃更强上一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