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良药?毒药?

第二百四十五章 良药?毒药?

    “嘭!”再次让七夜感到惊讶的是这本应可以抗住最多也不过会让自己受一轻伤的一拳。威力居然大的惊人不但力量上大出三石数倍直接轰断了自己数跟肋骨。其中还带有一种精神力量震得自己的心神几乎涣散。

    “打出这一拳的一定不是三石!”这是七夜最后的想法随后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晕死了过去。身体断线风筝般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向地面落了下去。

    “七夜!”变故来的太快让原本镇定无比的凌飞也不仅惊呼了起来。七夜可是张天涯在万兽山的妖魔中最看好的一个一定要收为己用的绝对不能让他死在这里的。见七夜中招忙放弃四心和五灵向七夜落下的方向冲去。

    见到自己带来的百余手下已经和三百天伤成员交上手。一夕本以为这些新近的原婴期怎么也不会是自己带来那些老练高手的对手就算天伤成员占据了人数优势也最多斗个旗鼓相当而已。

    但两方面人一接上火一夕就现不妙。从这些人的攻击中他可以看出所有的敌人修炼的都是张天涯那独有的攻击异常BT的剑气。而且他们似乎也受过特殊的训练一出手就布成大阵。虽然他们修为度提升的太快没有这样高手交战的经验但阵势足以弥补这个缺陷几乎每一个一夕带来的妖怪都要同时面对两到三个天伤成员的攻击而无法专心应付其中任何一个。

    再加上人数上的优势战场马上就进入了一面倒的局面。

    人应一闪一夕已经放弃了下方的五行大阵拦在正要赶去救人的凌飞面前。这时他的两眼血红知道自己多年来的心血今天就要毁于一旦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现在他已经不顾一切只想杀死张天涯、凌飞当然还有背叛自己的七夜。

    “吼!”一声凄厉无比的怒吼中一拳向凌飞轰了过去。

    而之前将七夜轰飞的三石此时身体突然爆炸开来。随着漫天碎石散飞后再次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一夕!一出现二话不就向飞落的七夜冲去他今天势要先诛叛徒方解心头之恨!

    而这时候四心和五灵恢复了过来前者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七夜一眼骂了一声“叛徒”的同时已经挥手向他射出一道毒箭以不弱于一夕的度径直向昏迷的七夜喷去。以七夜现在的身体状态不管是被一夕还是毒箭追到恐怕后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形神具灭!

    “滚开!”凌飞这个时候也动了真怒七夜是师弟指名要招揽的人才如果就这么让他在自己面前被杀死回去后要怎么向师弟交代?愤怒中一枪旋转刺出直取一夕的咽喉借神枪之长后先至的欲逼开一夕。

    可一夕毕竟也是仙级峰的高手其修为比之凌飞丝毫不弱。相反他进入仙级峰的时间要长于凌飞其能量的精纯要比凌飞还尤有过之。见凌飞一枪刺来居然不闪比避只是提了一口气身体猛的上穿了半尺以胸口宝甲防御较高处硬接了凌飞这一枪同时拳上了力道不由又加了几分原势不变的向凌飞轰去。

    “锵!”“嘭!”没有丝毫悬念的两个各中了一招同时被震得后退数丈。但着本应是两败俱伤的一击后两人居然都没有什么大事脸色微微一变后再次开始了对攻。

    也难怪如此先不凌飞的战衣乃是下品神器一夕根本难伤其分毫。而一夕的战甲也是极品仙器加上血脉相连其恐怖的防御力也不差凌飞多少。这么一拼下来还真是谁也伤不了谁情景甚是怪异。

    凌飞现在没有太多心思和一夕这样乱打但当他再想救援七夜的时候一夕却好死不死的再次当在面前无奈下只好全力与之对轰。

    两人这样僵持下面的七夜可就危险了。眼看毒箭和一夕的原神分身距离他越来越近而七夜本人现在更是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啊!”就在这千钧一之即一道白色的电光闪过瞬间穿透了四心的心脏。毫不停留的向一夕的原神分身轰去。后者被四心的惨叫惊醒刚疑惑间回头望去却见一道剑光一化千万已经将自己笼罩其中。

    来的正是帮万寿百姓解毒后赶过来的张天涯离老远就见到七夜中招而凌飞又被一夕缠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忙把度提到了最快在关键时刻出手刺穿了四心的心脏并向一夕的原神分身全力攻去。

    一夕这次可没敢拖大见识过前次张天涯用心头血养剑后青天剑的威力。他知道自己的万兽宝甲未必就可以完全抵挡的住加上这个分身并非本体原神受伤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还有老四的毒箭不是?只要可以像阻止凌飞一样阻止张天涯的救人七夜还是必死无疑!

    转念间一夕已经做出了决定转身一拳轰向了张天涯剑影的中心处。

    “叮!”的一声轻响一夕只感觉张天涯这看似威力无匹的一剑居然空荡无力。而自己为了应付而挥出的一拳就好象打在海绵上一样根本就有力无处施。用错力的代价是原神分身中的原神微微受到了一些震荡身体更不由自主的向前跌去。

    张天涯一出手就漂亮的让一夕受了一伤身体潇洒的错开了一步与一夕擦肩而过。不过作为代价他的冲击度的停滞了一下再想赶在七夜被毒箭刺中前把人救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眼看七夜就要被毒箭射中的当口突然一个压缩的气弹在七夜下方爆开。爆破产生的气流将七夜的身体冲起半丈刚好躲过了四心射出的毒剑。而这时张天涯已经赶到将七夜搂在了手中。

    身体一转青天神剑遥指一夕。而这个时候五灵也赶了过来并肩站在一夕身旁。张天涯冷冷一笑道:“一夕大王我们不是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来兴致要和我一诀高下了?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张天涯不义了!六道、四心都已经死了下一个回是谁呢?你、五灵还是……二相?”

    “什么?”一夕根本没有时间琢磨张天涯是什么时候现二相诈死的听他四心也死了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去。现四心竟然停在空中半天没有动作而且目光涣散身上的绿色毒气更是消散的无影无踪。在一夕回过头的时候终于失去了继续维持飞行的能力一头向地面扎了下去。

    “这……这怎么可能?老四他明明有四颗心脏的你不过刺穿了他一颗心脏而已……”见到四心死得莫名其妙一夕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而他身边的五灵则面无表情的站在一夕身边他不管什么事情他几乎都不喜欢自己拿主意的一切以一夕马是瞻。

    “怎么不可能?”张天涯话时已经开始向七夜体内度入木灵之气现后者并没有真死才放下心来继续道:“他的僵尸之体生命自然要靠那些尸毒来维持了。我不过是把之前用来解毒的药丸打了一颗进他的体内而已。”那退尸丸对任何人来都是难得的灵丹妙药如一个普通人吃了甚至可以终生免疫任何尸毒。但偏偏对四心来退尸丹却是最毒的毒药沾之无救!

    “原来如此!”一夕冷冷一笑道:“不过就算今天你赢了你休想留下我和老五而且现在其他人都在忙你一个对付我们两个。真的就那么有自信保护好七夜那个叛徒吗?哼哼……”冷哼中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谁是我一个人了?”张天涯高深的一笑后一夕攻击至一半后被迫放弃的五行大阵突然大开。一百八十个修成剑心的高手在睚眦的带领下纷纷飞到张天涯身后。睚眦还挑衅的看了一夕一眼对张天涯道:“侯爷这个一夕就交给我吧。”

    张天涯摇了摇头将怀中的七夜交给他道:“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帮我好好照顾好七夜等他伤好之后会是你一个不错的对手的。”之后转对一夕道:“不知道一夕大王现在认为自己还有什么侥幸的心理吗?”

    见到张天涯身后的一百八十个剑心高手加上一个不弱于七夜的睚眦一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猛然喊道:“住手!”

    听了他的话所有人一愣。一夕的手下当然都愿意听他的吩咐但对方如果继续攻击的湖他们也不能素手待弊不是。而张天涯带来的人则都在等张天涯的表态是停是杀现在就决定于张天涯的一句话。

    “既然一夕大王都了就先住手吧?不知道一夕大王有什么好的提议吗?”张天涯知道把对方逼急了狗急跳墙下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这些天伤成员恐怕也要有不的损失。所以从救下七夜后他就一直在等一夕的这句话。

    一夕血红的双眼盯向张天涯语气冰冷的道:“你我一战。你胜我一夕自杀在你面前并让万兽山的妖怪全部投降于你。如果我胜你要让我和我的这些弟兄平安离开。不知道侯爷你敢不敢和我一战?!”

    张天涯毫不退让的与之对视语气不屑的反问道:“现在的形式恐怕这里能逃出去的就只有一夕大王你自己吧?而且在我和师兄的围攻下你就算能逃出去的几率恐怕也不是很大。就算你逃出去了也肯定受伤很重的硬伤。没有你万兽山的妖怪难道还可能不向我投降吗?我想反问一夕大王一句在这种情况下你凭什么要求与我一战?”

    “哈哈……”一夕长笑一声道:“你的一没错!但我们如果拼上性命相信侯爷你的手下也会不的损失。而且不给我逃出遍也罢了如果可以逃走。我一夕誓一定会不则手段的残杀万寿的普通百姓直到杀无可杀为止!”

    “好!”张天涯叫了一声好得意的道:“既然一夕大王可以连脸都不要那我张天涯和你一战又有什么关系?所有天伤成员听着如果在我和一夕分出胜负前有人想逃走或一夕败后扔不肯投降的杀无赦!如果我不幸败了不管我是生是死都要放所有人离开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四百八十个剑心大成的天伤高手齐声回应声音响彻天地!

    “既然如此一夕大王请把原神和真身合一吧我不想占这个便宜。”

    凌飞这个时候也早已经退到了一旁神枪灵动十方悬空立在身后而他本人则很舒服的靠在上面。虽然他自信凭自己的两样神器和更高一筹的修为打败一夕的把握比张天涯更大一些。但一来从身份来将自己毕竟属于外人一夕不会同意。再者以张天涯的性格这样的战斗他也绝对不会假手于人的。

    知道自己没有机会出手凌飞索性摆了一个比较舒服的poss安心观战。

    五灵这时也退到了一旁而一夕的原神与真身合一示威似的双拳互相碰撞了两下对张天涯道:“一会的一战生死难料一夕有一个问题想先问个明白希望侯爷可以不吝赐教。”

    张天涯豪不示弱的将青天神剑挽了一个剑花又收回胸前道:“侯也有一个问题不过既然是一夕大王先提出来的那你先问吧。”

    一夕问道:“侯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二相没有死的?”

    “我们第一次见面现你对二相的死并不是很在意的时候。”顿了一下张天涯问道:“我的问题是你既然觉七夜背叛了你为什么还带他来这里还大费周章的将自己的原神分身藏在三石的身体里对他进行偷袭。而不是之前私下处决了他呢?”