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马革裹尸

第二百四十二章 马革裹尸

    两人一进屋见凌飞、睚眦、白、丁枫、青鸾、火凤等众人具在除了敖灵所有的人几乎都聚齐了。一个负责巡逻的士兵正跪在大厅中央正欲回答凌飞的提问见张天涯出现先是一愣随后面露喜色继续道:“回禀侯爷回禀凌先生。城内百姓从今早开始现有人中毒现在中毒人数已有近百人府内天哭成员共中毒二十三人。由于这毒似乎有传染性所以中毒的人数还在不断增长中。”

    张天涯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忙追问道:“毒源查清楚没有。”

    “已经查清楚了是饮水中毒。城内所有的水井都已经染毒。现在百姓都到城外的护城河打水来吃情况十分混乱。”顿了一下又道:“请侯爷指示。”

    张天涯转头看了凌飞一眼后者摊了一下手道:“之前你有伤在身我暂时帮忙现在你的伤好了当然还是由你自己做主。”

    了头张天涯转对那巡逻兵吩咐道:“既然毒性可以传染马上把所有中毒人员全部安置在侯府后院的相房间内隔离。另外井水既然已经被污染护城河也难保证安全。马上张贴告示让百姓不要到护城河打水了吃水都到侯府领取。再有多取几个水井的水样来给我好了就这些了办事去吧。”

    巡逻兵领命而去张天涯又转对凌飞道:“师兄现在中毒的人员太多我怕后花园的厢房住不开麻烦你用木系法术暂时制造出一些木屋来还要社一个能进不能出的结界我来解决水源的问题。”

    凌飞见张天涯现在已经恢复过来而且指挥得镇定有方会心的一笑后抱拳整容道:“遵命!”完转身办事去也留下张天涯哭笑不得但也在这紧张的时刻感觉到了兄弟之间的友谊带来的温暖却让他心情好了不少。

    凌飞走后张天涯对众人道:“这次的中毒事件我可以肯定的万兽山的所为。”见众人都一幅里所应当的表情知道他们也都想到了于是继续道:“他们之所以选这个时间就明他们的进攻时间不会改变。这只是疲军之计我们在这几天里绝对不能有丝毫放松。”

    见众人都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张天涯继续道:“青鸾、火凤。你们安排士兵加强巡逻不管是否有用巡逻人手加倍并一定要安排好休息的时间。丁枫、白你们……你们准备一些年庆用品万寿的百姓在一夕的压迫下已经很就没过个好年了今年既然我来了这个情况就必须改变。”

    “负屃。”吩咐完几个亲信后张天涯终于到了他亲选出来的相才。

    负屃马上会意起身对张天涯行礼道:“侯爷请吩咐。”

    张天涯了头道:“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忠勇军军师一职至于你的任务嘛……总之我管的事情都由你负责好了其他人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可以帮我拿主意。我和师兄不在的时候你就是这里的最高总指挥。可以动用我的所有权利。”

    “侯爷……”负屃听了感觉很惊讶没想到自己初到侯府寸功未立张天涯就对他如此信任给他如此权利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哦?有什么问题吗?”

    “不!”负屃忙摇头道:“我这次奉父命来投奔侯爷侯爷吩咐的事情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我现在还……”

    张天涯知道他要的意思微微摇头道:“非常时期必须用非常的策略。而且万兽的事情解决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帮我处理万寿的事物。而你正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要和我什么不习惯我来万寿之前也没有当过什么管事的官。”

    “负屃遵命!”负屃知道张天涯已经决定也不再做作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绝对不会辜负张天涯的这份信任。

    安排后一切后张天涯走到负屃近前拍了拍他肩膀道:“这段时间好好表现现在这里百费待兴正是你大暂拳脚的好机会。一定要赶出一成绩来我到时候把你推荐给炎帝。你是相才万寿就当是你的一个过度吧。”

    张天涯的好言却被负屃认为张天涯是在试探他。一惊后就要跪倒并恭敬的道:“负屃不敢负屃已决心效忠侯爷……”

    张天涯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并教训道:“什么敢不敢的。你有心展仕途当然要寻求更好的位置来一展自己的才华。我不一样如果不是另有原因我才懒得到这种地方来折腾我的理想是逍遥天地间哎……”

    “侯爷!”这个时候一直被晾在一旁的睚眦终于不满的开口道:“你现在连四弟都封了官职怎么偏偏不提一下我不是还在记恨我当初伤你的事情吧?”

    张天涯白了他一眼道:“记得赢的那个好象是我吧。至于你的官职你想当官吗?”

    “厄……”睚眦被张天涯问得一时语塞扪心自问他还真没有当官的心思要他管理一群人他肯定觉得比找一个高手决斗一场还累。刚才出口询问也不过是有些气不过张天涯的无视现在被反将一军马上无言以对。

    张天涯见他吃蹩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开玩笑的拉。现在真的没有什么清闲的官给你你如果想帮忙的话将保护好你的妹妹好了如果她有了个三长两短我可没有办法向老龙王交代。不过等与一夕真正交战的时候肯定跑不了你这个大高手就是了。”

    睚眦看了看张天涯张天涯也毫不退让的回望过去片刻后同时防声大笑。

    “走我们先去解决水源的问题。”

    带着两人进入前院张天涯随手将一颗青色的种子抛出。种子落在地上后马上随张天涯的意念形成了一个直径十余丈粗高度盖过青天府所有楼阁的大木桶。口中默念法诀水铜中马上出现了阵阵的水声片刻之后便将整个水桶注满。

    看到这个情景睚眦失笑道:“侯爷还真有办法居然想到用法术来来解决饮用水的问题真是太有才了!”负屃却有些担心的道:“这样虽然可以暂时解决水源的问题但一夕肯定也会第一时间现的如果在他这里也下毒的话……”

    张天涯摇头笑道:“你话怎么总喜欢一半藏一半呢。不过你放心这个木桶可是我用木神句芒赠我的极品仙器地芒变化而成的除非一夕全力攻击或者可以打出一个缺口。但想在不被觉的情况下在里面下毒却是做梦!”

    这个水桶张天涯是按照现在大油罐子的形态设计的里面足可容水万吨。即使万寿居民在多十倍也足够在张天涯研究出解药之前市民的用水需求了。水桶下面是一圈五十六个水龙头可以同时同样五十六人同时采水。至于为什么是五十六个张天涯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对穿越前的生活心底还有一丝怀念吧?

    “我的爹哎!”睚眦听了张天涯的话不禁失声惊呼道:“用木神句芒送的极品仙器做水桶这简直要比我们龙宫还要奢侈嘛!”

    负屃微笑摇头道:“你的爹不就是我的爹?横竖现在没事你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练你的刀去吧我现在公务在身要先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了。”完与睚眦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众人纷纷离开后张天涯收起一幅乐天派的笑容转身回到大厅内独自坐在象征侯爷权位的椅子上双手交叉拖住下颚眉头紧锁与刚才的开朗形象判若两人。

    “师弟刚才不还一负踌躇满志的样子吗?怎么这么会就变成一副苦瓜脸了?”凌飞已经忙完手中的事情回到了大厅。见张天涯这样样子随口问道。

    “哎!”张天涯叹了口气直起身子苦笑道:“我现在是所有人的主心骨所以必须表现出足够的信心别人才会对我有信心。没有外人的时候自然是另外一回事情。”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和二相也算是交手数次了其中互有胜负。其实你、我任何一个头脑都不会比他差但集合我们两个的智慧为什么不能稳操胜券呢?”

    凌飞这个时候已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听了张天涯的提问略有诧异的问道:“哦?你已经想明白个中关键了?”

    张天涯头道:“就是因为我们还不够狠。二相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对那些无辜的百姓下毒但我自问办不到。”

    “师弟忘记了你当初度劫的时候可是一下子灭了三苗数万大军呢。”

    张天涯听了心中一动望向凌飞道:“师兄还在为那件事情记恨我吗?不管你怎么想我是没有觉得我做的有什么错也从来没有后悔过。为了丁香即使被天下人认为我是杀人魔王我也心甘情愿!”

    “你撒谎!”凌飞面色一正毫不客气的对张天涯道:“那次的事情你虽然看起来毫不在意但在你的内心深处却始终有着一丝阴影挥之不去。否则你也不会反复给自己找借口认为自己是对的了。”

    “我……”张天涯本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但转念一想凌飞的确实是也对。事后自己也曾问过自己当初是否太过分了?结果就是和凌飞的一样他给自己找了一大堆理由和借口来自我安慰。但事实上却一直对那些被自己用天劫害死的三苗士兵心存一份愧疚。

    愣了半晌才低头认输道:“看来我还真是一个没人性的家伙。”

    “不!”凌飞再次否决了张天涯的答案。目光投向张天涯的眼睛有条斯理的道:“你找的那些借口都是错的。我并没有你做错了而是你没有想明白自己那么做的真正原因。你当时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城市而选择军营呢?城市里的三苗国百姓应该比军营里的士兵要多吧?”

    “这个……”张天涯略一思索道:“我还真没有想过当时只觉得那些百姓是无辜的。不过现在想来那些士兵也很无辜。”

    凌飞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无辜不无辜的问题。军人最好的归宿就应该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才不往从军一回。如果我将来可以选择自己的死法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老态龙钟后死在病床上。当然对于我们来这个比喻或许不太恰当。”

    他言下之意张天涯选择对那些军人下手也使他们求仁得仁根本没有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张天涯是一个聪明人但越是聪明人的在遇到一些解不了的问题时越是喜欢钻牛角尖。被凌飞这么一张天涯马上感觉豁然开朗了不少就连对眼前形式的顾忌一扫而空了。会心的一笑后把头移向大门外道:“如果我可以选择希望死在更厉害的高手剑下。师兄我明白了谢谢你!若我有一天能成就真我大道就是因为师兄的这句马革裹尸!”

    经过凌飞的这翻开导张天涯才算明白了原来现在感觉到的压力其根本原因是在于拿次的度劫而非二相有多么阴险狠辣。

    不可否认二相的阴谋是有些让人防不胜防但比起颛顼的阳谋来又如何?万寿山的势力比起颛顼的三苗国来又如何?

    见张天涯已经从那次的事情解脱出来凌飞终于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淡然道:“我也是旁观者清不过上次我见到的那个丁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天涯苦笑道:“你终于肯听我解释了不过看来暂时我有的忙了。”凌飞也头道:“是啊井水送来了你漫漫研究吧我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