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病毒变异

第二百四十三章 病毒变异

    并列二十多碗井水放在桌子上张天涯逐一实验后。现这些井水中的毒并没有太多的花样全部都是同一种毒。但让人郁闷的是这唯一的一种毒正是四心身上那连张天涯都不敢乱碰的尸毒!

    得到这个结论张天涯马上吩咐下去让全城这些天多普及用荔枝柴来煮的糯米饭以降低中毒的几率。虽然他知道这种矛山道士对付普通尸毒的东东用来抵抗四心的毒用处肯定不大但也算聊胜于无了。

    为了尽快研究出解药来张天涯只好挑灯夜战忙个不亦乐乎。

    而另一变万兽大殿内一夕舒服的仰卧在虎皮交椅上手中抓着一个锦囊一边随意摇晃自言自语道:“老二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突然闭关真是的。不过好在有他留下的锦囊妙计这次老四的毒应该够张天涯头痛的了吧?”

    这时一团烟雾飘进大殿在一夕面前凝结成*人形正是妖王五灵。现身后面无表情的对一夕道:“事情已经办妥了现在万寿城内一片混乱人人自危。不过张天涯似乎也有所动作并设置了一个洁净的水源老四的毒蔓延的度看来马上就要降下来了。”

    一夕冷冷一笑道:“那也没什么老四的毒在身体强壮的人体内是有潜伏期的。”着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已经痊愈的咽喉目露寒光道:“张天涯、凌飞三天我只要三天的时间就可以让你们知道得罪我一夕的代价!”

    第二天中午张天涯揉了揉眼睛再次走出秘室。却现已经有侯府的侍卫早候在门外一见张天涯出来马上行礼急道:“侯爷!大事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张天涯一听他这句开场白就知道又出乱子了。无奈的道:“到底怎么回事情你慢慢。”

    “事情这样的。”那侍卫解释道:“在侯爷闭关研究解药的时候百姓们都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饮用专门的引用水食荔柴煮的糯米饭。但从侯爷闭关到现在又有二百多人毒现在已经被送到厢房隔离。而且……”

    “而且怎么样了?”张天涯已经郁闷的现事情恐怕比自己先前预料的还要糟糕得多。

    “而且之前毒法的那些人现在都已经失去了理智开始互相撕咬。不过凌先生已经将这些人分开单独隔离暂时解决了这个问题。”

    “尸化!”张天涯感觉一阵头晕道:“居然来的这么快?快带我去看看!”

    来到后院张天涯第一个看到的是凌飞忙碌的身影。只见他不断运用法术将之前的隔离结界分割再分割形成了无数的单间将那些中毒已深进入狂化的中毒者逐个弄到了这些“单间”里。而且现在结界的规模明显扩大已经从之前的一个变成了两个之前宽敞的后院现在只余中间一条过道。

    如果照这个趋势展下去的话相信用不上十天这个后院就要住不下了。解决中毒的问题刻不容缓!

    张天涯来到近前时凌飞已经忙完了。见张天涯到来无奈的苦笑道:“对方这个毒还真不一般。如果我们拼着功力消耗或许可以帮他们驱毒但是驱毒的度肯定要比中毒的度慢上许多。对了你的解药研究的怎么样了?”

    张天涯头道:“已经研究出来了我一起炼制了千人分的不过现在看来还真可能不够用”。完已经取出了一颗黄豆大的赤色药丸道:“师兄先拉出一个中毒不深的我试试药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彻底驱毒。”

    “哦好的。”凌飞着随手虚抓在一个结界中的。一个看起来比较消瘦的中年男子被抓了出来。另那中年在两人身前三尺外停下后凌飞道:“对方的毒药似乎都有潜伏期的初期都是一些老弱腐儒现在则是身体稍弱的的青年或中年人。我已经把他们分开隔离了这边的都是中毒未深的而另一边则是已经狂化的。现在这些人虽然中毒不深但也个个精神呆滞。哎……希望你的药能管用吧。”手再一虚那中年男子马上张开了嘴巴可以看到他的牙龈已经变成了浅绿色。

    随手将药丸抛进他的嘴里。张天涯也无奈的道:“他们中的是四心的尸毒可能是经过井水的稀释毒性也得到了一些缓解。否则如七夜的那样中了他毒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这些人恐怕也坚持不到现在了……怎么会这样?!”

    随着张天涯一声惊呼凌飞也转头看去现那中年男子脸上灰绿色的毒气已经消退虽然看起来依然十分憔悴但比之前要好得多了。不明白张天涯为何如此反映凌飞问道:“天涯到底怎么了?看他的样子应该好传了许多吧?”

    张天涯眉头紧锁摇头道:“不是你的那个样子的。四心的尸毒太厉害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研究出药物把他们中的毒转化成*人体可以吸收的营养让他们吸收?我这个药的主要作用是排毒按理吃了药的人应该先将是觉得十分恶心将腹内的毒素吐出并开始出汗将其他的毒素一并排出的。可是现在……”

    凌飞听了虎躯一震他虽然不明白药理但也听明白了其中关键忙追问道:“现在怎么了是不是药量不够。”

    张天涯摇头道:“不是药量大的问题。现在药物起的作用根本不对。是将毒素暂时压制了下如等到药性压制不住而再作的时候情况只会更糟糕。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苦思不得其解下张天涯随手挥出了一到剑气在那中年男子的手臂上开了一个口并用五行能量将他那已然透出些许绿色的鲜血收到面前。同时取出了一大碗不知名的液体来将血液放入其中。

    “嘶……嘭!”血液滴入其中后马上冒出了一阵刺鼻的黑烟接着就是一个规模的爆炸。好在爆炸威力不强加上张天涯与凌飞都有护体罡气保护才没有受伤。

    面对凌飞问讯的眼神张天涯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过了半晌开口道:“尸毒已经变异了……”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他已经是以最快的度研究出解药了可是这毒素变异的度居然要比他研究的还快!就算新的解药再研究出来也难保病毒不会再次变异。

    何况现在距离大战越来越近了如此下去恐怕到大战的时候城里非出乱子不可。这才刚刚一天的时间中毒者就以近开始尸化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都没有自主的意思如到时候四心召唤这些已经尸化的百姓……

    想到这里这里张天涯马上联想到了《生化危机》等恐怖影片额头不禁流出一滴冷汗来忙道:“这样下去不行!师兄我还要继续闭关研究解药不能再耽误了。”完拟音成线又对凌飞道:“我去找炎帝求援但千万不要走露风声不管对什么人都我闭关研究毒药好了。”完制造出一个水分身而本人已经借风而遁飞离了万寿城。

    离开万寿范围后张天涯开启天眼放出神识反复确认没有人跟踪后才化身一道剑光以最快的度向上党飞去。经过这几个月的闭关他已经进一步将自己本身的剑心作用与五行罡气八卦理论做了一个比较系统的结合。创出一系列属于他自己的功法。并将这些功法整理成册美其名曰:《天涯剑典》

    他此刻所用的正是天涯剑典中的《飞行篇》将自身剑心度附以五行白金罡气另外配合《伏羲神鉴》八卦篇中的震卦理论所研究出的独特飞行轨迹。虽然现在还不完全但以张天涯此刻的修为飞行度已经可以与闪电媲美了。

    片刻之后张天涯已经飞回了上党。没有经过通报用神识直接找到了炎帝正在植物园读书马上飞了过去在炎帝面前现出身行行礼道:“见过炎帝天涯这次是求救来的榆伯伯救我!”

    炎帝见张天涯却是很着急的样子放下手中的书笑道:“你刚才的度到是很不错呵呵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吧我果然没看错人。对了你刚才的求救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我派兵增援吗?”

    张天涯马上摇头道:“不!万寿现在尸毒泛滥生了瘟疫。而且那种病毒还在不断变异变异的度比我研制解药的度还快呢!”看到炎帝老神自在的样子张天涯更是郁闷了真是皇帝不急侯爷急!

    炎帝似乎也看出了张天涯心急入焚随手指了一下身边的石凳道:“这有什么好急的不就是尸毒加瘟疫吗?这样的尸毒虽然厉害但暂时还是死不了人的现在我知道了保证让你回去后顺利帮百姓解毒就是了。你先坐下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与你商量。”

    听到炎帝的保证张天涯才放下心来松了口气坐下道:“榆伯伯有什么吩咐天涯一定尽力完成。”

    炎帝摇头笑道:“不是了吗没人的时候不要和我这么客气。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长辈就好了而且我看的出来精卫那丫头也对你很有意思的过上两年你恐怕就要改口叫岳父了。哈哈……”

    张天涯老脸一红尴尬的道:“榆伯伯还是不要取笑我了。我现在都有些不敢考虑精卫和丁香的事情了。他们两个都是对我有情有义偏偏我却太不争气甚至不知道自己一喜欢谁更多一。我这么希望榆伯伯不要生气才是。”

    炎帝了头道:“你能向我坦白我已经很欣慰了。不过这个问题我确不能帮你做主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允许精卫给你做的。之前那丁香只是一民女也还好大丈夫三妻四妾并不为过现在她拜女娲娘娘为师身份也已经不同了你要好好考虑清楚。”

    炎帝虽然没有明但张天涯也听出他在暗示自己把丁香和精卫不分大的都娶了。可是受现代观念比较深的张天涯对这样的齐人之福却没有什么向往可言。他理想中的幸福是和一个自己钟情的女子私守一生而不是三足鼎立。

    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张天涯道:“榆伯伯要和我谈的不会就是这件事情吧?”

    炎帝见张天涯还是在刻意回避感情上的问题也拿他没什么办法。于是转移话题道:“我知道你明年还要去一趟有熊的那个不周宝藏探险我是希望你回来后能代表神农国出使一趟九黎。”

    “出使九黎?”张天涯不明白炎帝为什么突然做出这么一个决定。

    站起身来从附近的一棵茶树上摘下一片叶子放在口中慢慢咀嚼起来片刻后才道:“神农国现在正全力进行展在集意堂收集的不少好的思路也都在进行筹备中。我不希望这段时间的战争太过频繁而我们和九黎之间每年不打上几次大仗就好象少了一什么似的所以我希望你出使九黎另双方暂时罢战。”

    张天涯听后失笑道:“榆伯伯你也太看的起我了吧?我可不是那快料不过我到可以推荐一人相信他应该可以胜任这使节一职的。”

    “什么人?”

    “玄海龙宫四龙子负屃他博学多才乃是相才。出使九黎应该不在话下。”

    炎帝听了摇头道:“如果真如你的那样也到可以。不过他毕竟没有什么名气比起你这个十大杰出青年之来要差得多了。让他出使的话恐怕九黎方面会认为我们没有诚意或是瞧不起他们。不如这样好了出使的时候你为正他为副。如果出使成功我一定对负屃加以重用的如何?”

    张天涯苦笑道:“既然榆伯伯已经决定了天涯听命办事就可以了能有什么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